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高质量小说

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高质量小说

旧月安好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最具潜力佳作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,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!主人公的名字为黎斯绮霍邵庭,也是实力作者“旧月安好”精心编写完成的,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: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,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,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。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,父母血型都不匹配,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。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,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,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......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,开始跟姐夫造小孩。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,但他们也应该知道,羔羊也有野望,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.........

主角:黎斯绮霍邵庭   更新:2024-07-10 20:0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斯绮霍邵庭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高质量小说》,由网络作家“旧月安好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最具潜力佳作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,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!主人公的名字为黎斯绮霍邵庭,也是实力作者“旧月安好”精心编写完成的,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: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,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,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。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,父母血型都不匹配,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。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,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,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......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,开始跟姐夫造小孩。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,但他们也应该知道,羔羊也有野望,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.........

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高质量小说》精彩片段


绮绮完全没想到会在兼职的地方遇到他,她整个人如触电一般,端着手上的托盘往后退了一小步。

霍邵庭正不动声色皱眉。

他不知道黎家的女儿,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方打工了。

绮绮手紧攥,不敢跟他对视。

最靠近霍邵庭的人,问了句:“邵庭,你认识的?”

霍邵庭没有回答,视线一直落在绮绮身上,那脸色可以用幽冷来形容。

绮绮抓住托盘的手紧了又紧,强装镇定的往包厢里面走。

这时候包厢里的另一个人开口问:“叫什么名字呢?”

问的是绮绮。

绮绮不敢违背客人的话,毕竟这是星级酒店管理的很严格,她缓慢念出三个字:“斯斯。”

那问绮绮名字的人笑颜逐开:“斯斯,真是个好名字,来我这边倒酒。”

绮绮听到这话,朝着霍邵庭鞠了一躬,然后端着托盘去了那人身边。她时刻谨记这是自己的工作,所以哪怕背后视线如芒在背,她假装不去在意,弯着腰,手提着醒酒器皿显得小心翼翼。

可是她的衣服太过贴身,她稍微弯腰,便显得越发的窈窕,刺激着被酒精浸淫过的男人的眼球,尤其是那腰,盈盈不堪一握。

突然一只灼热的手落在绮绮的腰上,她惊吓过度低呼一声,直起身躲开,看向身边那人。

她这声低叫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看着这一幕,包括坐在那的霍邵庭。

绮绮有些失态,她吓的不行,如果是平时她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将这种事情挡回去,可今天却不一样,今天从看到那人起她就慌了神。

她低垂着眼眸一脸紧张站在那。

见霍邵庭脸色肉眼可见的难看下来,身边的人说了句:“老秦,你干什么呢?这场合是你玩的地方吗?”

那老秦被怒斥了一声后,笑着收了手说:“抱歉,一时手歪。”

话题转开,一时间又热络的聊了起来。

霍邵庭的脸上的冷幽就没消失过,他手端起桌上的酒杯,终于开口对站在对面的绮绮说了一句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一句轻飘飘的话,没多少重量,听不出喜怒,绮绮听到后便紧捏着托盘,从包厢里退了下去。

那些落在绮绮身上的视线这才都消失。

绮绮到外面后,整个人还没从刚才的环境中脱离出来,神思有点恍惚,好半晌,她继续朝前走,去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。

忙到两点的时候,她才从另外一个包厢房间里走了出来,迎面看见一个人,正是霍邵庭。

绮绮停住在走廊没有动。

走廊里灯光并不亮,不仅不亮还暧昧不堪,绮绮唇紧抿。

霍邵庭立在那看了她很久,灯光将他的影子拉的极长,他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。

他的皮鞋踩在地毯上是无声的,可是每一下却像是踩在她心上。

终于霍邵庭站定在她面前:“你在这里上班?”

他脸上没有表情,说出的话也没有任何的温度。

绮绮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好半晌,她才挤出一句:“对。可不可以,不要……告诉姐姐跟爸爸。”

她询问道。

霍邵庭睇着她,她白皙的颈部在这灯光下,让人觉得刺眼。

“很缺钱吗?”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霍邵庭知道她醉到不成样子,抱着她还在乱动的身子:“白天有点事,先上楼。”


盛云霞看着他对绮绮这幅耐心说话的样子,心里更加的了然,脸上的笑是意更加的深。

下一秒,霍邵庭却对佣人说:“你带绮绮去房间,就住我的房间,我住客房。”

有人不解:“邵庭,绮绮不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

霍邵庭回了句:“她是黎奈的妹妹。”

