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文章节

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文章节

旧月安好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黎斯绮霍邵庭是古代言情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小口。”霍邵庭的手只是将她固定住,防止她身子乱晃。这个时候霍邵庭的姑姑又走了上来:“邵庭,果然是新女友啊,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恩爱,不合适吧。”霍邵庭是没理会他们的调侃:“绮绮喝酒了,我先带她回去。”他正要吩咐司机去开车,谁知道盛云霞走了上来说:“喝了这么多久,你再挪动她不合适,到车上吐了就麻烦,不如在家里歇一晚算了。”霍......

主角:黎斯绮霍邵庭   更新:2024-07-16 05:56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斯绮霍邵庭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文章节》,由网络作家“旧月安好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黎斯绮霍邵庭是古代言情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小口。”霍邵庭的手只是将她固定住,防止她身子乱晃。这个时候霍邵庭的姑姑又走了上来:“邵庭,果然是新女友啊,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恩爱,不合适吧。”霍邵庭是没理会他们的调侃:“绮绮喝酒了,我先带她回去。”他正要吩咐司机去开车,谁知道盛云霞走了上来说:“喝了这么多久,你再挪动她不合适,到车上吐了就麻烦,不如在家里歇一晚算了。”霍......

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文章节》精彩片段


盛云霞知道她不会照做,她也不为难她,只对她说:“走吧,去奶奶倒是挺想你的。”


大厅的众人都很疑惑的看着绮绮,他们的视线都在朝着绮绮转着。

而绮绮在到霍老太太身边后,她倒是乖巧的唤了句:“奶奶。”

霍老太太对绮绮也算满意,她说:“是个乖孩子,邵庭这次的眼光我倒是满意。”

霍老太太看向绮绮的视线,就像是在看一个准孙媳。

盛云霞说;“您满意就行,绮绮还不给奶奶倒茶?”

绮绮站在那没有动,盛云霞的视线带着几分凉意看着她,绮绮只能朝着霍老太太走过去,然后在她身边倒着茶。

霍邵庭是晚上六点才赶到霍家,此时绮绮在霍家已经待了一整天。

有个女孩朝着霍邵庭走去,走到他面前后便高兴的说了一句:“三哥,你来找新女朋友吗?!”

那人是霍邵庭最小的一个表妹,对于她的话,霍邵庭停顿了几秒,在他停顿脚步的那几秒,接着又有人朝着霍邵庭走了过去。

是霍邵庭的姑姑:“邵庭,新交了女朋友你怎么不告诉我们,我们还是从你妈这边听到的。”

这接二连三的询问,霍邵庭当然知道是谁的杰作,他听到她们的询问暂时没说话,只是在大厅里找着人。

这不一眼看到灯光下站着的那人。

绮绮人被霍家的人灌了好几杯酒,正是脑袋晕乎的时候,她站在桌边,醉眸醉眼的看着他。

“邵庭哥。”

她努力站稳着身子。

霍邵庭问身边的人:“谁给她喝了酒?”

霍邵庭身边的女孩连忙摆手:“三哥,不是我,我可没灌三嫂嫂的酒。”

霍邵庭视线又朝着盛云霞看过去。

盛云霞站在老太太身边:“家宴当然是要饮酒的,大家都高兴。”

霍邵庭视线直接朝着绮绮走过去,绮绮见他过来留,自然也要朝他走过去,于是摇摇晃晃:“我、我自己喝的。”

霍邵庭在她脸上闻到了巨大的酒气。

他眼眸极冷。

绮绮还想朝他靠近,可谁知道脚下一软整个人踉跄,霍邵庭怕她摔倒,最终还是把人搂进了怀里。

站在不远处的盛云霞看着这一幕,在心里笑了一声,心里只有四个字:“如她所料。”

霍邵庭把绮绮单只手抱在怀里后,周围此起彼伏的:“哦~”声。

绮绮是醉了,所以根本没听出周围那些哦的调侃声,人在他怀里,还在说:“邵庭哥,我真的没喝多少酒,就一口,就一小口。”

