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全本阅读爱有深浅

全本阅读爱有深浅

山谷君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“山谷君”的《爱有深浅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一夜错乱迷情,她以为他不在意,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;后来,他成了她的老公,对她百般温柔,呵护备至。或许,这就是他的性格吧……对谁都很妥帖,挑不出错儿来。他闻言暴怒:傻瓜,你一直是特别的,我的好意只对你啊!...

主角:楚芸宁季忱骁   更新:2024-06-15 17:14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芸宁季忱骁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全本阅读爱有深浅》,由网络作家“山谷君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“山谷君”的《爱有深浅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一夜错乱迷情,她以为他不在意,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;后来,他成了她的老公,对她百般温柔,呵护备至。或许,这就是他的性格吧……对谁都很妥帖,挑不出错儿来。他闻言暴怒:傻瓜,你一直是特别的,我的好意只对你啊!...

《全本阅读爱有深浅》精彩片段


“侽侽,你真棒。”楚芸宁很忙,上班时间,没空陪她闲聊,真心赞了一句之后就下线了。


胜普瑞公司的尽调工作,进入最忙的阶段。很多信息需要与别的机构相互配合,评估机构,财务机构的数据,需要她去协调拿到她们需要的那部分,然后给出法律意见。

因为她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大项目,为了保险起见,她的尽调报告每次写完,都要发给周铭看一遍。周铭自己负责的部分也很多,等他忙完自己的事,再查看她的报告然后回复,基本都是后半夜了。

楚芸宁也不敢睡,再晚收到周铭的回复邮件,都会根据他的建议重新修改一遍。

一天睡两三个小时是常有的事。

忙起来是好事,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季忱骁与温简的事,即便偶尔在员工餐厅遇到季忱骁,也是擦肩而过,没有招呼,更没有交流,完全是陌生人了。

季忱骁似乎也很忙,每天中午在员工餐厅用餐,都是随便找个角落,助理给他打一份饭菜,他就慢条斯理吃,吃完起身就走。

肖主任一周会来两天,监督他们的工作,也与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沟通项目的进展。她一来,中午大家一起在卓远科技的员工餐厅吃饭。

有次碰到季忱骁与王岩还有张律师也在餐厅,肖主任自然是热情招呼,邀请他们一起。

王岩与张律师对肖主任的印象很好,加上中午工作餐,没那么多规矩,便与季忱骁一起坐到肖主任那一桌。

正巧,楚芸宁就坐在季忱骁的对面,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坐一起,他脸色淡然,很冷漠,看也没看她一眼,低头用餐。

楚芸宁也低头用餐不说话,她本就话少,大多时候就是听周铭与别的律师讲。今天肖主任在,自然是肖主任说得多。

肖主任平时呢,对他们是真的很严厉,但在客户面前时,最护犊子,不遗余力夸他们。

在场的,除了楚芸宁是新人,别的律师也算是久经沙场了,早适应这种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,所以肖主任不太说他们了,便把注意力放在楚芸宁身上,主要是为了给她鼓劲。

“我们舒律师,别看她娇滴滴,但很能吃苦,工作很认真负责。她每次提交上来的报告,都是可以当成模板范本的,一点不输资深律师。”

卓远的张律师听到,不由也夸道

:“你们舒律师真是我见过最能吃苦的女孩子,好几次,我看她就没回家对吧?就在公司熬夜干活,只有早上趴在办公桌上睡两个小时,第二天继续。”

张律师有时候很早到公司,会特意到他们办公室转一圈,经常看到她趴在一堆文件上睡着,看得他都有些不忍心了,这个项目真的没那么急。

楚芸宁不知怎么话题会转到她身上来,她并不是大家说的那么拼命啊,只是回家也睡不着,事情多没做完,干脆就在公司睡了而已。

被他们夸的,她都有些无地自容了。

周铭倒是不夸她,言语里有点指责:“说过你很多次了,你这样下去不行的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平时除了午餐,早餐晚餐都不吃,还熬夜干活,你也不怕猝死。从今天开始,每天跟我准时下班,我送你回家。”

别的律师都笑:“周律,我们也熬夜干活,也三餐不定,你怎么不怕我们猝死?”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这家超市,她们以前总来,乔雨澜一路都挽着妈妈的手,真好,有妈妈在身边就是觉得好,人就像被注入了无限的力量。

