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女频言情 > 钓系大佬甜又野湛爷他沦陷了

钓系大佬甜又野湛爷他沦陷了

鹊上枝头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林洛洛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般人畜无害,她是组织的一员,只要完成最后一项任务,就能享受美好的退休生活。于是她刻意扮柔弱,出现在了湛南城的面前,可那个男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!幸运的是,她演技高超,最终如愿以偿的留在了大佬的身边……

主角:林洛洛,湛南城   更新:2022-07-16 00:1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洛洛,湛南城的女频言情小说《钓系大佬甜又野湛爷他沦陷了》,由网络作家“鹊上枝头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林洛洛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般人畜无害,她是组织的一员,只要完成最后一项任务,就能享受美好的退休生活。于是她刻意扮柔弱,出现在了湛南城的面前,可那个男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!幸运的是,她演技高超,最终如愿以偿的留在了大佬的身边……

《钓系大佬甜又野湛爷他沦陷了》精彩片段

帝国,北城。

深夜已至,万千霓虹灯闪烁的阴影之下,身着白裙的少女跌跌撞撞地奔逃。

她身后不远处,一群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们紧追不舍。

“你跑不掉的,若是你老实点,我们还能留你全尸,否则的话……”为首的彪形大汉说着,其他几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,而后发出一阵阵笑。

少女吓地脚下一空,摔倒在地。

身后的彪形大汉们逐渐逼近,看着没有行人的街道,林洛洛面露绝望。

刺啦——

有车停在不远处。

林洛洛咬了咬牙,在即将被彪形大汉们抓住的时候,用最后一丝力气爬起来,往那辆车跑去。

车门被打开,林洛洛一把抱住那人伸出来的长腿,“求求你,救救我……”

车身阻隔了昏黄的路灯,男人的上半身隐匿在黑暗之中,让林洛洛看不清他的脸,可她仰视之下隐隐看到的面露轮廓,足以展现出男人的帅气。

“滚!”湛南城的薄唇轻启。

林洛洛泪眼朦胧地摇头,“求求你,救救我,只要你救我,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……”她的眼中尽是乞求,软软的声音带着哽咽,可怜的不行。

可湛南城的面容却未有一丝变化。

他的管家湛枫在此时走下车,对着林洛洛抬腿,还未用力将她踹开,几个彪形大汉已追到近前。

“死丫头,跑的倒是挺快!可惜,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……”为首的彪形大汉喘着粗气,伸手去抓林洛洛。

“不要碰我!”林洛洛一手用力推搡,一手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腿。

仿佛这样就不会被带走。

扯了两三下都没将林洛洛的手扯开,彪形大汉气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。

“贱女人!等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,我肯定把你先奸再杀,让你死无全尸,这都是你自找的!”他说着,给身后的几人一个眼神,示意他们一起动手。

收到指令的其余几人一窝蜂冲了上来。

即使林洛洛再使劲儿,可她到底敌不过几个彪形大汉。

她越是想要抓住男人的腿,就越是抓不住。

男人的裤腿逐渐从她的手中溜走。

她的脸上露出了绝望。

可她仍然咬牙坚持。

觉得麻烦的彪形大汉直接将林洛洛的手掰开,拖着她离开。

身体与地面摩擦发出:“刺拉拉……”的声音,眼前,男人的身影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不见,林洛洛低下头,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,气恼地磨了磨牙。

她以如此柔弱之姿接近湛南城,想被他英雄救美,没想到他竟然无动于衷,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!

既然这条路走不通,那她就只能另想办法了。

想着,林洛洛用余光看向身后几个满脸贪欲的彪形大汉,她的眼中寒光闪烁。

上次敢这么对她的人,已经被大卸八块了!

这次……也不例外!