霍邵庭的手只是将她固定住,防止她身子乱晃。

这个时候霍邵庭的姑姑又走了上来:“邵庭,果然是新女友啊,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恩爱,不合适吧。”

霍邵庭是没理会他们的调侃:“绮绮喝酒了,我先带她回去。”

他正要吩咐司机去开车,谁知道盛云霞走了上来说:“喝了这么多久,你再挪动她不合适,到车上吐了就麻烦,不如在家里歇一晚算了。”

霍邵庭看向盛云霞,盛云霞是一脸真心实意的模样。

此时的绮绮在霍邵庭怀里不断挣扎着,乱蹭着,整个人的状态可以用极差来形容。

霍邵庭知道她这样的状况,也是根本不适合坐车,他看着她这副乱扑腾的模样,眉头紧皱了几秒,叹了一口气:“那就住一晚吧。”

绮绮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只缩在他怀里声音软糯的说:“我等你好久了,你怎么才来。”

她眼睛滴溜溜的,只是看着他。



差不多五六分钟,司机打完电话回了车上,回着说:“我打了电话过去了,于明得罪的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,长立集团董事长的次子。”

霍邵庭听到这话,又再度问:“对方开的什么条件?”

司机迟疑了一会儿,回了句:“对方什么条件都不开,就是让于明坐牢。”

绮绮的手掐入掌心,指甲把自己手掌都掐出了血。

霍邵庭看向绮绮。

绮绮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,昨晚的发烧已经让她身体难以承受,如今这样一个打击来,无疑是巨大的,她颤动着睫毛,脸在他面前更加的卑微。

她什么都不能做,她求不了家里,只能求他。

霍邵庭从她脸上收回视线,对着司机说了一句:“你联系秘书让她去跟长立集团的董事长谈这件事情。”

司机应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司机又去打电话了。

霍邵庭这才对她说:“我让人去处理,尽量把这件事情处理干净嗯?”

这是绮绮没想到的,他会帮她,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怎样的感谢的话,只很生硬的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:“谢谢。”

霍邵庭不再看她,没有回应她。

差不多一个多小时,一直在车外的司机再度上车,对霍邵庭说了一句:“霍先生,谈妥了,人后天才会放出来。”

绮绮没想到这天大的事情,竟然会被解决的这么快,她手指动了两下。

霍邵庭听了,却淡淡皱了下眉头:“嗯,剩下的事情你去解决吧。”

“好的,霍先生。”

绮绮犹如做梦,他不知道对方提了什么条件,霍邵庭这边又给了什么条件,将这件事情这么快速的熄灭掉。

霍邵庭也半个字都没往这方面提。

绮绮整个身子也松垮了下来,她想,也好,不问,就当做不知,反正她可能还不清了。

“邵庭哥,今后你让我做什么……我都愿意。”

绮绮说的是真心实意的话,她黑压压的睫毛垂在眼睑上,让她的眼睑下方呈现出点点淡青色。

霍邵庭对她这句话,却没有理会,只说了句:“想必你今天也没什么心情上课了,去医院吊瓶水。正好陪陪你姐姐。”

绮绮还是说了句:“谢谢邵庭哥。”

车子从学校门口离开,之后去了医院,等到医院后,绮绮被霍邵庭带去吊水,去的医院正好是黎奈所住的医院,黎奈那边得知绮绮身体不舒服,打电话说要立马过来,霍邵庭在电话里没让她过来,只说绮绮这边吊完水就好。

黎奈倒是没再坚持。

在霍邵庭跟黎奈打完电话后,绮绮正躺在病床上,整个人发烧到四十度,之前她自己还一点察觉都没有,甚至都没察觉到难受,如果不是被带来的医院,她估计都不知道自己的状态。

霍邵庭从沙发上起身,走到她床边:“舒服点了吗?”

绮绮实在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了,有点不好意思说:“邵庭哥,你不用陪着我,我吊完水自己就回去了。”

霍邵庭看着她的精神状态:“你确定?”

绮绮很肯定:“嗯,确定。”

他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,心有戚然的模样,他没有离开,而是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脸离她很近,看着她,在她耳边低低问了一句:“他对你这么重要?为了他什么都可以?”