她们很快采购完,介于乔雨澜做饭的手残程度,妈妈只买了一些肉馅还有配料,给乔雨澜包饺子以及包子,然后冷冻。

“我就包了一周的量,你一三五晚上回来煮饺子吃,二四吃包子,只要加热一下就好。等妈妈下周末回来再给你做。”

“嗯嗯好的,妈妈,我可不可以一三五吃包子,二四吃饺子?”她欠抽的样子出来了。

“随你。”

包饺子包子的速度虽然不比从前,但还是很快就包好了,都蒸好了,一盘一盘放进冷冻室里。

这个场景有些熟悉,乔雨澜忽然就想到了洛洵洲,他每次出国或者不在森洲时,也会把她每晚要吃的饭菜做好,她加热即可。

心里忽然又空落落的觉得有一点难受。其实啊,大多数时候,她都不会难受,不会记起洛洵洲这个人,但是偶尔,很偶尔,会忽然闪过有他的画面,心就空落落的无处安放。

晚上睡觉时,妈妈睡在旁边的卧室,乔雨澜忙完工作了,硬是要挤到妈妈的身边躺着。舒妈没拒绝,往旁边挪了挪位置,让乔雨澜躺得舒服一点。

“澜澜,妈妈会努力变好,尽快出院。”

“我知道的,没有任何事能打倒妈妈。”乔雨澜往妈妈身上靠了靠,住了这么多年的医院,身上虽有医院的味道,但奇怪的是,竟然还有妈妈身上熟悉的味道,很好闻,很安心。

“澜澜,工作这么多年,你也是时候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。”舒妈对自己的病并没有信心,只能在清醒的时候,把自己想说的话赶紧说了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有喜欢的男孩了吗?”

乔雨澜摇头。

“澜澜,妈妈当年带着你远离栖宁到森洲来定居,就是希望你能走出以前的环境,开始全新的生活。你若是有喜欢的男孩子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你的家庭情况,尤其是妈妈的病。在森洲,没人会知道你的过去,如果需要,妈妈可以住一辈子的医院,不来打扰你。”

“妈,你在说什么啊,如果对方敢嫌弃你,敢嫌弃我们的家庭,这样的人我宁愿不要。”

“你还小不懂,人啊,都很现实,是妈妈拖累了你。我是说真的,只要你将来过得好,妈妈可以永远不出现。”

乔雨澜不想与妈妈讨论这个问题,因为没有讨论的必要,任何时候,妈妈都是摆在第一位的。

快乐的时光,总是很短暂,转眼就到了周日晚上,要把妈妈送回医院。乔雨澜舍不得,一路都在絮絮叨叨

:“妈妈,下周六早上,我早早去接你。你要好好配合医生知道吗?”

“你下周打算做什么菜呢?我周五下班提前买回来。”

母亲被护工接走之后,她还巴巴看了好一会,直到林之侽都受z不了她了,硬拽着她回家。

“乔雨澜,你现在的感觉,就像是第一次送孩子上幼儿园的老母亲一样。”

“也差不多。其实我妈妈特别不愿意再回医院,我要是平时不用上班,我就自己带着她好了,在身边也放心。”

医生说了,这个阶段,只要家里有人陪着,会比在医院康复得更快。但她要上班,只能折中周末接回来。

“阿姨很快就能完全康复了,我跟你说,等你跟妈妈长期住一起之后,你就知道可怕了,每天被唠叨,被催婚,你会连家都不想回。”林之侽想到自己的妈妈偶尔来森洲住几天的可怕之处。



“想圈养我?”她状似开玩笑。


“可以吗?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他们从单纯的睡友关系发展到现在有了心的羁绊,但谁也没有开口捅破这层窗户纸,即便唐昊然此时邀请她搬过来住,但始终没有明确两人的身份。

赵星语猜不透他的心思,是继续当睡友?还是发展成男女朋友?他不说,赵星语亦是在权衡利弊而不说。

唐昊然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继续抱了她一会儿才回客厅。这套房子还没有任何家具,今晚没法住人,所以两人又驱车回赵星语的住所。

这么一来一回,已是凌晨两点,赵星语累得倒头就睡,但架不住唐昊然折腾,又陪他疯了一次,真正入睡已是凌晨四点,两人相拥而眠,直到日上三竿才醒。

冬日正午的阳光太暖了,暖暖地照在床上,床上的人慵懒地躺着,近距离四目相对许久,

“赵星语,新年快乐。”跨年时他已经说过,现在是大年初一。

“新年快乐。”

彼此说完,不由笑了。

“今天有什么安排吗?”赵星语问。

“去慧苑寺如何?”他沉思了一会后给的建议。

慧苑寺在森洲市的慧山上,是综合类的寺庙,据说不管是求事业,求姻缘,求子嗣,求平安都很灵验。

“你还信这个?”赵星语不可思议,他可是走在科技前沿的人。

“嗯,信。”他点头,声音犹如下了蛊,让人沉溺在里面。

“你想求什么?”赵星语不由有些好奇,这个男人已经应有尽有的,还有需要求的吗?