她纤细的手指微微翻转,数根银针立于指尖,她正准备将银针甩出,湛南城冷凝的声音却乍然响起:“湛枫,解决掉他们。”

说这话的同时,他深沉的眸光始终落在他裤腿的某处,那里有一个脏脏的印子,是刚才彪形大汉去掰女人的手的时候留下的。

“是。”湛枫应声后,就向彪形大汉们走去。

见来人卷着袖子,彪形大汉们嘲讽地笑了,“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,还想跟我们打?正好,今天男人女人,我们一起玩!”说着,彪形大汉们就对着湛枫出手。

然而下一秒,他们就“啊!”地惨叫出声,被踹倒在地。

意识到此人身手不凡,他们第一时间准备逃。

然而他们还未爬起来,就有保镖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刹那间,彪形大汉们便了无生机。

原地,只留下躺在地上‘奄奄一息’的林洛洛。

不动声色的收起银针,林洛洛抬起头,看着彪形大汉们的尸体,璀璨的眸子里又惊又惧。


“走吧!”湛南城对着湛枫开口。

这次,湛枫却站着没动。

“总裁,这个女人脖子上的吊坠……似乎,对您有用。”

之所以这个女人忽然出现他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就是因为这个吊坠。

闻言,湛南城的视线落在少女的脖颈上。

黑色的绳子挂着一个透明的玛瑙,玛瑙的中心包裹着一抹红。

鲜艳欲滴。

“传说中的血之泪,竟然真的存在。”湛南城的眼中多了一抹惊异。

传言,血之泪可以生死人肉白骨,医人不能医。

“总裁,我这就去把血之泪取过来。”

湛枫准备上前,湛南城却出声阻止了他,“不用了。”

“可是总裁,你……”

湛枫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湛南城打断,“不要让我重复第二次。”他的语气冷冽,带着极强的威压。

即使再不情愿,湛枫也只能点头,“是。”

他率先为湛南城关车门。

车门即将合上的时候,拉不动了。

湛枫低头,就见原本躺在地上的少女不知何时又爬了过来,“还有别人会对我动手的,求求你,救救我。”

话音一落,林洛洛就眼睛一闭,头一歪,晕了过去。

少女半边身子搭在车上。

她的睫毛翘长,鼻梁高挺,因为虚弱,唇瓣呈现出一种淡粉色,长相精致的就像个洋娃娃一般。

灯光下,她如玉的肌肤就像是抹了一层蜜,晶莹剔透。

也因此,她身上被拖拽的伤痕格外突兀。

一道道的血痕跟她脖子上的血之泪相映衬,破碎感十足。

湛南城的眸光暗了暗,对着湛枫开口:“带上来吧!”

“是。”湛枫忙应声。

只要这个女人在,血之泪就在。

总裁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,或许这血之泪,能为他续命。

“总裁,礼堂还去吗?”湛枫小心问道。

湛南城侧头,看向外面的礼堂,眸中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伤痛,他摇了摇头,“不了,回别墅吧!”

车子向前行驶。

林洛洛在车内安睡。

湛枫向湛南城汇报刚收到的消息。

“林洛洛,20岁,孤儿,幼时被收养,自幼在南城长大,一个月前,收养她的人去世,她便孤身一人戴着血之泪来到了北城。没多久,就有人认出她脖子上的血之泪,开始对她进行抓捕。直到今天……遇上了您。”

“呵!倒是命大,能逃这么久。”湛南城的语气没有起伏。

湛枫试探性地开口:“根据调查,收养她的老人年龄长相以及日常行为习惯,都与销声匿迹多年的神医林如是十分相像,所以,她脖子上的血之泪九成是真的。总裁,有了这血之泪,指不定您的身体就有救了!”

相比较湛枫的激动,湛南城的反应就平淡的多,“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,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吗?”

“可是总裁,不管巧不巧,这血之泪总是真的,只要……”

湛枫的话未说完,被湛南城冷冷打断,“够了!”

简单的两个字,将他的态度展现地淋漓尽致。

可湛枫不甘心!