淡淡的压迫在两人之间留存。

绮绮的牙齿在唇上咬出齿痕和水渍。

霍邵庭盯着她唇上的齿痕。

绮绮声音沉闷:“嗯,很重要,他跟我在一起之前,是个拥有很好前程的人,我不希望他因为我,没了前程。”


绮绮说:“我穿好了。”

在她这句话出来后,车里的灯竟然在这一刻亮了。

绮绮还是侧着脸坐在那没有说话,脸有淡淡的红晕。

霍邵庭在一旁也有一会儿没说话,他掐灭掉手上的烟,在她侧脸说了句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车子离黎家还有半小时的路程。

绮绮的心纷杂无比,竟然一刻都不想在这待下去了,她说完那句话,便快速推开车门要下车,

霍邵庭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就下车,伸手想要握住她手问:“要做什么?”

绮绮说:“我自己回去。”

他低声说:“还有半个小时。”

绮绮沉默了一会儿:“我打个出租车。”

霍邵庭皱眉,可是下一秒,她竟然趁他不注意时挣脱掉了他的手,身子扎进了黑暗。

“绮绮——”

霍邵庭在车内喊着。

绮绮根本没有理会,拦了一辆出租车,坐上出租车飞快离去。

霍邵庭想要下车,显然已经来不及了。

绮绮进到黎家大厅后,整个黎家是静悄悄的,没有声响,绮绮深怕碰到黎夫人,所以头也没敢回,上了楼就到了自己房间。

她将房门用力关上,门靠在门板上。

绮绮闭眼的瞬间,脑海里竟然全是昨晚霍邵庭抱着她,她抱着霍邵庭的瞬间。

她想她是有罪的。

一开始她以为自己可以心如止水,现在却被欲望支配,会脸红,会喘息。

她有罪。

第二天黎夫人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早上两人吃早餐的时候,黎夫人还问她:“绮绮,你昨天不是去上课了吗?上完课什么时候回来的,我竟然不知道。”

绮绮心不在焉的在吃着粥,面对黎夫人的问话也没有说话。

黎夫人见她说话的兴致不高,看了她几秒,又往她碗内夹了些长肉的高蛋白食物:“太瘦了,也不好,要多吃。”

绮绮想着,只要不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行,所以她埋头全都往嘴里塞着,恨不得把自己塞到吐。

在这顿饭吃完后,黎夫人说:“你今天陪我去医院看看黎奈吧?你爸爸下午出差回来,正好在医院。”

黎夫人的话刚说出来,绮绮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,黎夫人的视线看过去,屏幕上是于明两个字。

绮绮的手立马死抓着手机,脸色沉默好久,应答了一句:“好。”

黎夫人不知道她跟她那男朋友怎样,不过很快收回了视线,只当做是没看到。

甚至黎夫人觉得,她有男朋友更好。

等她的黎奈好了,一切才能回到正轨上。

下午绮绮跟着黎夫人去了医院看姐姐黎奈,在到医院时,父亲黎致礼正在黎奈床边陪着说话,逗她笑着。

黎夫人到了后,自然也在病床边关爱着这个女儿。

黎奈一直都在笑,看着黎致礼给她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。

绮绮就站在不远处没有靠近,像个局外人似的看着这一切。

这个时候,倒是黎奈注意到了她:“爸爸,绮绮也站在那好久了呢,您今天还没跟她招呼吧。”

黎致礼一拍脑袋竟然忘记这件事情了,他立马回头道歉说:“绮绮,对不起,爸爸刚刚担心着你姐姐,忘记你还站在那了。”

绮绮觉得自己已经得到很多了,所以从来不奢求再多,对于父亲的话,她立马回答:“没事的爸爸,我们天天跟您在家,姐姐在医院,您陪陪姐姐是应该的。”

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敲门声,病房里的人全都朝着门口看去,霍邵庭带着秘书出现在门口,淡笑着说:“在说什么呢,这么开心?”