唐昊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,淡淡地笑了笑:

“起来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唐昊然非常少见地穿了一身运动装,带上棒球帽,与平日严肃的西装模样判若两人,有另一种充满活力的气质。赵星语亦是,穿了一套灰色偏黑的运动装,运动鞋是橘红色,梳着马尾,亦是青春张扬。

唐昊然发现赵星语这一点小小的癖好,她鞋柜里所有的鞋都是红色,各种各样的红。

驱车很快就到了慧山,慧苑寺在山顶,因为是大年初一,很多人,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,唐昊然转了好几圈,才找到车位。

停好车,他拿包,包里有保温杯还有水果小零食等,赵星语空手走。乍一看,倒是跟旁边那些小情侣们一模一样。

只不过赵星语还是觉得异样,他是唐昊然啊,走在科技的最前沿,怎么会相信这些?再说他此时的形象,完全没有在公司或者演讲台上傲视群雄的模样,此时温柔、平和,就是寻常人家的男孩。

赵星语平日运动得少,爬到半山腰时,已累得走不动了。

“前边有个凉亭,我们去那休息。”唐昊然一路哄着她往前走。

“走不动了,你先上去,不要管我。”赵星语赖着不走,她多年不爬山,爬这一会儿已经快喘不过气了,白皙的脸已通红。

“上来,我背你。”唐昊然蹲在她的面前。

“不要。”她可不想丢人,这山道上的人不少。

“是背还是抱?你自己选。”他不容拒绝。

“背!”赵星语慢悠悠爬上他的背。

路过的几个年轻的男孩女孩见此,都发出哇的羡慕声。

男孩子们佩服唐昊然的体力,女孩子们羡慕赵星语的幸福。在一路关注之下,赵星语把脸越埋越低,直到埋进他的颈部。

好在前边的凉亭很快就到了,她马上从他背上跳下来。唐昊然从包里拿出保温杯递给赵星语:“喝点水。”



她也会问为什么啊,为什么谢锦澜轻轻松松就能得到的东西,她要费尽所有力气?


从出生开始就如此,谢锦澜能堂堂正正地喊一声爸爸,而她只能在无人的地方偷偷喊一声爸爸;她花了很多的努力,才能与周瑾瑜并肩而战,而谢锦澜轻轻松松得到他所有的关注。

如果这是她的命,她偏不接受,她偏要挑战这份对她完全不公的命运,而且她一定要赢。

“王岩,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时候吗?”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是在卓远科技刚成立的时候,那时候公司只有我们三个人,在那个很小的工作室里,一起吃一起睡。我们常常因为意见不合而大吵一架恨不得把对方的脑袋掰开,也常常因为攻克了一个技术难题而兴奋地拥抱在一起。你连着熬了几个通宵,问题解决了,电脑一关就地睡着,睡了三天三夜;周瑾瑜呢,精力吓人,跟你熬完通宵,拎着电脑就上客户公司介绍产品,跟打了鸡血一样。而我呢,胃出血住院,醒来时,你们不问我身体情况,只告诉我,我们的产品成功上市了,这句话比任何药都管用。”

温简陷入往事的回忆之中。

王岩被她带入进去

“是啊,那时候真值得怀念,热血,激情,充满斗志。”

“可惜公司越来越大,人越来越多,我们都有了独立的办公室,都有了团队帮我们熬通宵,钱也越来越多,但是我们三人的心也散了。”温简说着,眼里渐渐聚满了水雾。

一向独立女强人形象的温简,第一次在王岩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。

王岩抽了一张纸递给她,叹口气:“不管外界如何变化,我们三个人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。”

温简摇头:“回不去了,我们都回不去了。他现在对我很冷漠,我不知我们之间的问题出在哪里。”

“简,在他心里,你一直是很重要的存在,这点毋庸置疑。”这是王岩的真心话,他相信只要温简有事,周瑾瑜会是第一个站起来帮她的人,他们三人的友谊经得起任何考验。

“真的吗?他心里还有我?”

