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武侠仙侠 > 重生之妖孽大老板

重生之妖孽大老板

毕冗作者 著

武侠仙侠连载

兰峰在发现自己穿越之后,怒不可遏,他堂堂一个身价上亿的钻石男,未来不可限量。哪知道还没有好好的享受生活,就穿越到了物资匮乏的九零年代。贫穷也就罢了,原主留下来的烂摊子简直让人无法忍受。不过兰峰是个善良的人,看着贤惠的妻子,与可爱懂事的女儿,他决定担负起赚钱养家的重任。九零年代虽然贫穷,但是遍地生金,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完成逆袭!

主角:兰峰,陈秀儿   更新:2022-07-16 14:26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兰峰,陈秀儿的武侠仙侠小说《重生之妖孽大老板》,由网络作家“毕冗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兰峰在发现自己穿越之后,怒不可遏,他堂堂一个身价上亿的钻石男,未来不可限量。哪知道还没有好好的享受生活,就穿越到了物资匮乏的九零年代。贫穷也就罢了,原主留下来的烂摊子简直让人无法忍受。不过兰峰是个善良的人,看着贤惠的妻子,与可爱懂事的女儿,他决定担负起赚钱养家的重任。九零年代虽然贫穷,但是遍地生金,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完成逆袭!

《重生之妖孽大老板》精彩片段

迷糊中,兰峰晃了晃昏沉的脑袋,长呼出一口浓郁的酒气,口干舌燥,宿醉后的呕吐感,让他肚子再次翻江倒海起来。

酒多人病,这话果然是至理名言。

好在总经理任命马上下来了,今后喝酒、应酬、拉订单这些活,就交给那几个竞争者去干吧!

下床,慌忙朝着记忆中的卫生间走去,刚抬起不识轻重的八字腿,就被一个坚硬物体狠狠撞了一下。

“嘶……”

哪怕有着残留酒精麻醉,依旧疼的兰峰龇牙咧嘴。

抬起沉重的眼皮朝着罪魁祸首看去,兰峰眼中闪过一丝迷茫,随即脑袋陷入了宕机当中。

“这……是哪?”

强打起精神,抬眼望去。

入目是一个阴暗、逼旮却又略显潮湿的小房子,石灰粉刷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张八成新的伟人壁画。

壁画下方,摆放着一张暗红又略显斑驳的老式书桌,桌子上一台旧货市场才能找到的梳妆镜异常显眼,旁边堆放着的这个是……摩丝、梳子?

对于这些古董,兰峰有点不确定,毕竟经历过这时代的他还小,认不全。

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?

书桌前有着一张藤条松垮的破旧藤椅,椅子脚下,一些满是灰尘的瓦罐、瓶子凌乱摆放着。

而刚才自己之所以被撞,则是被一个老式衣柜所阻,大腿迈不开的情况下,撞到床脚了。

额……这床就是传说中……风靡九十年代的高低床?

这……这些破烂古董哪来的?

自己又怎么会在一个这样的房子里面?

之前的剧痛让兰峰清晰的知道,这绝对不是梦!

可不是梦,谁特么又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?

陌生的环境中,兰峰忘切了大腿疼痛,开始四处仔细打量起来,甚至那翻江倒海的肚子,也被这陌生的环境给彻底镇压了!

当走到老式衣柜前的时候,宽衣镜里出现了一个梳着七分头,穿着一分泛白的确良衬衫的陌生清秀男子。

兰峰一愣,双眼瞪得老大,整个人吓得颤颤巍巍后退了好几步,一屁股跌坐在高低床上。

我在哪?

我是谁?

我要干什么?

如果周遭大部分物品不是儿时记忆中见过的东西,兰峰甚至怀疑自己还在不在地球。

见鬼了吗?

镜子中的神经小伙……确定是自己?

为了印证这一切,兰峰迅速起身,对着衣柜镜子,朝着陌生脸蛋上狠狠揪了几下,试图看看是不是竞争者图谋他的总经理职位,把他整容成别人了!

火辣辣的疼痛袭来,脸皮看不出丝毫扭曲的样子,还是那么的纯天然,那么的原生态。

就连周遭的一切,也还是那么真实,并没有因为疼痛而有一丢丢虚幻。

原装货确认无疑了!

没被整容,也不是做梦?

没等兰峰搞清楚状况,大脑一阵刺痛袭来,直接让他醉酒虚浮的身体晃铛一声摔到在地,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仿佛倍速电影一般,疯狂的涌入他脑海当中。

兰峰,二十岁,混了个高中学历,父母给他花大价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,人送豆腐西施,结婚已有两年了。

有一个四岁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养女,叫兰婷婷,是大舅哥为了减轻计划生育的压力,特意送给兰峰收养一段时间的。

只是这个时间打从收养的那一刻开始,就没有下文了。

前世都没结婚,想不到开局就送老婆,送孩子?