霍邵庭的出现,让黎奈无比欢喜:“邵庭!你来了!你快看爸爸这次出差给我带了些什么,他还当我是小孩子呢。”

霍邵庭的视线从到门口开始,是一直落在病床上的黎奈身上的,他走进病房后,才看到绮绮站在不远处,他顿了顿,目光落在她身上。

绮绮在他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那一刻,脸立马别开,躲避他的视线。

霍邵庭很快收回视线,脸上又带着些许温柔,径直朝着黎奈走过去,笑着说:“在黎伯伯眼里,你永远都是孩子。”

他立在床边,看向黎奈的眼神是如此温柔动人。

黎奈手握住他的手:“你也取笑我,我要生气的,哼。”

霍邵庭回握住她的手,宠溺的说:“乖乖治疗,我就省心了。”

绮绮看到他跟黎奈交握的手,低垂下了眼眸。

霍邵庭的眼尾又不动声色的扫向她。

黎夫人这个时候才又说:“绮绮,你过来呀,陪你姐姐聊会天。”

绮绮应答,走了过去,走到了黎奈身边,而她旁边站着的是霍邵庭。

黎夫人问:“邵庭,绮绮昨晚,是跟你……出去玩了吗?”

黎夫人问的很隐晦。

而问到这个话题上,黎致礼表情都异常了。

她跟霍邵庭之间的关系,是个很微妙的秘密。

绮绮没敢开口,倒是霍邵庭,很正常自然回了一句:“嗯,晚上是我送她回来的。”

黎夫人微妙的笑了笑,意味深长道:“早上我看到她那个男朋友给她打电话,还以为昨晚他们在一起。”

绮绮站在那唇角发紧,一时之间谁都没说话。

很快黎奈笑着说:“妈,绮绮是个大人了,没必要把她看得那么紧。”

黎夫人这才不说话。

霍邵庭转移话题:“我去跟医生谈个话,你们聊。”

黎奈松开他的手:“你去吧。”

霍邵庭便走了出去,绮绮其实站在里面有些难熬,在霍邵庭出去二十分钟后,她觉得里面有点闷,说了句:“我出去下,爸爸。”

她声音太小了,没人注意到她在说什么,绮绮在那等了一会儿,只能也从病房里走了出去。

当她走到外面时,正好碰到霍邵庭从医生办公室出来。

绮绮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,有些没想到。

霍邵庭听到动静,正好侧脸,两人四目相对。

绮绮刚要走开,霍邵庭抬脚朝她走了过来。

靠近后,他递了个药膏过来,绮绮不明所以。

“我刚找医生拿的药膏。”

“昨天有点过火,抱歉。”


黎奈脸上带着几分温婉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黎奈的生日宴结束后,霍邵庭先送着黎奈回了医院,黎奈毕竟身体弱,今天这么热闹的场合支撑了一整天,所以多少是有几分虚弱的。

在霍邵庭带着黎奈走后,绮绮人还在黎家,黎夫人自然是问她这段时间在檀宫怎么样。

对于黎夫人的询问,绮绮面容谨慎的在她面前说:“还可以。”

黎夫人听到她这句还可以,暂时在心里叹气,只说:“你等会等邵庭来接?”

绮绮小声说:“应该是。”

“好,那就在家里吃个晚饭。”

绮绮点头:“好的,阿姨。”

差不多晚上八点的时候,霍邵庭的车才到黎家的门口,绮绮接到霍邵庭的电话后,便下楼上了车,霍邵庭在车里跟黎夫人打了几声招呼。

在招呼结束后,他们的车便从黎家离开。

两人车里各自坐一方,司机只在前边开车,绮绮今天整个人都带着一层淡淡的愁绪,霍邵庭脸色也是清冷淡意的。

车子到檀宫后,绮绮先从车上下来,霍邵庭随后,佣人出来迎接两人。

“霍先生,您和绮绮小姐回来了?”

绮绮立在霍邵庭身边很远的地方,她低着脸:“阿姨,那我先上去休息了。”

她像是在躲避什么。

霍邵庭发现了她的那些行为,只看着她。

绮绮甚至不等佣人回答,便朝着楼上走。

佣人又对霍邵庭问:“霍先生,您用过晚餐了吗?还需要给您和绮绮小姐准备吗?”