这句话更像是在回盛云霞。

当他这句话一出,整个大厅寂静无声,盛云霞他们只知道绮绮是他的新女朋友,却没介绍她是黎奈妹妹这件事情。

霍邵庭在说完那句话后,看向盛云霞的视线里带着几分警告,他刚才的话也像是在间接否认盛云霞对绮绮身份的认证。

盛云霞在心里冷哼了一声,面上却并没有表露什么。

在场的人没谁敢再继续调侃了,大家虽然知道黎奈和邵庭已经没关系了,但到底是这么多年感情,再怎么着也不会对黎奈的妹妹下手。

绮绮是醉了,完全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,当佣人来到霍邵庭手上接的时候,霍邵庭这才小心的将绮绮交给了佣人。

两个佣人扶着她:“绮绮小姐,我们先上楼吧。”

绮绮晕头转向,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,只能任由那两个佣人扶着。

站在那的霍邵庭见佣人扶绮绮的姿势有点用力,又说了一句:“好点扶着她。”

佣人连忙换了个姿势。

霍邵庭之后又对老太太说了一句:“老太太,那我就上去了。”

他在外面忙了一天,结束完手上的事情自然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,老太太忙说:“你去吧,这么晚了,也是该休息的时候。”

霍邵庭又跟大厅的长辈一一打过招呼,最后看都没看盛云霞,人朝着楼上走去,当然,他进的是客房。

绮绮人自然是被扶进了他的主卧室。

霍家在场所有人,看到这样的场面更加不敢出声。

谁不知道这母子两人关系向来不和呢,而霍邵庭也一向不给母亲盛云霞面子,哪怕是在霍家的家宴上。

盛云霞对于这样的场面,自然是面色不乱的,继续淡定的笑着说:“没事没事,邵庭刚忙了事情过来,先让他去休息吧。”

这场家宴又逐渐热闹起来。

不过盛云霞可这边可不会担心什么,晚上霍家的家宴散去后,盛云霞在上楼后看了次卧一眼。

她就不相信他今晚真的能够做到将人放任不管。

毕竟这人,她灌的酒不是一点点。

绮绮到房间后,整个就处于一个亢奋的状态,霍家的佣人要给她换衣服,她不让,躺在床上还小声哭叫:“不要碰我,不许碰我。”

她整张脸面颊通红,跟平时的雪白不一样。

人还娇,呜呜的哭着:“好难受,好难受。”

那些佣人拿着她一点办法也没有,在床边想方设法的要拿衣服给她换:“您得换衣服才能睡,您听我们的。”

“不要,就是不要,你们走开。”

绮绮还在推着她们去脱她衣服的手,整个人委屈到不行。

这可给佣人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其中一个佣人说:“先喂点醒酒汤吧。”

于是另一个佣人端了一碗醒酒汤过来,正当她们想要喂的时候,绮绮的手突然将那碗醒酒汤给打掉。

当霍邵庭那边在听到主卧这边有东西摔碎声,他直接就推开客房的门走了出来,面色冰冷。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她问的小心翼翼。

霍绍庭目光朝她扫了一眼,只是一眼,他眉心微拧,否认:“没有。”

她“哦”了一声,不敢再问,不过很快,她又说:“那我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她说完这句话,就要解安全带下车,霍绍庭将她的身子拿过来,就在他拿过来的瞬间,绮绮的身子差点撞进怀里,她的头发扫在他高挺的鼻梁上。

绮绮错愕的看着他。

霍绍庭的表情严厉的很:“这么大的雨,你去哪打车?”

他的手扣在她肩膀上,拉扯着她衣领,绮绮胸口在上下起伏着,隐隐可见他给她买的白色内衣的肩带。

两人贴的很近,她的香气在他鼻尖留存,暧昧在拉扯,呼吸在纠缠,两人的视线在绞着。

绮绮没动,她在等。

等着今晚像前几回那样。

但他最终拉开两人的距离说了两个字:“坐好。”

路上雨停了。

绮绮整个人是恍恍惚惚回到学校的,当她站在操场,许莉从她身后冒了出来,打着她后背:“绮绮,你今天干嘛去了,找你一天了!”

绮绮没想到会在操场碰到许莉,她刚想说话,胃里突然一阵翻涌。

她第一时间拨开人群,蹲在路边,弯着腰干呕。

许莉看到她反应,快速走到绮绮身后,伸手轻拍她的后背:“绮绮你怎么了?不舒服?”

绮绮吐了一阵,才感觉自己缓过来一些,她的脸因为干呕憋的通红,眼里也噙满了眼泪,她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就是突然有点反胃,可能是晕车。”

“你以前晕过车?”