“当然。”

王岩信誓旦旦,为了证明这一点,下了班就强制拉着周瑾瑜去三人聚餐。

“你说,简回国多久了?我们三人连一次正经的聚餐都没有过,合适吗?”王岩也不免抱怨。

“是我的错,我自罚三杯。”周瑾瑜一连喝了三杯酒,哪里是真的道歉,就是借机想喝酒罢了,情绪始终低落。

温简从他手中把酒杯抢走

:“我可不想一会儿伺候一个醉鬼回家。”

王岩笑:“不会,他酒量是我们三人之中最好的。你忘了很早以前,有次参加投资方的酒会,对方想把你灌醉,最后是禹安替你喝了,还把对方喝得不省人事?”

说起往事,周瑾瑜也笑了,因为醉酒事件,那次投资没谈成,温简为此愧疚很久,周瑾瑜说无所谓,卓远科技也要筛选投资方,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资格。

“那时候可真好。”温简感慨。

“现在也一样,对吧?”王岩道。

“嗯。”周瑾瑜看着温简,诚如王岩所说,如果温简需要帮忙,他会尽他所能地帮。

“禹安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从回国之后,你一直对我很冷漠。”喝了几杯酒,温简也敞开心扉直接问他,不给任何回避的机会。

周瑾瑜倒是很镇定,手里转着酒杯,抬眸冷静地看着温简



忍住,忍住,这是一个律师的专业素养。

“小舒律师怎么不上去?你们肖主任跟我说你过来送资料。”

洛芸烟急忙把资料递给张律师,从始至终不再看宋凌煊一眼,自动把他当成透明人。当然,在别人眼里,她是紧张胆怯,不敢看宋凌煊。

就在这时,出口处忽然又传来一声喊,声音与人影同时飘到洛芸烟的面前,洛芸烟被抱了一个满怀,是风风火火的林之侽。

“早上没吃饭,饿死啦。”

林之侽撒娇一样说完这句话,才惊觉旁边站着的是宋凌煊与法务部的张律师,顿时松开熊抱着洛芸烟的双手,恭恭敬敬打了声招呼。

“卓总好,张律师好。”

张律师不动声色地在卓总与林之侽身上打量了一圈,开口说道

“既然饿了,要不要去我们员工餐厅看看?我们餐厅的大厨都是从五星酒店聘请来的。”

小道消息,这个林之侽是卓总亲自推荐到人资部的,据她们这些老员工所知,卓总一向公私分明,这是唯一仅有的一次推荐合作方到部门。

加上刚才的观察,林之侽出来熊抱洛芸烟时,卓总的眼神落在林之侽的手上,虽然只是一闪而过,但意味深长,信息量很大。张律师判断,卓总与林之侽是传言之中男女朋友的关系,那自然要投其所好。

洛芸烟想拒绝,并不想跟宋凌煊一起吃饭,但林之侽兴冲冲答应

“要的,要的。久闻卓远的员工餐厅是美食天堂,早想参观了,可惜我们外部工作人员没有员工卡。”

林之侽挽着洛芸烟的手,走在张律师的身侧。

“这还不简单,我回头让行政部给你办一张。”张律师鬼精,不动声色站到林之侽与洛芸烟的另一侧,这么一来, 洛芸烟便站到了宋凌煊的身边。

“给我们舒律师也办一张呗?”林之侽脸皮厚,反正一只羊也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。

张律师稍愣了一下,办张饭卡不算事,只是卓远科技的行政总监出了名的精打细算,他的面子办一张外部员工的卡没问题,要办两张,估计要费一点唇舌,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,他心里抗拒,但嘴上却是高高兴兴地答应

“没问题的。”

员工餐厅有宋凌煊专属的就餐空间,他的饭菜是师傅单独给他做的,但他这人接地气,工作忙的时候,有什么吃什么,很少单独点餐。

不过今天破天荒了,大中午的,竟然跟师傅点了几道菜,荤素搭配得很好。

“卓总怎么知道我们的口味?点的都是我跟听澜爱吃的呢。”林之侽惊呼。她这人自来熟,最初见到宋凌煊还有点犯怵,但两次见面下来,心里虽觉得宋凌煊不好相处,但已能自然交流。

宋凌煊没回答,只在一旁用开水把碗筷都烫了一遍,然后自然地放到洛芸烟的面前,洛芸烟随手把这副碗筷传给旁边的林之侽。

张律师在一旁笑,意味深长,打开话题闲聊,

“之侽跟舒律师都是森洲大学毕业的吗?那算起来,也算我的半个学妹,我曾在森洲大学做过一年的交换生。都说森洲大学美女如云,你们俩应当是女神级别的吧?”