霍邵庭不动声色:“不用,早点休息。”

佣人点头。

霍邵庭也上了楼,不过绮绮到楼上后,又立马转身,在她转身那一刻,霍邵庭正好在她身后,绮绮像是被吓到,身子不由的惊了下:“邵庭哥,我想起来许莉找我晚上有点事情,我现在过去找她。”

霍邵庭却眼神淡漠的说了句:“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情你们明天再说吧。”

绮绮没想到他会这般说,她还要开口。

绮绮想,她搬进这里躲避还有什么用呢,显得好像这般两人关系就干净一般。

可是姐姐黎奈的话今天让她心慌。

霍邵庭不管她脸上现在是什么脸色,人从她身边走过,去了房间。

当两人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后,半夜,绮绮又在霍邵庭的房间,霍邵庭的床上。

霍邵庭正不厌其烦的要着绮绮,一遍一遍又一遍,绮绮整个身子在霍邵庭的怀中,他的身下通红不已。

霍邵庭在她耳边喘着粗气说:“你今天也很漂亮,知道吗?”

所有人都在夸赞黎奈,却没有人夸绮绮。

所有人都在注视着黎奈,却所有人都在忽略在角落的绮绮,就算是在黎家这样正式的家庭聚会下,绮绮都没有任何姓名,没有任何的资格。

她像是被黎家人排除在外。

他注意到了,他全都注意到了,他在夸她漂亮。

绮绮那张脸绯红,趴在枕头上没有回答他任何的话。

今天是姐姐的生日,他们不该在这样的日子做这样的事情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她不断痛苦又忍不住愉快的抓着枕头:“不可以。”

可是两人的身体却都在爆发,霍邵庭的唇不断吻着她耳垂,两个人都像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明明在相互抵抗,却又忍不住在互相靠近。

靠近的不止是身体,还有两人不断剧烈跳动的心。

绮绮的身子在他怀中柔软的如同一段锦缎,如此年轻鲜活。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短信内容是:“真不要脸!”

绮绮在盯着手机短信内的内容后,她脑袋一瞬间卡了一下壳,她预感到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,绮绮迅速登录校园网,而就在她登录上去的瞬间,她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标题。

“海大女生疑似坐豪被包养!详细图快戳!”

绮绮在看到那个标题后,颤抖着指尖将图册点开,全部都是那段时间黎奈的车来接她下课,来送她上学的。

照片拍的相当高清,她的脸在那些照片里一清二楚,可是那些照片却没有拍到黎奈。

因为每次黎奈都是坐在车内很少下过车,只唯一一张照片拍到过他的手,而那张照片,正是他那只带着腕表的手,握住她的手臂。

那只手足以被人看出,是一只男性的手,但绝对不是一个男大学生的手。

许莉还在电话里大叫:“绮绮,你说话啊!这新闻怎么回事!那车里的男人是谁啊!”

绮绮的手抖的厉害,她眼睛只死死盯着那标题,半晌都没回过神来,她只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悬崖边上,随时都可能往悬崖下坠。

“绮绮?”

“你有没有在听我说?”

绮绮一直盯着手机的眼睛如同地震,她反应过来,眨动了两下睫毛:“我在听。”

“这个人是谁啊?你怎么会被拍?你不是说你在家里住吗?怎么会是一个男人送你来学校的?”

许莉问了好多的问题,绮绮一时之间不知道回答她哪一个,或者说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。

“这事情要是闹大,会被人说作风有问题的绮绮!”

对于许莉一连串的话,绮绮只简短的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了,许莉。”

说完,她挂断了这通电话,她在挂断这通电话后,看向周围,全是投向她的视线,他们指指点点,他们议论纷纷。

绮绮听到那些人的嘴里不断冒出一些话:“被人包养就是她啊,真是想不到呢。”

绮绮死死闭上眼睛,握住手机的手,力度大到,仿佛血液随时能够突破血管。

她从那些人面前径直离开,没有任何的侧目,她想正常上课,只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可是那些视线没有想过轻饶她,还是在她身上一一停留。

她才走了一段路,她便被许莉给拦住,许莉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绮绮,到底怎么回事?你快说啊。”

绮绮沉默。

许莉觉得情况不对,抓住她手的手,摇晃她:“你真被包养了?”

