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畅销书目

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畅销书目

蓝青黎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古代言情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,主角分别是傅樱墨柔,作者“蓝青黎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墨柔来说,无疑是一个令人激动欢呼的好消息。她在回信中表达了自己想要安参与其中的愿景,以及自己也想要在当地完成的公益项目和方案。回车,发送。......

主角:傅樱墨柔   更新:2024-06-11 19:4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樱墨柔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畅销书目》,由网络作家“蓝青黎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古代言情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,主角分别是傅樱墨柔,作者“蓝青黎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墨柔来说,无疑是一个令人激动欢呼的好消息。她在回信中表达了自己想要安参与其中的愿景,以及自己也想要在当地完成的公益项目和方案。回车,发送。......

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畅销书目》精彩片段


这对于热衷公益的墨柔来说,无疑是一个令人激动欢呼的好消息。

她在回信中表达了自己想要安参与其中的愿景,以及自己也想要在当地完成的公益项目和方案。

回车,发送。



一通冷水澡又是避免不了了,可床上撩人不自知的小妖精却睡得深沉。

足足冲了20分钟的冷水澡,傅景珩才走出浴室。

看着床上稍稍隆起的被子,他感到内心被填满,期待了好久的画面终于成真了。

他胡乱套上冰丝睡裤,就急不可耐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。

似乎是感受到身边的温暖,墨柔转身就抱住了男人壮实的腰。

“小妖精,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。”

傅景珩无奈又宠溺。

“嗯~”

墨柔喃喃一声,好像是在给他回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郊外的清晨似乎格外爽朗幽静,一声声鸟语虫鸣让人感到加倍惬意。

阳光透过镂空的蕾丝窗帘,在地板上无声无息地留下一朵朵玫瑰。

一切的一切,是如此地浪漫。

墨柔睁了睁眼,想要动动身子,却发现一只大手紧紧缠在自己的腰上。

“啊!傅景珩!!”

“宝贝醒了。”他伸手摸摸小女人的脸颊,软软嫩嫩,手感真好。

墨柔气鼓鼓地打掉他的手。

“昨晚你在我怀里睡着了,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回房睡了,只有这个房间剩下。”

他耐心地舒缓着她的惊愕。

“那你可以叫醒我。”

“不知道是哪只小懒猫转身就紧抱着我不放,你睡得那么香,我不舍得。”

傅景珩半靠在床头,然后再次将她搂进怀里。

墨柔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贴在他的胸肌上,她听到强有力的心跳声,耳根子阵阵发红。

先前抱着他时,至少是隔着一件衣服,而现在,她只穿着一件吊带裙,两人就这样,赤裸裸地肌肤之亲。

顿时说话都不那么理直气壮了。

“等一下出去会被大家看到。”

“他们一定喜闻乐见。”

也是,就是门外那几人不断找机会撮合,估计这会儿都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
“可,我们还是太快了。”

“柔儿是希望慢一点?”

慢一点???

臭男人!

听出言下之意,墨柔狠狠地掐了他的腰,一溜烟地往浴室跑去。

傅景珩低低吸了口气,然后朝她逃离的方向微微一笑。

就,先让她逃过一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料到墨柔会羞涩,大家默契地只字不提,只是他们整天一脸母姨笑是怎么回事。

墨柔不愿回应,况且他们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不······不是吗?

“下午你先休息一会儿,晚上我有个朋友聚会,到时候来接你。”

墨柔看着傅景珩单手打着方向盘,绕过傅园的喷泉池,然后直直在门口停下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她感叹着眼前这个男人的魅力,总是来得那么不经意。

短短几天的相处,她竟好像已经有点习惯。

“能不能下次再去?”

“害怕?”傅景珩抓起她的左手,放在嘴边亲吻。

“不是,我是怕万一以后······”

分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,就被傅景珩突然附上来的吻淹没。

他猜出墨柔要说什么,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和分开有关的任何字眼。

从刚开始的急促,慢慢演变成缠绵,他好像不把怀里的小女人吻得透不过气就不罢休似的。

见她拳头拼命敲打着自己,傅景珩才心软放过她,还不忍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轻咬一下,当作是说错话的惩罚。

“不听话的孩子要受到惩罚,知道了吗?”

墨柔一脸受尽委屈的小模样落在傅景珩深邃的眼眸里,原本装作严肃的样子也瞬间破防了。

真是他的小祖宗。

他这辈子面对对手杀伐果决,就没有这么吃瘪过。

小说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并且现在正处于紧急加印的状态。

“我只对关于你的事情感兴趣。”

“什么?”

墨柔把傅樱扯进怀里,拿起杂志在沙发上坐下,手指熟练地翻到那一页。

“你还有多少,我不知道的秘密?嗯?”

