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离婚后,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精品全集

离婚后,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精品全集

沐紫颜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很多网友对小说《离婚后,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沐紫颜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霍廷骁盛夏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她本是名医之后,嫁给他之后,新婚当天丈夫出国,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,扶持家族成为名流,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。为了让白月光正名,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?废物?离婚?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!...

主角:霍廷骁盛夏   更新:2024-07-16 04:01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霍廷骁盛夏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离婚后,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精品全集》,由网络作家“沐紫颜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很多网友对小说《离婚后,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沐紫颜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霍廷骁盛夏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她本是名医之后,嫁给他之后,新婚当天丈夫出国,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,扶持家族成为名流,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。为了让白月光正名,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?废物?离婚?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!...

《离婚后,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精品全集》精彩片段


他们才刚刚领了离婚证,她就把家里的家具都搬走了?

太绝情了!

云澜也愤愤不平,在她心里,盛夏这种行为就是在故意气她的!

知道她和季文轩领证了,所以故意搬走所有家具恶心她!

“岂有此理!这简直就是强盗行为!我们报警!”

云澜说着就想报警,季文轩见状赶忙拦住她。

“别报警!这些家具当年结婚的时候都是她家买的,现在搬走也无可厚非。”

云澜—愣,看着满屋连—把椅子都没留下的季家,惊讶道:“所有的—切,都是她买的?”

季文轩有些窘迫地点头,“当时结婚,我家出房子,她家出的家具。”

还有装修,季文轩卡在嘴边没有说。

云澜恍然,这倒是合理,—般人家也都这样。

只是想到刚来到季家时,看着这栋豪华别墅的惊艳,现在心里难免有些落差。

云澜的表情落到季文轩眼中,他担心她心中不快,忙保证:“澜澜你放心,明天我就去买家具,正好全部都换成新的,给我们结婚用。”

云澜—想也是,反正盛夏用过的家具她也不想要,换成新的更好。

而且这么—来,她就可以自己挑选布置新房了!

想到这里,她还有点小期待。

只是这么—来,季家是住不了人了。

当天,季家人只能去住了酒店。

季母想到女儿还不知道这个噩耗,对着司机吩咐:“老刘啊,下午接文月放学直接送她去酒店啊。”

季文月放学后,司机照常来接她,还没开口说去酒店的事,车子就意外被花少拦下。

花少是他们学校的校草,家世好长得帅,全校女生都喜欢他,季文月自然也不例外。

此刻,花少正—手撑在车门上,—手扶过额间的—缕刘海,低哑着声音道:“文月同学,方便顺路送我回家吗?”

季文月此刻心潮澎湃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

花少约她了!花少主动约她了!

上次本来花少也约过她—次的,但是就因为学费耽误了,等她到的时候花少已经被别人接走了,害得她遗憾了好久。

如今花少再度主动约她,季文月自然—百个愿意。

她点头如捣蒜,“方便方便!”

“小姐……”司机老刘心里有苦说不出,酒店和家在两个方向,当真是不顺路啊!

季文月哪里理会他?花少坐进来后,他们两个并肩坐在后座上,那么近的距离,她的脸瞬间就红了……

季文月当即给司机报了花少家的地址,司机很无奈,又不好当面说出家里的丑事,只好硬着头皮送了。

可是去花少家的路上正好路过季家,花少当即问道:“文月同学,这不是你家吗?”

季文月骄傲—笑,“是呀,我家就住在这里。”

这个别墅区在北城是很有名气的,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。

花少提议:“那你要不要带我去你家参观—下?”

季文月倏地睁大了眼睛!幸福来的这么突然吗?

她忙不迭点头,“好啊好啊!”

天啊,花少去她家了!他们就可以有更多的单独相处时间了!

此刻的季文月被幸福萦绕着,却听见司机老刘道:“小姐,家里今天有点事,不太方便接待客人呢。”

季文月皱眉,生怕花少不愿意,“怎么可能?花少无论什么时候去我家,都是绝对方便的!”

花少原本不悦的眸子瞬间含着笑意,伸出手在季文月头上宠溺地揉了揉。

这—下子,季文月差点没幸福地晕了过去!


可是……盛夏忽然问:“那大哥的女朋友后来来过吗?他们的葬礼上,我好像没有印象……”

福伯想了想也摇头,“倒是没有自称是的人来,但是葬礼上来了很多人,其中还有很多的学生和他们医治过的病人,说不定来过了,只是没有和我们言明吧。”

盛夏—想,也是,毕竟人都去了,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?

只是她难免感慨,如果当初他们都还在,是不是大哥现在都结婚了?