“不……不是。”

她矢口否认,回答着许莉。

“那里面的男人到底是谁?”

许莉焦急问她。

绮绮动了下嘴唇,却始终没有吭声。

许莉一直盯着。

终于,绮绮说出三个字:“是黎奈。”

黎奈?”

这个答案出乎许莉意外,她进行确认:“霍先生?”

“嗯。”

天啊,许莉真是吓坏了,她笑了:“我还以为谁呢,原来是霍先生啊,那你坐他的车来不是很正常吗?搞了半天,竟然是个乌龙,我现在就拿手机论坛上给你澄清。”

就在许莉拿着手机想要动的时候,绮绮一把抓住许莉的手:“莉莉——”

绮绮显得有些许激动。

许莉看着她,不明白她的阻止。

绮绮从嗓子那挤出一句:“算了,莉莉,没什么事,任由他们传吧,反正也不是真的。”

绮绮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,她只觉得自己站在危险地带,不敢前进一步,哪怕任由这些灾难将她吞噬淹没。

“绮绮,你搞什么啊?这东西你不澄清对你没什么好处的。”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医生回了他一句说:“吊水倒是不需要,可以先吃点退烧药。”


绮绮是不想喝退烧药的,她听人说备孕的时候母体是不能沾药的,会对孩子不好,虽然她现在并没有怀孕,可绮绮还是在心里想着,万一后面要怀了呢?

绮绮刚要说什么,霍绍庭开口说了一句:“那就先开点退烧吧。”

他根本就没有看她,更没有理会她想要说什么,直接就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医生听到他的话后,去一旁开药,霍绍庭坐在那等待着。

绮绮见他如此,她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继续安静的躺着。

之后佣人喂着绮绮吃了药,而绮绮吃了药就想睡,可霍绍庭还是坐在她床边没有动,倒是一旁的佣人提醒了一句:“霍先生,绮绮小姐吃了药就没事了,我在这边守着她吧。”

霍绍庭低眸看着她那张出虚汗的脸几分钟,最终还是从床边起身了,对着佣人说了一句:“嗯,照顾好她。”

佣人应答,霍绍庭只能从绮绮房间走出去。

差不多下午绮绮烧就退了,晚上绮绮醒来后,一房间的黑,绮绮刚动了两下,床边传来一句:“醒了?”

绮绮听到那声音的那一瞬间,她所有动作瞬间停住,接着房间里的灯被打开了。

绮绮这才发现他人在床边的椅子上,他腿上放着一本书,不过在他开灯后,他便将手上的书放在了床头柜上。

“邵……邵庭哥,你怎么在?”

霍绍庭动了两下僵硬的身子:“怕你再度发烧,所以在你床边坐了一会儿。”

“不用的,我真的没什么事。”

绮绮因为退烧了,所以声音从之前的沙哑,变的有几分软糯。

霍绍庭的手却抬起她的脸:“让我看看,脸还烫不烫。”

绮绮听到他的话,本来低垂着的脸,在他的手下渐渐抬了起来,脸没有之前那么白了,有了点血色,而霍绍庭的手抵触在她下巴上,自然能够感觉到她皮肤上的体温。

“我真的不发烧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霍绍庭听到她这句话,手这才从她下巴处拿开,他低声说:“没事就好。”

不过两人的视线还是在黏着,当然绮绮很快移开了视线,霍绍庭却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,叹气。

绮绮在被他抱住后,整个人虚软无力,脸靠在他怀里,唇色淡白。

霍绍庭的脸埋在她头发上,薄唇抵在她发丝间:“晚上再吃点药,免得反复发烧。”