“对。”

绮绮点头到一半,动作停滞。

她猛地抬头,望向许莉。

突然之间她脸色惨白。

第一反应是,这个月的生理期没有来。

第二个反应是,她可能,怀孕了……

“绮绮,你怎么了?”

许莉还在问。

绮绮对于许莉的话,半晌才说了一句:“我、没事。”

她说了这样一句话后,又对许莉说:“我想休息一下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许莉确实还有事,也没办法在寝室久待,便说:“好,那我先走,你有什么事给我电话。”

许莉再三确认她没事后,这才从寝室离开。

绮绮在许莉离开后,整个人陷入一种复杂的情绪当中。

怀了吗?她不断在心里问自己,放在心口的手,抓着衣领也越来越紧。

她第一感觉竟然是害怕。

霍绍庭在把绮绮送到学校门口后,车子并没有立马离开,而是在车上坐着,坐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,他才将车子从校门口开离。

第二天绮绮神思恍惚,她始终都没有勇气去医院进行检查,就连上课的时候,她都不知道老师在讲台上说的是什么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许莉都发现她的不对劲,相当担忧的询问:“绮绮,你真的没事吗?你今天脸色好苍白啊。”

她从昨天到今天不仅脸色苍白,还都没怎么进食。

绮绮对于许莉的话,还是在摇头:“我真的没事。”

她试图让自己多吃点,而许莉还是很担忧的看着她。

中午绮绮在宿舍休息的时候,有好几次拿起手机想要给那端的人,发一条短信,告诉他,她可能怀孕的事情,可是反复拿起手机好几次后,最终她都将手机放下了。

到第三天,绮绮还是跟着许莉去食堂吃饭,可是走到半路,绮绮脑袋又是一阵晕眩,还没等她从这阵晕眩中缓过神来,她竟然失去了意识,人直接倒了下去。

绮绮只听到许莉一句:“绮绮——”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绮绮哀求:“真的没是,莉莉就当是我求你可以吗?算了,我不想事情越闹越大。”

许莉有点无语了,也实在搞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,好一会儿,她说:“这件事情自然只能听你的。”

绮绮听到许莉的话也彻底放下心来,她低声说了句:“走吧。”

许莉还是觉得有点不妥当,站在那没动,毕竟周围那些异样的视线可还没消散,绮绮拉着她,埋着头:“走吧。”

许莉就这样被绮绮一路给拽走。

可是情况远比绮绮想象的要严重多了,不仅在路上被人投以目光,就连到教室,那些目光都没有放过她。

每一道视线投注在她身上,就如同一条毒辣的鞭子。

偷偷的议论声传来:“是她,是她是不是?”

“好像是呢,你看照片上不是一模一样吗?”

那些小声的议论声如潮水将她淹没。

许莉瞪着她:“那不是真的!你们不要以为有几张图片就可以随意猜测!”

可是没人愿意相信许莉的话,因为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想象。

那一天绮绮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,回到檀宫后,晚上只有那个佣人在,那佣人发现她情绪明显不对,立马朝着她走了过来询问:“绮绮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绮绮今天也不像前几天了,进来就要求帮忙,对于佣人的话,也只说:“没什么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她说完,不再看佣人,只转身快速上楼。

佣人还站在那一脸不解。

这天晚上霍绍庭很晚才回来,他回来后整个大厅静悄悄的,佣人朝着他走了过去,霍绍庭什么都没问,反倒是佣人问了句:“您回来了?”

霍绍庭将手上的外套递给佣人,嗯了一声,要朝楼上走。

佣人想说点什么,可是见他脸色静谧,似乎并不想多开口,佣人到嘴边的话也只能止住。

霍绍庭到楼上后,便回了自己房间,都没在绮绮的门口停顿一秒。

绮绮此时正在房间里瑟缩,紧抱着被子不敢发出任何点声音,她自然听到了门外霍绍庭远去的脚步声,她任由黑暗淹没着她,也任由眼泪从她脸上无声滑落。

第二天绮绮是最晚一个起床的,当霍绍庭在餐桌边坐着的时候,绮绮还没下来,佣人怕她迟到不断在楼下徘徊,却不敢上楼去叫醒他。

一直在看报纸的霍绍庭终于开口:“上去瞧瞧。”

佣人听到他话,刚想动的时候,楼上传来动静,绮绮终于缓慢的从楼上走了下来,当她到餐桌边,霍绍庭也发现她脸色很不好,问了句:“怎么了?”