不甘心血之泪就在眼前却不取。

顶着承受湛南城怒火的压力,湛枫咬牙开口:“可是总裁,你的身体不能再等了!”

他梗着脖子,明明害怕,却绝不退缩。

内心微微动容,湛南城轻叹了一口气:“若是这次还不行呢?已经希望又失望了那么多次,早就该放手了。”


“总裁……”湛枫的眼中含了泪。

这一次,他没再劝。

众人皆知北城湛爷权势滔天,财富无人能及,可又有谁知道,总裁一路走来,经历了多少苦难和伤痛!

他天生体内带毒,被断言活不过三十岁。

这么多年以来,他求尽名医,却依然无法改变会早逝的事实。

总裁他……大概是赌不起了吧!

湛枫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,他低垂着头,不想让湛南城看到他脸上的表情。

车内气氛低沉。

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湛南城和湛枫都没有注意到,‘安睡’的少女如蝶翼般的睫毛颤了颤。

将两人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的林洛洛不免在心里感慨,没想到湛南城还挺有血性。

血之泪可是千年难遇的珍宝,她都把血之泪都送上门了,他竟然不拿。

车内这压抑的气氛林洛洛实在不喜欢。

于是湛南城和湛枫就见睡梦中的少女“嗯~”的嘤咛了一声,她砸吧了一下嘴,似乎对睡觉姿势十分不满意,她的小脑袋不停地在车内拱啊拱,寻找着舒服的位置。

直到……她的头放在了湛南城的腿上。

看着这一幕,湛枫只觉得呼吸都要凝滞了,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湛南城则顿时黑脸,他骨节分明的大手落在林洛洛的脖颈上,似乎下一秒,就要掐死她。

却在他的手刚触碰到林洛洛的时候,原本睡颜安稳的她忽然面露恐惧,“求求你,救救我,他们会杀了我的。”

湛南城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双清澈却充满了恐惧的眼睛。

不知为何,他的心里刺了刺。

他手上的动作微顿后,转而落在了林洛洛的后背,轻抚。

一旁,湛枫目瞪口呆,石化在原地。

要知道,总裁可是一向生人勿近的,特别是女人!

可现在,他竟然……

湛枫使劲揉了揉眼睛,确认自己没瞎。

而‘熟睡’的林洛洛紧紧地抓着湛南城的手腕,表面上是缺乏安全感,实则是在给湛南城把脉。

脉搏跳动有力却带着一丝急促,他的身体内,毒素遍布,这样一副残败的身体何止是活不过30岁,能不能活过今年,都不好说。

……

车子一路疾驰,抵达位于北城黄金地带的金临别墅。

司机打开车门,湛南城抬脚下车。

“总裁,她……该怎么办?”湛枫开口问道。

扫了一眼车内昏睡的正香的林洛洛,湛南城漠然开口:“随便找个客房安置着,等醒了,就丢出别墅。”

“是。”

回到卧室,湛南城径直进入浴室。

等他浴室出来,就见他床上的被子鼓起了一个小包。

他的大手直接掀开被子,下一秒,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楚楚可怜的脸。

少女睁着大眼睛跪在床上,她的双手环于胸前,眼中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,以及羞惧。

顿时,湛南城的眸色发暗,喉咙发紧。

可随之,他的脸上却覆上了一层寒冰,“谁让你出现在这里的?”

他的声音带着冷意,少女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,她洁白的皓齿紧咬着下唇,鼓起勇气跪着走到湛南城的身旁,小声开口:“我说过,只要你救了我,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说着,她脸颊红通通地垂下头。

从湛南城的角度看下去,她胸前的风光一览无余。

她的浴袍系的松垮,似乎只要他伸手轻轻一剥,就……

想着,湛南城的下腹一热。

一直以来,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计其数,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生理反应。

可这失控的情况他并不喜欢。

他的大手掐住林洛洛的脖颈,狠狠用力,“说,到底是谁派你来的?”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