绮绮嗯了一声。

两人就像一对极其相爱的恋人,身影在灯光下交叠着。

可实际上,两人却是连恋人都不是。

霍绍庭的手抚摸着她披在肩头的发,言语间,动作上,都是对她的怜惜。

绮绮想她生病被人这样抱着的时候,还是在她妈妈未去世的时候。

绮绮下一秒,将脸深埋在他怀里。

只用了一天,绮绮的身体就恢复了正常,她的身体倒是一直都挺好的,发烧感冒一直都很少。

第二天早上绮绮在家里倒是恢复正常了,不过霍绍庭怕她身体没好透彻,所以还是让她在家里休息一天,他今天还有不少的会议,所以没办法在檀宫这边待太久,所以让佣人好好照顾着她。

佣人自然不敢怠慢,在他出门的时候,应答着说:“您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绮绮小姐的。”

绮绮站在门口,想说她不需要特殊照顾,只是感冒而已,而且可以去学校的,话到嘴边看到他看向她的视线后,她立马说了一句:“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邵庭哥,你放心。”



之后,绮绮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了。

霍邵庭正在一处地方开会,在会议中途他接到了一通电话,当他接到这通电话后,他对电话那端人的,连声应了好几句:“嗯,好,好,我立马过来。”

他当即从会议桌边起身,满桌的高层经理全都看向他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霍邵庭也没有交代,对秘书说了句:“会议结束。”人便从会议室里匆匆离开。

当霍邵庭赶到绮绮所在的学校后,他直接进了卫生室。

许莉正在陪着绮绮,正说着话呢,听到门口的动静,她当即抬头:“霍先生!”

绮绮刚醒来,也根本不知道许莉通知了谁,她在听到这句霍先生时,也立马抬头,在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人那一刻,她整个人怔住。

霍邵庭西装革履的立在那,看着坐在病床上那病恹恹的一张脸,他立定了一会儿,便从卫生室外走了进去。

许莉从病床边起身,再次唤了句:“霍先生。”

许莉看到这人进来,其实也很紧张,只是当时绮绮晕倒后,她实在不知道联系谁,想起霍先生跟绮绮的关系,当即打了电话给她爸,让她爸转达。

霍邵庭走到病床边后,先是对许莉表示了下感谢:“辛苦你帮忙照顾绮绮。”

许莉连忙晃手:“没事的,霍先生,绮绮有点呕吐,医生刚才给绮绮吊水了。”

霍邵庭注意到了呕吐两个字,他这才又将视线落在绮绮身上,绮绮的手用力的陷在床垫上,没有看他。

他脸色微凉。

“好,麻烦了,我会带绮绮去医院的,你去上课吧。”

许莉也不好在这边多待,听到他话,便点头离开了这边。

在许莉一走,卫生室恢复了寂静,只有窗帘被风吹拂的响声。

绮绮整个人状态相当的不好,她垂着的脑袋就没有抬起过。

霍邵庭问了一句:“什么时候发现的呕吐。”

绮绮知道这一刻终于要到来了,她闭着双眼,语气带着几分哽咽:“前天。”

他还是淡淡冷冷的问:“还有别的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

“这个月的生理期没有来。”

绮绮蚊子一样小声。

“先去医院做检查。”

绮绮的睫毛垂着,她应答了一个字:“嗯。”

霍邵庭曲身:“能自己走吗?”

“能够的。”

她就要从床上下来,可是才刚动一下身子又是一个晃动,霍邵庭的手立马抱住她的身子。

绮绮摔在他怀中那一刻,脸上是惊慌失色,这可是在学校。

不过霍邵庭也很快放开了她,只手扶着她手臂,低眸问:“站稳了吗?”