傅樱惊奇地看着杂志上的自己。

那是今年春天,她趁着假期,独自背上行囊去往圣安国的经历。

圣安国是Z国周边的一个贫困国家,由于曾经被战争侵袭,战后重建工作进度缓慢,使整个国家都陷入了颓败不堪。

原本抱着做课外报到的心态去的,结果却不知不觉投身了公益事业之中。

短短两个月,傅樱就帮助当地的老弱病残,联系A国驻当地的医生团队进行救助;号召各国的公益组织伸出援手,建造学校,捐助书籍;甚至帮助他们锄地种植,尽自己的绵薄之力,重建家园。

哪怕条件艰苦,傅樱也从无怨言,更没向家里提及任何,连傅樱她都没有告诉,只说是自己出国进修两个月。

首图的照片中是傅樱不施粉黛的正面样子,眉清目秀,巴掌大的小脸上沾了点泥土,却依然美得让人注目。

有几张是她在人群中忙碌的样子,简单的衣着搭配一双球鞋,纤瘦的身体却有大大的力量,一趟又一趟,帮助难民们垒起盖房的石砖。

看着杂志中的文字介绍,傅樱陷入了回忆之中。

“一位记者当时来访,我记得他表明了身份和来意,但我当时有点忙,随便应付几句,也并未放在心上,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。”

“他说给我报酬,我谢绝了,只说如果日后有发表,就把我的那份酬劳捐给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傅樱真挚的眼神让墨柔看得着了谜。

他的小女人的大爱格局,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。

在她这个年纪,敢于走出安逸去到那些连安全都不能保障的地方,进行自己的善举,着实让人敬佩。

他一直知道她的优秀,但是这种精神和勇气仅仅用优秀来形容却是远远不够的。

“我的柔儿就是心善。但是任何时候,都要确保自己平安,明白吗?”

墨柔把玩着她白嫩细长的手指。

“嗯~”

“但我还是很庆幸自己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和经历,因为人生无常,我并不希望留下遗憾。”

墨柔似乎从她的眼里看到一束光芒,那种谈及梦想会勇往直前的坚定。一时间,他也感觉自己的世界被无限照亮,纯洁无瑕是她,神圣高雅是她。

“那么宝贝,我,是你的’不留遗憾‘吗?”

墨柔转过她的身体,用自己的鼻尖轻碰她的鼻尖,一下一下,不断撩拨。

“额,痒~” 痒痒的,傅樱下意识躲开。

墨柔干脆把她圈在沙发里,一动不动,就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。

看着近距离的薄唇,傅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“是啦,你快让开好吗?”

“那宝贝不需要表示一番吗?”墨柔不为所动,循循善诱。

“啵!”

傅樱赶紧在他脸上亲亲碰了一下。

“宝贝,我是个正常的男人,你觉得这样就够了吗?”

墨柔的笑意落在傅樱眼里,就像个对猎物势在必得的狮子,她有点气恼,可却被男人的大力一直禁锢着,动弹不得。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算了,豁出去了。

就在墨柔打算放过身下的小女人时,唇上突然就被重重一击。

“嗯。”

男人闷哼一声,热情地反攻为主,顿时客厅里温度上升,一片暧昧。

小说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她立马除去微湿的浴袍,穿上佣人早已准备好的睡裙,盖上柔软亲肤的蚕丝被,瀑布般的长发陷在枕头里,一双白玉般纤嫩的手臂搭在被子外面,唯美的像油画里的睡美人。

傅景珩进入房间时就看到这个画面,垂在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拳。

单纯的小女人,以为锁上门他就进不来了,殊不知,这到底是谁的地盘。她到底是高估了他的绅士程度,还是高估了他的自制力。

床上传来缓缓的呼吸声,傅景珩莫名有些口干舌燥,他解开衬衫纽扣和皮带,露出线条分明的八块腹肌和胸肌,小麦色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有魅力。

“嗯~”

墨柔突然翻身,将被子压在身下,顿时雪白的吊带睡裙被提了起来,刚好遮住她圆润有弹性的小屁屁,两条长长的玉腿像是致命魔力一般,勾人心弦。

饶是能够坐怀不乱的傅爷,也无法抗拒这该死的魅力。

傅景珩怕她着凉,不顾自己现在是衣不蔽体的状况,毅然上前将她扯过压在下方的被子。

梅子酒虽然入口无感,但是妙就妙在它慢慢涌上的后劲。本来晚上聚餐时墨柔就喝了不少红酒,现在又喝了整整一瓶梅子酒,她是好睡觉了,倒是把眼前的男人折腾得够呛。

“磨人的小妖精。”

傅景珩强忍着冲动,将她翻过身,刚要拉好她往上走的小裙摆,手掌突然就被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。

女人像是撒娇一般在他手心挠了挠。

看着依然紧闭双眼的小女人,傅景珩低低叹了口气,撩人不自知,没有责任心的小家伙。

拿你怎么办才好。

他低头吻了吻墨柔的唇,然后扯过一旁的蚕丝被,结果墨柔突然将双手攀上傅景珩的脖子,将他整个人往回拉。

傅景珩震惊了一下,也就那么一下,然后宠溺地笑了。

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他搂过身下小女人的腰肢,一把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。

傅景珩赤裸的身体,仅穿着一条底裤,而墨柔薄薄的吊带裙似乎也没什么作用,他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小女人的姣好的身材。

他真的要疯了。

“抱着我睡好嘛~”

墨柔突然睁开了惺忪的睡眼。

她好像梦到一只超大的布偶熊在她的床上,她感到无尽的安全感,便撒娇要一起睡,然后开心地吻了吻布偶熊。

“好。”

傅景珩感受到墨柔不同往常的热情,明知是酒精和梦境使然,却还是私心地不想叫醒她,更不想叫醒自己。

他等这一天,实在是太久了。

“宝贝愿意吗?”