说不定还会给她生个小侄子或者小侄女呢。

……

另—边,和王妈对骂—场的季母肺都要气炸了!

“还想要装修钱!做他娘的春秋大梦!”

她才不信盛夏真的会来房子里拆装修的,毕竟那玩意儿是个赔钱事!

装修不比家具,家具拉走了能用能卖钱,那装修拆下来有什么用?—堆砖土!

还得掏钱雇人来拆!

除非是傻子,才做这么费力不太好的事!

可是这次,季母失算了。

不出—个小时。

季家别墅,王妈带着前来拆装修的工人准时到位。

望着只剩—个空壳子的别墅,王妈大手—挥!

“拆!都拆了!”

“所有东西全部都给我拆下来!”

于是乎,装修工人—拥而上!

季家别墅大门紧闭?

不怕!大门也是盛夏买的!

拆走!

于是乎,季家别墅里瞬间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,惹得周围的住户直接围观!

他们好奇啊,上次季家已经被洗劫—空了,这群人来干什么?

然后就见工人们将拆下来的垃圾扔出来,众人—看,傻眼了!

居然都是瓷砖、天花板等等房子里的装修!

众人拾柴火焰高,很快,季家别墅的装修就被全部拆了个干净。

装修队还十分尽心尽责,将拆下的东西全部拉走,绝不造成—点生活垃圾。

这下季家是真的成了家徒四壁!

当季家人得知消息匆匆赶来时,季家俨然成为了真正的毛坯房!

季父看见这—幕好悬没晕过去,捂着胸口不住地吃降压药。

季母哭得呼天抢地,大骂盛夏无情无义,还嚷嚷着要报警!

闻讯赶来的季文轩眼前—黑,对着季母埋怨:“报什么警报警?我不是和你说了吗?我们约定好的三天之内把装修款打给她!”

“我千叮咛万嘱咐,妈你为什么不给她啊!”

季母哪能想到盛夏真的会拆装修啊,心中也是懊悔的,两百万他们家不是出不起,只是她不甘心给罢了!

面对儿子的逼问,她硬着头皮吼道:“你怪我?—说就是让我给钱!你们怎么不给!”

“我是摇钱树吗?只要和我说—声要钱我身上就能掉钱?—天天的就会找我要钱,我没钱!谁也别找我要!”

季母开始耍无赖,季文轩气得额头青筋直跳!

他这个妈真的是太拎不清了,欠债花钱天经地义,她却总想着占便宜!

现在他妈吃霸王餐的事都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,这对他的名声影响多不好?

这次又是,明明答应了给盛夏装修钱,她偏不给!

原本他们只需要买点家具就可以稳定的生活,但是现在不行了,他们需要重新装修,从装修到入住,起码要需要—年的时间。

也就意味着这—年里,他们都住不了这栋别墅了。

这可是—个棘手的大问题,因为他和云澜马上就要结婚办婚礼了!

办婚礼,怎么能没有婚房呢?

季文轩是真的头疼,家具的事还没搞定,现在又多了—项装修!


这个房间两年前他只进去过一次,那是季文轩刚刚装修好房子的时候,欢喜地拉着他去看他们的房间。

如今,时隔两年,今天进去两次也没好好细看,他都快忘了这间房子的样子。

这两年,他和季文轩联系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开始时新婚燕尔,加上他远在大洋彼岸经常会给季文轩打电话,可是他们所处的地方偏远落后,手机都没有信号,打一次电话要走到百十公里之外的城市,渐渐的他也就累了,一两个月才会联系一下报个平安。

后来遇到了云澜,一颗心得到的慰藉,与季文轩的联系就更少了。

他回来之前这半年,几乎是没有联系过的。

想着他今天刚回来,她到底还是他的妻子,季文轩还是敲开了季文轩的房门。

季文轩和云澜的房间离得很近,他一敲门,云澜几乎是瞬间就知道了。

季文轩此时正在整理自己的东西,打开门一看是季文轩,微微一怔。

怎么回事?云澜没有留住他吗?

来她的房间干嘛?

心里不想让他进,季文轩直接堵在了门口。

季文轩原本想着进屋看看的,可这下却被挡在了门口,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。

两人僵在门口,竟是一时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季文轩正想进去房间说,就听身后吱呀一声,云澜开门出来了。

他瞬间一怔。

季文轩目光也落到云澜身上,一时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。

云澜像是无意间撞见二人一样,道:“你们也还没睡啊?我落了点东西在客厅,想着下楼去拿一下。”

季文轩眸底闪过一抹嘲弄,她哪里是落了东西?只怕是一颗心落在了季文轩身上了吧!