绮绮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应答了一声。

霍邵庭开车带着她从学校离开,在这个过程中,绮绮坐在他身边脑子里想了很多。

她心里说不上是轻松还是更沉重,或者更痛苦。

而在开车的霍邵庭从后视镜里看着副驾驶上那人的脸,只是一眼,他眉间带着一丝郁意,目光从她脸上移开,又朝前看去。

两人一路无言到医院,霍邵庭带着她在医院做了诸多检查。

在检查完毕后,两人站在医院的走廊等待着,在这个过程中,霍邵庭去了远处抽烟区抽烟,绮绮一个人站在那,她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。

也许是期待,也许跟她一样是解脱,结束。

绮绮看了一眼站在吸烟区的他,却只看到了一张没有表情的侧脸。

她站在那,只觉得心如闷雷阵阵。

霍邵庭在抽完一根烟后,差不多十分钟,又回来了,他停在绮绮面前。


佣人想了几秒分不清楚今天是个什么情况,只能继续准备手上的食物。

在食物上来后,霍邵庭彻底放下手上的报纸,见她坐在那还没动:“先吃吧,等下再去睡一会儿。”

绮绮上课还有两个小时。

她脸色在灯光下说不上是什么颜色,苍白中浮现一点红,就像洁白的瓷器上,浮着一层淡淡的胭脂。

“嗯。”

她轻声应答着。

于是两个人安静的用餐,之后佣人一道一道食物上桌。

时间到八点,霍邵庭送绮绮去学校,这一次绮绮也没有推脱什么,因为这边坐地铁不方便,今天可能会迟到。

司机在前边开车,霍邵庭一直都在看文件,绮绮的视线一直落在车外的晨光上,晨光是金色的,丰盈的,从天边照落在大地。

在看文件的霍邵庭问了句:“手真的没事吗?”

他的视线没有从报纸上移开,虽然没有移开,耳边却注意着她的动静。

绮绮收回在窗户外的视线,软声:“真的没事。”

霍邵庭听到她回答,耳边的注意也随之收回。

绮绮又问:“姐姐今天好点了吗?”

霍邵庭说:“等会要去医院,先送你去学校。”

绮绮到听他说要去医院,就知道他跟姐姐应该是缓和一些了,她小声说:“只要邵庭哥不生气,姐姐的病就会好一半。”

她能够看出彼此之间的感情有多好。

霍邵庭听到她这话,没有应声。

之后车子到学校门口时,绮绮推开车门就要下车,可是动作刚触碰到车门,她突然想起手上的伤,可是来不及了,她感觉到一阵刺痛。

她低头低呼一声,就在她低呼的瞬间,霍邵庭将她的手迅速扣了过来。

绮绮抬头,两人视线相对。

两人眼里都是错愕,接着是暧昧跟不自然,特别是绮绮,她没响到他会扣住她手,霍邵庭也没想到自己会扣住她的手。

两人视线对视几秒后,绮绮也不敢把手从他手上抽出,只低着头默不作声。

霍邵庭并没有松开她的手,半晌,他说了一句:“小心点。”

绮绮逐渐将手从他手上收了回来:“刚刚一时之间忘记了。”

霍邵庭也随之收回手:“好,去上课吧。”

“好的,邵庭哥。”绮绮性子温顺的推开车门下车,这次倒是小心了不少,时刻注意着手上的伤。

而霍邵庭的车在绮绮进校门口,便离开了。

绮绮觉得手腕上的温度有几分灼热,她想要将那温度驱逐掉,可那灼热像是烙印在她手上一般。

下午绮绮跟许莉的课都不太重要,于是两人溜了在校外逛街,两人逛了一会儿,许莉问绮绮:“绮绮你现在住在哪啊?”

绮绮手上正拿着一件裙子在看着呢,听到许莉的话,飞快应答:“啊,我住在家里。”

许莉说:“我还以为你这几天住学校呢。”

绮绮有气无力:“没有,最近在家里住。”

两人从街边一家店出来,在经过一处药店时,绮绮的视线突然落在那家药店的门上,上面有一条“可促进排卵,助力怀孕。”的广告语。

绮绮眼睛盯着那串广告语,整个人跟入魔了一般。

许莉见她盯着药店门,问了句:“你看什么呢?”

绮绮眼神慌乱:“没什么。”

许莉也没怎么仔细注意她的情绪,拉着她手:“那我们去前边那家店逛逛,听说那家店这个月上了新款。”

绮绮被许莉拉着,只能跟着她朝前走。

可是到衣服店里后,绮绮又停住:“许莉,我想起来有点东西要买,你在这等我,我很快就来。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