洛芸烟只是礼貌微笑,林之侽则打开了话匣子说道:

“这倒是真的,尤其是我家洛芸烟,当年在森洲大学不知迷倒多少学长学弟,可惜他们终究错付了感情,因为我家洛芸烟只是一个没感情的读书机器,天生迟钝。”


森洲国际机场,顾词安熟练地停好车,一手拉着行李箱,一手的胳膊上挂着西装外套,大步朝安检口走去,整个人气质卓越充满精英感,路上的人不由纷纷偷看他。

他早已习惯去哪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,一心在讲电话,是公司技术部的总监王岩打来的。

“我们原定周末发布的概念产品被偷窃,对方今晚捷足先登发布了我们这款概念产品。”

“视新锐觉公司?”

“对,他们今晚发布的概念产品,除了外型不一样,其它所有功能以及核心竞争力都与我们的一样,不知到底是谁泄露给他们。”

“嗯,我现在出国找Jane商量概念产品的事,国内你帮忙盯着,必要时,发律师函。”

“好,今晚你去哪儿了?打了几次电话没人接。”

“高中同学聚会。”顾词安平平静静地说着。

却让王岩惊呼,比听到自家产品被对手公司偷窃更加震惊与不可思议,

“你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?你?同学聚会?并且投入忘我到不接电话?”

一连串的提问,只得到顾词安一个字的回复

“嗯。”

苏曼汐一夜没睡,早早便挤地铁上班,照旧是黑色的职业装,红色高跟鞋,黑色,红色,已成为她的标志,按林之侽的话说是很少有人能把中规中矩的职业装穿得这么勾人,活脱脱的制服.诱惑。苏曼汐早已习惯她的侽言侽语,并不放在心上。

今天是周一,例行会议,她的顶头上司,也是律所并购项目组的合伙人肖主任,正在跟底下的律师过项目进展。

苏曼汐作为助理律师,是项目组的万金油,哪里需要去哪里,既没有带教律师,也没有负责的项目,所以每周的例行会议,她负责记录会议要点。

“好,接下来,我们讨论一下最新的项目。根据业内消息,卓远科技计划收购胜普瑞智能科技公司...”

肖主任说着,打开了她的PPT。

苏曼汐一眼便看到PPT上顾词安的个人资料,她以为是幻觉,大脑像被轰炸过一样乱哄哄的。她以为昨晚之后,两人会毫无交集,毕竟森洲市的人口上千万,想要第二次遇到,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,很难。

整个会议室的律师们都凝神听着,一提到卓远科技,便知一定是个大标,数额惊人。苏曼汐也迅速从震惊之中调整好状态,认真听讲。

苏曼汐所在的宏正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有名的红圈所,招聘要求一向严格,不是国内五院四系毕业的就是海外知名法学院毕业的,而且绝大部分是硕士起步,苏曼汐属于另类,她毕业于森洲大学,虽属于双一流大学,但法学院不是森洲大学的强项,加上本科毕业时,因为经济原因急于工作没有考研,所以在宏正律师事务所里,她即没有学历的优势,也没有任何人脉的优势,来了半年,还属于小透明的状态。

在这之前,苏曼汐虽没有律所的经验,但在企业做了三年法务,企业被收购时,所有的法律程序是她一项一项跟进配合。她当时所在的企业只有300多人,说是法务部,实际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,还有一位兼职律师顾问,一个月来一次,有等于无。所以她想她的经历,已足够独挡一面。



“许宁茜,帮我拿一下浴巾。”

“好。”

后来她想,并不是她想多了,林慕辰走进浴室时,寓意已经不言而喻。她从阳台上取了浴巾,慢悠悠地敲了敲浴室的门

“我放在门外的架子上。”

浴室是用玻璃隔出来的,影影绰绰能看到人的身影,她的脸瞬间红透,心跳得不行。

“给我。”

浴室的门忽然开了,林慕辰健硕完美的身材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,伴着氤氲的雾气,她极没有出息地咽了一下口水。