原本的兰家也算富裕之家,属于绝对的万元户。

可惜,去年兰父见别人在股市大发横财,患了红眼病,不惜举借巨额外债,全部砸进股市,企图给兰家博一个超级富贵出来,可股市却跟兰父开了个天大玩笑,陪了个一塌糊涂。

随后,兰父、兰母在各种债主的逼迫下,双双选择了跳楼身亡,留下兰峰一家三口在这个小县城中艰难求存、求活。

父母双亡,富二代变成负二代,落魄下来的兰峰不仅不思进取,反倒沾惹上了赌隐、酒隐,输了借酒浇愁,赢了喝酒庆祝,发起酒疯来就骂老婆、打孩子。

家中所有重担、开支全赖老婆一个人卖豆腐苦苦支撑着。

……

两小时后。

“卧槽啊!”

“老子一不是穷逼,二没有生死大仇,凭什么让我玩穿越?”

“还特么穿越成一个吃喝嫖赌、混吃等死、骂老婆、打孩子的破落负二代?”

“昨天更是把老婆借来给女儿治病的五千块钱,给偷出去输了个精光!”

接收完记忆的兰峰陷入了呆滞当中,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内心中更是气的直骂娘!

“早不穿越,晚不穿越,老子在富士康兢兢业业奋斗十几年,好不容易走上总经理岗位,即将享受有事秘书干,没事干秘书的咸鱼生活,却让我玩穿越!”

“穿尼玛啊!”

“穿越到1993年夏季也就算了,还穿越到这个交通靠走,通讯靠吼,乘凉靠煽,穷到连钱包都省了的混蛋身上?”

“最主要的是,前身那混蛋铸成的大错还要让老子来背负?”

“老子是背锅侠吗?”

“老天!你这是逗我呢?还是玩我呢?”

价值几千万的别墅,还没得手的两个妖娆秘书,富士康总经理的权势·······

老子还没好好享受呢!

这就烟消云散了?

啊……喝酒误事啊!

辛辛苦苦打拼十多年,一朝穿越回到解放前!

走马上任总经理,年薪几千万,上班下班屌有事,即将迎来人生高潮,老天却让他穿越到这个苦逼的年代,穿越成了这么一个混蛋!

兰峰哪能甘心!

“不行,得想办法穿越回去!”

“对!”

“醉酒能穿越,我再醉一次是不是就能穿越回去了?”

有了想法后,兰峰微微振奋起来,开始在房中翻箱倒柜地寻找起了钱财。

在他想来,找到钱,买了酒,喝醉后,或许老天眷顾,把他再次穿越回去了呢!

突然,屋外头“晃铛!”一声。

听到动静,翻箱倒柜却毛都没找到的兰峰一惊。

有点愣神,谁在外头?

感觉这才上午吧?

老婆陈秀儿卖豆腐就回来了?


兰峰刚想出去看看什么情况。

一个瘦骨嶙嶙、衣着破旧的小女孩眼泪汪汪地推门跑来,畏惧地看了兰峰一眼,随后又鼓足了勇气,勇敢地走了过来。

伸出满是淤青的小手,倔强地拽着兰峰裤腿,口齿模糊却又急切道:“啾啾麻麻,啾啾麻麻!”

小女孩一边拖拽着,一边指向门外,乌溜溜的眼中泪水哗哗直流。

一心只想回到二十一世纪的兰峰,见是前身女儿闹出的动静,并没有如前身一般,暴打孩子一顿,只是兴致索然地哂然一笑。

对于这时代的一切,自己终归只是过客罢了。

何况眼前这不仅是别人的女儿,还是一个说话都尚需聘请翻译的孩子。

不过,兰峰虽然没听懂小女孩的话,可她那焦急的神态、倔强的眼神、急切的声音,最终还是让兰峰升起了一丝好奇。

朝着兰婷婷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这一看!

兰峰顿时毛骨悚然,惊出一身冷汗。

只见外头小厅堂的房梁上,挂着一个白衣如雪、纤腰一束的女子,身下还有一张翻倒的小方凳。

显然,刚才“晃铛”的声响就是女子踢翻小方凳发出的声音。

此刻,女子正极力挣扎着,试图用双手去扯脖子上的红棱,可红棱在身体的重量下,却是越勒越紧,没多久,女子双手便无力地垂了下来。

卧槽!

陈秀儿?

前身老婆上吊了!

因为前身的所作所为,因为女儿治病的钱财被前身输光,因为日子看不到希望,绝望到上吊了?

真是个操蛋的时代!

传说中被男人、被生活逼死的女人,让自己碰到了?