绮绮摇摇头:“没睡好而已。”

霍绍庭再次问:“是不是感冒了?”

绮绮还是摇头:“只是没睡好。”接着,她开始给自己倒牛奶,试图躲避他的视线。

霍绍庭看着她略微浮肿的双眼。

之后还是两个人一个出门,一个去学校,霍绍庭坐在车上等着,那人却迟迟没有出来,司机不断看着时间,这个时候绮绮从大厅出来了,走到车旁边,霍绍庭将车窗降下看向她。

绮绮说:“邵庭哥,我自己去学校就可以。”

霍绍庭提醒她:“可是你今天第一节课要迟到了。”

“我打车去。”

霍绍庭目光还是定定的看了她许久,不过终是说了一句:“好,那你路上注意安全,有什么事情再给我电话。”

绮绮哽咽的嗯了一声。

霍绍庭听到她那哽咽一声,刚要升起车窗的手停住,他视线又朝绮绮看了几秒,不过,还是将车窗户升了上去。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绮绮问:“要告诉姐姐吗?”

他也不过是冰冷的一句话:“等检查结果。”

绮绮的脸色还是很白,白到透明,她浑身无力。

“如果这次怀上了,邵庭哥和姐姐也就可以放心了。”

霍邵庭听到她这些话,只看着她没动。

大概五分钟,医生从检查室出来。

绮绮整个人紧绷的站在那,那一刻,绮绮站在那根本不敢听,也完全不敢上前,她害怕任何一个结果进入自己耳朵内。

霍邵庭朝着医生走了过去,到那医生面前后,他淡声问:“怎么样。”

医生拿着检查报告:“没怀孕,只是肠胃炎加精神过度紧张。”

医生的话进入绮绮耳朵内后,她的身子猛然松懈,她睁开双眼。

“确定?”这句话是霍邵庭问的。

医生很肯定的回:“我确定。”

绮绮听到这话,立马去看霍邵庭的神色。

霍邵庭得到这个结果后,脸上是淡色,看不出是什么情绪,他甚至没有迟疑一秒,便神色正常的问:“这样的情况要住院吗?”

“不用,她的肠胃炎不是很严重,开点药调理下就行,”

霍邵庭全程淡定:“好。”

没多久医生离开,绮绮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她居然没有怀孕。

霍邵庭朝着她走了过来:“医生说只是肠胃炎。”

绮绮听到他的话,只觉得虚脱了一般,心里竟然又是大大的失望。

还是没有怀上……

她缓了很久,下一秒讷讷的开口:“抱歉,我以为是……没想到是个误会。”

旁边均是婴儿的啼哭声,哭的人心烦意乱。

对于这个乌龙,霍邵庭没有多言,只说:“先出去。”

绮绮还站在那没动的时候,不过过了好久,她还是挪动着腿跟在他身后,可是她腿很软,是连自己都没察觉的软,她整个人竟然无力的往下倒,霍邵庭突然伸手将她往怀中一扯,绮绮完全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动作,在被他扯进怀里后,立马仰头去看他。

可是在他抱住她的那一刻,她的身体像是得到了巨大的解脱,这几天的浑浑噩噩在这一场终于得到了释放。

她在他怀中说:“没有怀,怎么办。”

两人视线相对着,她眼角泛着红,瞳孔里是泪光在闪,她脸上是巨大的歉意。

霍邵庭沉默的看着她,眉角皱起:“就算之后没有怀上,也不是你的错,一切都顺其自然。”

绮绮已经彻底的虚脱了,在检查到等待的过程下,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。

霍邵庭将她身子紧紧扣在怀中,手落在她脑袋上,他在她耳边低声说:“别怕。”

绮绮的脸在他怀中,半晌都没有吭声,整个身子以他的身子做支撑。

从远处看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对夫妻在亲密拥抱。

可惜,并不是。

绮绮终于依靠着他的身子站了起来,她的手也随之从他肩上滑落,而滑落的瞬间,霍邵庭扣住她的手腕,绮绮在他的手扣住自己的手腕后,手指尖轻颤了两下。

她身子缩着,却没有动,轻声说了句:“我好了很多,可以自己走。”

霍邵庭听到她这句话,没有理会她,而是牵着她的手,带着她从走廊里离开。

当两人到医院地下停车场的车内后,两人坐在车里,绮绮终于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上抽了回来,而霍邵庭的手也随之从她手上松开。

两人手心都有淡淡的潮意,那种黏腻的触感还残存在两人的手心。

霍邵庭发动了车,带着她离开,当车子到学校门口后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