这是成年男女之间的较量,她一败涂地。

林慕辰笑了,眼眸倏然暗沉,把她拽进了怀里。

她什么也感受不到了,只知道花洒的水继续在流。

她与林慕辰都是心照不宣,彼此肉.体的吸引,谁也不比谁高尚多少。

曾经,她觉得只有相爱的人才能这样疯狂,只有相爱的人才能达到这样难言的极致感受,然而现在,她发现,都是俗人,什么爱?什么情?都不重要。

狗头军师林之侽是对的,只要不涉及道德,不涉及违法,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去放松,去享受。性如吃饭一样正常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她不停给自己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心理建设之后,整个人比之前更加放松,柔软。所以当林慕辰把彼此清理干净,打横抱她回卧室时,他要第二次,她欣然配合。

只是,这个男人...精力未免太旺盛,她想起来,他今天刚从国外回来,正在倒时差,所以毫无困意。

而她,在第二次结束时,几乎昏睡过去。

林慕辰问她:吹风机在哪?把头发吹干再睡。

她气若游丝回:在第三个抽屉。

轰隆隆的吹风机声音吹着她的头发,她一点也不想动,只沙哑着嗓子说

“一会离开时....把门关好。”

大约对方是鼎鼎大名的林慕辰,让她觉得安全,不会加害于她,所以说完这句话便彻底睡死过去。

这一觉睡到了天亮,难得一夜无梦,所以醒来时精神清明,只是,一睁眼便见到一双好看的眼睛正看着她。

而她双手环抱的并不是平日床头上的那只抱习惯了的抱抱熊,而是林慕辰....

“还没抱够?”他清冷又温和的声音传来。

这人奇怪,明明长着一副不可一世高傲冷峻的样子,尤其在工作场合。但是每次私下跟她说话时,语气总是温和的,甚至在两人最亲密时,他对她亦是温柔的,很顾及她的感受。

“你怎么没走?”许宁茜奇怪他怎么没有像上回那样,做完就离开。

“衣服湿z了,没法出门。”他轻声回答,很正当的理由。


“哦。”

许宁茜抬头看窗外,见阳台上挂着她昨晚换下来的衣服,还有他的衣服,空气里飘着若有似无的洗衣液的清香。

所以,他昨夜,还把两人扔在浴室的衣服洗了?

这....未免也太绅士了。若两人不是这样的睡.友关系,而是男女朋友关系,她怕是要死心塌地爱上对方,她向来喜欢温柔又体贴的男人。

可惜了。

许宁茜兀自胡思乱想着,完全没有注意到,两人此时都未穿睡衣,又是大清晨,林慕辰的呼吸早已变得灼热。

他翻了个身,压下来。

许宁茜不备而惊叫,尾音消失在他的唇间。

昨夜,还有第一夜,因为是晚上,她可以要求关灯,不必看彼此的表情,然而现在是清晨,太阳刚出来,并且没有拉窗帘,许宁茜有些窘迫,她看着他,他亦是看着她,眼眸又难耐又充满柔情,目光彼此胶着。



开完会回程的路上,温简道


:“将来收购回来,他们的技术部没有必要留着,已经完全落后于现在的市场,至少落后5年。”

卓禹安没有说话,温简说的没错,决定收购胜普瑞并非是看上他们的技术,而是看上他们的背景以及场地。卓远科技毕竟回国发展才两年,很多政策等需要有胜普瑞这样的企业做支撑。

卓禹安开着车,没怎么说话。温简发现他话比以前少很多,只与她交流工作上的事,别的一概不谈。她回国这么久,两人连一顿正经的饭都没一起吃过。

“你和林之侽是来真的?”还是没忍住问。想着他的变化,是不是因为要顾及林之侽的面子,不好与别的女性关系太近。

只是怎么想,也不明白,他为什么会喜欢林之侽这样的。

“不是,我与林之侽没有任何关系。倒是你,跟舒听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很多事卓禹安不明说,但他不傻,舒听澜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,更不会伪装自己,今天见她对温简的态度,绝不是少女时期的小矛盾。

“你似乎很关心听澜?因为她是林之侽的闺蜜?”温简已从他口中听到两次舒听澜的名字。

集团上下都在传卓禹安与林之侽的男女朋友,卓禹安从来没有当众否认过,温简对他们的关系一直是存疑的,但上次在他办公室,林之侽就那么闯进来,他亦十分纵容,让她相信他与林之侽之间绝非空穴来风。

“简,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,这些年你帮了我很多,我很感激。你与舒听澜之间的事,原本是你的私事,我不该问。但若是你们真有矛盾或者误会,不妨告诉我,我们想办法一起解决。”

温简听完他的话,沉默地看着卓禹安,良久

:“这不像你,你从不关心工作之外的事。”

是的,卓禹安也觉得这不像自己,何曾为了别人浪费过这样的时间?可是那个人,一句话都不肯说,执意要与他撇清关系,想起来就生气,就懊恼,就想算了吧,也不是非你不可,何必受这份气呢?