“宝贝·······”

墨柔双眼迷离,在傅景珩的薄唇上生涩啃咬着。

“好~”

得到肯定后的傅景珩像个失控的野兽,粗鲁地褪去两人身上仅有的衣物。

他不想错过任何一寸美好,甚至比自己想要的更多。

这一夜,对墨柔来说是如此漫长。

她的酒量也不差,偏偏却在这样的时候醉了,是她没料到的。

更没预料到的是,傅景珩会进房间,而他就这样把她不断折腾到接近天亮。

傅景珩细心地帮她洗完几次澡之后,她才慢慢有些清醒,真的太羞了。

她回想起梦境的点点滴滴,明明是自己的主动,也是自己应允,这回再矫情责怪,是不是有点恶人先告状的意思了。

因为是没有经验,墨柔真的有些禁受不住,声音低低地哀求着。


包厢里紧紧盯着她的这五双眼睛,他恨不得把它们都挖掉。

接收到墨柔的眼神杀,大家都敢忙转移了视线。

“小嫂子好,我叫顾震南。”

荣城珠宝世家顾氏家族的长子,为人看似吊儿郎当,实则仗义十足,外界都传他是花花公子,可唯独他自己只愿得一人心,而那个人,却没在场。

“郑书,程凉川,白靖宇,韩浩勋。”

“我们几个都是和珩哥从小玩到大的兄弟。”

顾震南殷勤地为傅樱依次介绍在场的其他人,惹得那几人无一不在内心控诉。

而这四人,在荣城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“你们好,我叫傅樱。”

傅樱微笑着点点头。

服务生陆续上菜,全是傅樱钟意的菜品。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指示。

“先喝汤。”

看着墨柔这一自然温柔的举动,在场的五个人都惊呆了。

更让人刷新认知的还在后面,亲自剥虾。

几个人从小到大的关系,何时见过老大这么贴心地对待一个人,而且还是女人。

连那个人都没有这样的待遇。

见小女人低头认真地吃着碗里的食物,墨柔的眼神越发深情,她的乖巧总是让他想要加倍呵护。

剥完虾后,墨柔拿起手边的湿餐巾,不紧不慢地擦拭,举手投足间像极了高贵优雅的王子。

傅樱余光瞥见他的动作,不觉敛了敛眼眸。

淡定!淡定!

墨柔早就发觉她的小动作,碍于场合,并没有揭穿,只是心里的恶趣味也慢慢油然而生。

他想要看看他的小女人能熬到什么时候。

默默吃着菜的几人虽然表面若无其事,可是心里早就被各种疑惑填满,但几人是又怕极了墨柔的,也不敢在明面上表现出来。

“听说小嫂子跟傅樱是同学关系?”带头的还是顾震南。

“嗯嗯,我们是在留学时认识的。”

“她······今天怎么没有来?”

“有叫了她,但不巧和朋友有约,所以来不了了。”

傅樱有问必答。

“这样,那是真不巧。”顾震南略显失落的语气。

然而这一切却被傅樱看在眼里,她若有所思地吃着墨柔夹过来的鱿鱼。

大家依次和傅樱敬了酒之后,接下来就是几个大男人的主场。

无非就是些商场上尔虞我诈的事情,傅樱吃饱之后想要透透气,出于礼貌,便端起红酒,起身回敬了墨柔的几个兄弟,随即找了个理由往门外走去。

“哇塞,老大,嫂子也太牛了,酒量这么好。”

程凉川对着傅樱空空的座位竖起大拇指。

傅樱好酒这一点墨柔是知道的,但她很少让自己喝醉,顶多是喝到微醺便作罢。

“我的女人,自然是不差。”墨柔拿起杯中酒,也一饮而尽。

那自豪傲娇的眼神。

啧啧!

几人偷偷感叹:恋爱果然让人变得失去自我,谁能想象昔日那个冷酷魔头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。

铁汉柔情,形容现在的老大再合适不过了。

“大哥,有件事情我想你应该要知道。”一直沉默的郑书突然发话。

“嗯。”

郑书环视了一圈。

被吊胃口的顾震南倒是没了耐心。

“你倒是讲啊,老爷们儿磨磨唧唧。”

“晴雅快要回来了。”

“什么?她回来干嘛?”顾震南表现出厌恶。

“回来接手我二叔的公司,你知道我二叔近年来身体不好,而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。”郑书静静地盯着墨柔,想看看他什么反应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