人命关天,此刻的兰峰来不及多想,立马跑了过去,从下面抱住陈秀儿双腿,竭力地把人给放了下来。

看着陈秀儿那清丽、绝美的瓜子脸上苍白一片,身体更是一动不动,兰峰哆哆嗦嗦地伸手探了探她鼻息。

毫无气息呼出!

窒息死了?

兰峰脑子一片空白,吓得跌坐在地,彻底慌神了!

陈秀儿可不能死啊,要是死了,不提公安介入,哪怕是她娘家那一堆亲戚,就够兰峰喝一壶的啦。

到时候别说穿越回去了,一旦牵扯人命官司,别搞得身陷囹圄几十年就是万幸!

想到这,兰峰也管不了这是别人老婆啦!

迅速捏开陈秀儿的小嘴,长吸一口新鲜空气,对着陈秀儿的嘴唇就吹了过去。

两唇相触,柔软、湿滑的触感传来,同时伴着一股天然清香充斥鼻尖,差点让兰峰这个久经战阵的沙场宿将,都沉浸其中而不可自拔了。

天然美女的滋味果然不同凡响!

别人老婆这个身份更是比cosplay、制服等更具诱惑力!

只是缺乏点互动,要不然,兰峰觉得这个滋味,绝对胜过厂妹、公关十倍!

额……没有互动!

对,自己是在救人!

兰峰打了个激灵,连忙双手按住陈秀儿胸前的饱满,开始一吹一压,正正经经做起了人工呼吸。

“咳……咳!”

足足做了十几次人工呼吸后,陈秀儿干咳了起来,悠悠醒转了过来。

兰峰大喜,再次对着陈秀儿的胸脯用力压了下去,同时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准备一鼓作气把陈秀儿吻活的时候。

却是迎来一道羞愤的目光。

不等兰峰反应过来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他脸上。

兰峰懵了!

卧槽!

恩将仇报!

要不是老子穿越过来,等前身来救你的话,你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?

老子要是不懂人工呼吸,知不知道你完全没救了?

“生前没得到,死了连我的尸体,你也要玷污吗?”

陈秀儿愤怒的声音,羞愤的表情,让兰峰有点跟不上节凑。

神特么要玷污你尸体?

老子可没那种嗜好!

刚想怼回去,可手中柔软、饱满的触感却让兰峰为之一怔。

得了,这一巴掌白挨了!

陈秀儿铁定是当他在耍流氓!

在这个没有视频教学,更没有教育频道普及的年代,人工呼吸可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,自己这情况,不就是在耍流氓吗?

再加上,记忆中,前身自打结婚后,几次三番对陈秀儿用强,陈秀儿都拼死抵抗,前身对这个漂亮老婆早就垂涎欲滴了。

刚才的情景,陈秀而不误会才怪!

“醒了就好,生活再苦再累,总有雨过天晴的那天,何必寻死呢?”

兰峰脸色有点不自然,默默起身,对于刚才的误会,他不想去解释。

只是,这不说还好,一说顿时把陈秀儿彻底激怒了!

只见陈秀儿咆哮道:“雨过天晴?何必寻死?”

“还不是被你逼的!”

“你知不知道,你昨天输掉的钱,是我求爷爷告奶奶、低声下气借来给婷婷做手术的钱?”

“没有钱做手术,婷婷随时都可能死去!”

“与其让我眼睁睁看着婷婷离去,倒不如让我走在婷婷前面来的痛快……”

咆哮、发泄了一顿后,陈秀儿又开始低声抽泣起来。

兰峰先是被说的头痛欲裂,后面更是被这哭声,哭的心中憋屈到了极点。

奈何却是有口难辨!

谁特么叫自己占用了这混蛋的身体呢!

贼老天!

“我……”

兰峰面容憋屈的抽搐起来,想要解释几句。

可兰峰抽搐的样子,在陈秀儿看来,显得狰狞极了,这是又准备动手打孩子吗?

陈秀儿来不及多想,连忙把兰婷婷护在怀中,倔强的眼神狠狠瞪着兰峰,嘴里哽咽道:“打吧,最好把我们娘俩一起打死,省的留在世上被你霍霍!”

兰峰一阵愕然,解释的言语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但又怕陈秀儿还会想不开,顿了下,最终还是道:“别做傻事了,把这房子卖了给婷婷做手术吧!”

“你若真死了,孩子估计就一点希望都没了!”