可是呢,这心啊,就跟被大石碾压过一样,碾得粉碎,碎成了渣渣,不管不行的。

“她只是林之侽的闺蜜而已,你何必管这些事呢?不管你信不信,我与她真没有什么矛盾,我都多少年没回国了,再说每天这样忙,哪有精力想这些事呢?要真说有矛盾,那也是我妈妈与她妈妈有点矛盾,但我妈妈也已经放下了,你知道的,我妈妈现在有稳定交往的男朋友,过得很幸福。如果因为我与舒听澜的事,让你跟林之侽的感情出现问题,那很抱歉,这不是我的错。要去消化这些问题的是舒听澜,不是我。”

温简很生气,语速很快地说完这番话,想不明白,卓禹安会为了林之侽做到这一步,一个闺蜜而已。

“抱歉。”卓禹安真诚道歉,不过心里已经有了判断,温简与舒听澜之间,绝非温简轻描淡写的那么简单。

舒听澜与嘉佳搬回两箱资料,然后按照内容分派给不同的人负责审核。舒听澜有个习惯,一边看资料,一边做记录,当天一定会把审核报告写完再关电脑。很多资料审核完,当天如果不形成报告,过两天就忘了一个大概,不够详尽。

所以她总是加班到最后一个离开的。



“是这家茶楼的老板徐涛带我去见的,哦就是涛总,他当年是你父亲的下属。当年你父亲很威风。”

又是徐涛?上回来栖宁负责食品项目时,徐涛也在场,还逼着她喝了一杯酒。她当时只当作不认识,如今这个项目上又遇到。

父亲去世后她只回过两次栖宁,而这两次,竟然都遇上了徐涛,舒听澜绝不相信这是巧合,她没那么天真。

而且就目前来看,徐涛在栖宁的势力强大,才能如此轻易接近她。

只是她不明白,徐涛接近她有何目的?

当年父亲极少在家谈工作上的事,她与母亲都一无所知。

“既然来了,别急着走,见一见涛总,你们叙叙旧。”公会负责人拦着舒听澜不让走。

“我不认识涛总,更没有旧可叙,让开。”舒听澜面无表情,实际内心已有些慌乱,想掏手机给程晨打电话。

“听澜,你这么说就见外了,真不认识涛叔叔了,涛叔叔伤心了。”门被打开,涛总从外边进来,笑着如沐春风,有中年成功男人特有的那种倜傥。

舒听澜虽害怕,但是强制镇定,倒是想看看这徐涛想做什么。

“坐,别紧张,涛叔叔又不会吃了你。你忘了,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。不过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子,没想到如今出落得如此漂亮迷人,真是女大十八变。”

舒听澜僵硬着站在那里,徐涛话里的轻佻已无法隐藏。公会的负责人已识趣默默离开,顺便关了茶室的门。

“你父亲要是还在世,看到你如今这么好,一定会很欣慰。”

舒听澜依旧站着不动,但目光直视着徐涛道:

“对,我想起来了,张阿姨的父亲是我爸的上级,张阿姨长得特别漂亮。”

张阿姨是徐涛的爱人,当年徐涛就是靠娶了她才平步青云的,舒听澜此时提她便是想给他一个警告,他要是敢乱来,她便告诉他爱人。

徐涛听到,竟笑了,笑容肆意:

“你张阿姨还时常念叨你的,有空上家里看看她,她会很高兴。”

徐涛闲散地坐着,全身上下都是名牌,已完全不是从前那个在父亲面前鞍前马后的卑微模样。

“来,坐叔叔身边来。”

徐涛伸手猛地去拉舒听澜的手,舒听澜不备,被他拉着倒在了茶室的榻榻米上,徐涛趁机控制住她,俯身在她的上方,带着烟味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

“这么迫不及待?到底是舒明海的女儿,就是识时务。”