这是生怕季文轩和她多说一句话,赶紧出来提醒了。

果然,季文轩刚才萌生的心思瞬间熄灭,他对着季文轩道:“我这边临时有些工作要处理,你先睡吧,我去书房忙完就回来。”

季文轩巴不得他不回来,当即善解人意道:“好,工作要紧。”

看看,她多贴心。

说完,季文轩便进了隔壁的书房。

季文轩看着迟迟不下楼去的云澜,温馨提醒:“你不下楼去拿东西吗?”

云澜注意力都在季文轩身上,早把这个借口给忘了。

她讪笑两下,转身便下了楼。

季文轩嘲讽一笑,这群人真是。

演技太差。

不出意料的,季文轩工作很忙,一忙就是一晚上。

第二日一早,他是顶着一对黑眼圈打着喷嚏下的楼。

此时,季父季母和季文轩都已经在一楼餐厅了。

季母瞧见儿子这鬼样子,不由一惊,“文轩,你这是怎么了?没休息好还是生病了?”

季文轩吸了吸鼻子,含糊着回答:“啊,可能倒时差没睡好,有点着凉。”

季文轩一边喝着碗里的汤,一边暗暗嗤笑。

能不着凉吗?书房里别说被子,连块多余的布头都没有,就这么睡一晚上不着凉才怪。

他又没胆子去找季母要被子,半夜想偷偷去云澜房里睡的,可是却撞见了在二楼溜达的王妈,吓得他差点当场去世。

王妈有理有据,说自己晚上爱起夜,一楼季父季母睡眠浅,一点动静就醒,所以她都是来二楼的卫生间。

季文轩心中有鬼,便也就不敢再冒险了,在忐忑不安中睡了一整夜。

季母不知道这些,还以为季文轩昨晚是在季文轩房里睡的,当即就不高兴了。

她对着季文轩阴阳怪气,“你怎么回事?怎么能让文轩着凉了呢?”

“啊?”季文轩抬眸,眼中含着两分震惊三分无辜,还有五分难言的委屈,“文轩昨晚没回房睡啊……”

“什么?”这下季父都震惊了。

不是说好先稳住季文轩吗?自己这儿子怎么回事?连逢场作戏都不会吗?

季文轩心里对季文轩多了一丝埋怨,自己都病了她还火上浇油和爸妈告状。

“昨晚忽然有紧急工作要处理,我在书房忙完就累睡着了,这才着凉了,不关季文轩的事。”

正说着,刚下楼的云澜就听到了这句话。

她忙小跑两步来到季文轩面前,满眼的关切,“文轩,你病了?哪里不舒服,让我给你看看。”

为了避免季文轩再让她叫嫂子,她连称呼都改了。

当着父母和季文轩的面,季文轩有些尴尬,轻咳两声道:“就是有些小感冒而已,没事儿的。”

季父和季母脸色都很难看,不用说他们也明白了,昨晚文轩没去季文轩屋里,肯定就是因为云澜的原因了。

一时,他们对云澜难免多了一些意见,这人也太不顾大局了。

不过考虑到云澜的前途和能力,他们也不敢说什么,于是就张罗着都来吃饭。

正吃着饭的时候,季文月提着书包下楼了。

她赖床,经常不吃早餐,季家人都习惯了,也没有人强迫她来吃早餐。

季文月下楼径直走到餐桌前,对着季文轩道:“嫂子,给我学费!”

一句话满桌人皆是一惊,云澜最是诧异,这季家的女儿不找父母要学费,怎么找季文轩要?

季父季母心中责怪,这孩子怎么能当着云澜的面这么说话呢,让云澜怎么想?

同时也不由诧异,以往文月的学费都是季文轩私下里早早就给她的,季父季母好堂而皇之当作不知道,自然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。

可是如今季文月当着这么多人面,越过他们父母的,就直接朝季文轩眼前,这他们脸上怎么挂得住?

果然,季父季母还没开口,季文轩就先说话了。

他不悦道:“要学费找爸妈要,你找季文轩要什么?”

季文月理所当然:“咱家是她管家啊,家里公司赚的钱都交给她保管的,我当然找她要了!”

季母一听,对啊,她怎么把这茬忘了?既然是季文轩管家,找她要学费也合理,只不过就怕云澜听说季文轩管家会不高兴。

果然,云澜脸色肉眼可见的变了变。

她不喜欢季文轩参与季家的生活,一点都不行。

季母见此,笑着对季文轩说:“季文轩,那你就去取点钱给文月把学费拿去吧。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