说完,兰峰便转身出门了。

对于这个千疮百孔的家,对于这个落后、匮乏的年代,他是一点都不留恋,想办法穿越回去才是他最迫切的任务。


循着前身记忆,兰峰闷声走出楼道,来到筒子楼前的小卖部,死皮赖脸地费劲一番唇舌后,在老板极度嫌弃的眼神中,他那长长的账单上,再次添了两瓶剑南春、一袋花生米。

穿越神器到手,兰峰心情舒缓了些许,哼着小曲就朝家中赶去。

路上,不少躲瘟神的乡邻,都用鄙夷、嫌弃的眼神看着他,没有任何人跟他搭话。

好像跟他扯上关系,都会倒大霉一般。

穷是原罪啊!

哪怕在这个纯真、和谐的年代,依旧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兰峰内心微微有点不舒服,二十一世纪的他何曾受过这种待遇?

要不是准备穿越回去,即将与这个年代脱离关系了,他都想拿着一堆堆的百元大钞,狠狠砸瞎这些鄙夷、嫌弃的眼神。

算了,没必要跟道具人一般见识。

时至中午,筒子楼中家家户户都响起了锅碗瓢盆的声音,唯独兰峰家,寂静一片。

陈秀儿此刻还抱着兰婷婷坐在地上发呆,好似在思虑未来,又好似在想兰峰怎么会舍得卖房子给女儿治病的事情。

看着迷茫中的母女二人,兰峰沉默片刻,最终露出一丝歉意道:“中午了,需要我给你们做饭吗?”

听到兰峰的声音,在男权思想的桎梏下,陈秀儿竟然条件反射一般,连忙起身道:“我……我马上就做!”

待看到兰峰手中还提溜着剑南春后,瞬间又露出一丝为难的样子道:“家中没啥下酒菜了,要不……给你煎碗豆渣下酒吧!”

兰峰一阵愕然。

随后又不得不感叹,这时代的女人是真好啊!

哪怕陈秀儿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但听到兰峰说做饭后,也是立马起身,好像与生俱来设定了“女人就该做饭”的程序一般。

甚至在看到兰峰手中的酒瓶后,还会贴心地为他想着下酒菜!

这样的混蛋哪值得你如此待他?

算了,不用做饭,那就帮她照看下孩子吧。

只是当兰峰挤出一丝笑容看向兰婷婷的时候,小丫头却是仿佛见到魔鬼一般,瞬间缩了缩身子,想要躲开他这个魔鬼,可狭小的屋子却是让她逃无可逃,唯有忐忑不安地底下头颅,等待着狂风暴雨降临。

兰峰一怔,罢了!

兰婷婷这畏他如虎的样子,他要是再接近她,指不定会把小家伙吓出个好歹来。

“婷婷,帮妈妈拿个碗来装豆渣!”小厨房中,传来了陈秀儿的召唤声。

小家伙像是得到了特赦令,飞快起身,在碗柜中拿了一个大碗,就闪身进了厨房。

如果这个家没有兰峰,如果小家伙没有先天性心脏病,如果家里再有点小钱的话,相信日子会过的很温馨、很幸福……

可这个世界,一直都不存在如果……这么个人!

没多久,陈秀儿就端着一碗颇具时代特色的煎豆渣出来了。

或许在厨房忙活的时候,陈秀儿又想到了兰峰的所作所为,想到了女儿的手术费,想到了即将失去这个赖以生存的小家,脸上多了一丝愁绪,只是淡淡憋了一眼兰峰,声音木然招呼道:“你先吃吧!”

兰峰能感觉到陈秀儿的忧愁,可他除了答应让陈秀儿卖房子外,也帮不了她什么。

难不成留下来?

兰峰摇了摇头,闷声坐在小餐桌前,打开酒瓶,就着煎豆渣、花生米,开始小酌起来。

醉吧!

醉了或许就穿越回去了!

想到这时代,没有自己最爱的美食,没有手机、没有网络覆盖、没有各种便捷舒适的生活,更没有十八般技艺精通的小姐姐,来抚慰他劳累的身心。反而还要替这个一穷二白的混蛋背上这无穷无尽的黑锅……

兰峰一刻也不想在这时代煎熬下去了。

也不知道是喝闷酒的缘故,还是内心强烈的暗示,原本两斤白酒打底的兰峰,没喝多少就迷糊了过去。

待得兰峰再次醒转的时候,却是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吵醒。

兰峰睁眼,入目望去!

沮丧无比的发现,他还是在这个阴暗、逼旮的小屋子中。

还是躺在这张该死的高低床上!

怎么回事?

穿越失败?

是老天不让他穿越了?

还是穿越中途被这该死的拍门声打断了?

没等他想清楚其中的关窍,外头的拍门声更大、更急促了!

兰峰气急,一脸气愤地冲了出去。

刚到厅堂,就看到陈秀儿拉着兰婷婷正在门边,略显惊慌地询问道:“谁……谁啊?”

“我,徐仁贵!”

门外,一个沉闷的男声传来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