舒听澜浑身僵硬,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既害怕又感到无比恶心,

“放开我,不然我叫了。”隔壁茶室都是人。

“叫吧,看有没有人敢进来。”徐涛倒是没想到舒听澜会这样镇定,想着她这样的长相,一个人在森洲混,不知被多少男人染指过了,那技巧一定了得,想必十分销z魂。

一想到这,全身便燥热起来,这把岁数了,难得还能遇到让他急不可耐的人,低头开始亲她,

舒听澜此时真切体会到什么叫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她拼命挣扎,使劲呼叫,外边有人走动,可都被门口守着的人呵斥走

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秀恩爱吗?都给老子滚远一点。”

大约是徐涛带来的保镖。

不知为什么,当挣扎不过时,舒听澜只觉得万籁俱寂,茶室里的茶好香,木制天花板上的雕刻栩栩如生,身下软绵的榻榻米舒服地包裹着她。



“喂...”陈安璃大怒,这是她精心画好的唇妆,头可断,血可流,妆容不可花。

而霍司屿却气定神闲,极满意地看着被他擦干净的唇,施施然开口道

“口红颜色太艳了,不适合你。”

你这个直男懂个屁啊,陈安璃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。

霍司屿从她的梳妆台上精准无误地找出一支无色的润唇膏:

“你的唇色本就很好看,只需要涂点润唇膏即可。况且在竞标会上,如果唇色太过于艳丽,太突出的话,你开口讲话时,评审员注意力会被带跑偏。”

他一本正经地解释,倒是有一点道理。

“我帮你涂...”他稍稍低头,用手捧着她的脸。

陈安璃被迫仰着脸让他涂抹。

结果,好半晌,他抓着唇膏的手始终没有落下,倒是眼眸一沉,低低沉沉地道:

“在这之前,我想我需要先做点别的事。”

他的唇已落下,开始只是浅浅地舔舐,而后越来越深入,陈安璃几近窒息时,他才放开。见陈安璃满脸通红,笑得十分开心。

“别动,我帮你涂。”

最后,陈安璃成功地迟到了,等她赶到卓远科技时,肖主任与周老师还有嘉佳已到了半个多小时。三人正在一层大堂的小会客厅讨论一会儿竞标的事。

“怎么回事?说好提前一个小时到。”肖主任眼神锋利剐了她一眼。

“对不起。”陈安璃认错,急忙也掏出电脑跟上他们的讨论进度。

“听澜,你和嘉佳都是第一次参加招标会,旁听就行,多学习,不仅学习肖主任,也要学学对手律师,以后自己独立做项目,有跑不完的招标会。”周铭倒是和颜悦色。

“好的。”

“嘉佳尤其是你,不该说的话,一句都别说。”肖主任最后嘱咐。

“放心吧老大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其它律所的律师们也来了,彼此打了招呼。作为这次竞标最有力的竞争者,肖主任与周铭最受关注,不时有律师过来打探消息。

都是一个圈子的人,大家其实都很熟悉,周铭笑着说道

“你们过分了啊,别想从我这打探消息。”

“卓远科技你们还不知道吗?你们得不到的信息,我们也一样啊。”

“公平竞争,公平竞争。”

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,快到竞聘时间了,卓远科技的法律部门,技术部门,还有财务部,运营部的人员都陆续入场了,参与竞标的几大律所的项目负责人也陆续入场,只有大BOSS霍司屿姗姗来迟,比原定的时间晚了15分钟。

陈安璃坐在门边的位置,霍司屿一进场,偌大的会议室瞬间安静,针落有声,仿佛被按了暂停键,所有人都屏息看向他。连陈安璃也不免多看了他几眼,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西裤,把整个人衬托得无比矜贵且有距离感。他谁也没看,径直坐到最中间的位置,表情严肃且认真,冷冷一句话

“开始吧。”

会议室里,被按了启动键,刹时出现了窸窸窣窣翻纸,提交报告书的声音。

这场竞标会,由卓远的张律师主持,流程很常规,参与竞标的律所派个负责人依次上台演讲。能够最终入围的律所,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,不管是做的PPT还是现场的表达能力以及渲染气氛的能力,都是个中高手。

陈安璃每一场都认真听,恨不得拿笔记下他们精彩的发言。

霍司屿坐在正中z央,始终没有太多表情,只有在讲到他不感兴趣的方面时,会微微一挑眉。这细微的表情,被底下的人迅速捕捉到,到演讲时特意避开相关的内容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