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畅销书籍爱有深浅

畅销书籍爱有深浅

山谷君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主角是江梦澜薄彦商的现代言情《爱有深浅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,作者“山谷君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一夜错乱迷情,她以为他不在意,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;后来,他成了她的老公,对她百般温柔,呵护备至。或许,这就是他的性格吧……对谁都很妥帖,挑不出错儿来。他闻言暴怒:傻瓜,你一直是特别的,我的好意只对你啊!...

主角:江梦澜薄彦商   更新:2024-06-15 15:07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梦澜薄彦商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畅销书籍爱有深浅》,由网络作家“山谷君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主角是江梦澜薄彦商的现代言情《爱有深浅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,作者“山谷君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一夜错乱迷情,她以为他不在意,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;后来,他成了她的老公,对她百般温柔,呵护备至。或许,这就是他的性格吧……对谁都很妥帖,挑不出错儿来。他闻言暴怒:傻瓜,你一直是特别的,我的好意只对你啊!...

《畅销书籍爱有深浅》精彩片段


他抓住了她的手,任由温简打?


心里有个声音轰然倒塌,碾成了粉碎,眼前薄彦商的脸与父亲的脸反复重叠在一起。

小时,温简总是用言语刺激她,把她刺激得急了,又吵不赢温简,就会忍不住想动手打温简,每次,父亲总是抱着张牙舞爪的她,控制着她,而温简总会在这时候狠狠上前揍她一拳,很痛,很痛。

时光交错,薄彦商做了同样的选择。

薄彦商大约也没想到温简会出手打江梦澜,那么的快,快得让他措手不及。就见江梦澜的脸红红的五个手指印,很触目惊心。

他的心就疼了。

“听澜。”他第一次手足无措。他一叫她名字,江梦澜就往后退了一步,脸上除了五个手指印是鲜红的,其余的地方,都是青白一片,恐惧而戒备地看着他。

这中间只是很短的时间,一分钟都不到。

正是用餐高峰期,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一切。江梦澜大脑一片空白站在那里,只见旁边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与声音,一声清脆的国骂

:“我靠,你竟然敢打我家江梦澜。”

是林之侽,一阵风一样从她身边经过,拽着温简的头发就打。她一向无所顾忌的,尤其在暴怒之下,打温简毫不手软。

温简哪里是她的对手?更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没有形象,只想往薄彦商身后躲。薄彦商想去追离开的江梦澜,然而身后是拽着他躲藏的温简,前面是张牙舞爪的林之侽,他被堵在中间出不去。

一场难看的闹剧,是他人生中至暗的时刻。

“叫保安。”他喊,温简与林之侽,他谁也不想帮,甩开她们后跑出去追江梦澜。但哪里还有她的影子?

江梦澜无处可去,脸上火辣辣地疼,心被巨轮碾压过,碾得粉碎。薄彦商牢牢拽着她的手腕,挡在她的前面保护温简的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原来这就是他的选择,与当年父亲一模一样呢。

她知道,人的潜意识的动作,才是最真实的本能的反应。

她曾问过他,她与温简,他选择谁?

现在想来很可笑的问题,他的选择很明确不是吗?

她无处可去,每次遇到伤心的事,便是躲进地铁里,茫无目的坐着一站又一站。

上午接到医生的电话,说她母亲忽然复发精神崩溃,她到医院后,通过排查后才知道,这一周的时间,护工一直带着她见温兰与温简母女。

护工辩解:“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,那对母女来时,您母亲并没有排斥,反而把我支开了与她们单独谈话。”

“都谈了什么?”医生厉声质问。

“我不知道,她们不让我听啊。”护工急着撇清关系。

江梦澜想,只要温兰与温简出现,对母亲就是致命的刺激。江梦澜不敢想象,整整一周,母亲独自在这,承受了多大的苦?

她一个正常人,再次见到温简时,都情绪失控,何况她的妈妈!

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,很多事没有了答案,心就像是被悬空挂在烈日底下,很痛,却无法着落。

“我妈妈严重吗?”

追究护工的责任已没有意义,她只在乎妈妈的情况。问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都在抖。之前已快痊愈,却因温简母女的来访而再次复发,进入全封闭的管理治疗,如果不严重,医生不会特意找她。

“是这样,您母亲最近几天一直闹着要出院,每天只要醒着就喊着要出院,要见你。晚上查房时,她想突围出防备逃跑,被我们医生拦住后,想咬.舌.自.杀以示威胁。”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林之侽:“废话!这种大佬的私人号能随便让人加吗?能加上工作号我已经谢天谢地了,加了两次才通过的,第一次被拒绝估计是他本人操作的,第二次助理才通过,助理一定被我们的美貌惊艳。

我们?

江梦澜看林之侽的微信头像,是她们两人的合影,是去年年底,两人日本旅游,泡温泉时拍的,两人都是素颜,但因泡了温泉,肤色水嫩嫩的,眉眼含着风情。林之侽对这组照片很满意,随手就换成了微信头像,得意地说:让她们看看,什么叫真正的素颜女神。

“那他答应帮你了?”毕竟林之侽是少见的美女,男人谁不喜欢美女呢?

“没有,薄彦商说他不负责这事,让我直接联系她们人力资源部。”林之侽想起这条回复,是在她发了三次自我介绍时,薄彦商本人的语音回复。

林之侽完全没有被拒绝的挫败感,因为她什么也没记住,就记住薄彦商的声音真TM性.感好听!

“只要没删我微信,以后再慢慢谈,总有机会的。”

“那你加油。”江梦澜喜欢林之侽的心态,不像她被拒绝一次之后,恨不得拉黑他。

“你也加油,去栖宁真的没问题吗?”林之侽还是担忧她回栖宁。

“放心,这次肖主任肯带我出差参与项目,机会难得。”她在律所入职了大半年,只负责一些打杂的工作,肖主任有意磨新人的性子,能通过她的考核,才愿意给她们项目。

江梦澜也明白,这次去栖宁出差,是肖主任真正从业务上来考察她们。同时带着她跟嘉佳,意义不言而喻,合作也是竞争。她们这个行业,尤其做商业的,如果没有资深律师带,基本没有出头的可能。江梦澜自然知道,肖主任重点栽培的意义,不夸张地说,能直接决定她们未来的职业发展。

“舒舒,工作别有压力,你已经很棒了,大不了不干,我养你跟阿姨。”从火锅店出来时,林之侽忽然抱了抱她安慰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江梦澜多年没回栖宁,跟肖主任一行人下了飞机,耳畔传来的都是熟悉的乡音。她在外那么多年,已不太会说栖宁话,甚至连普通话也练得纯正,没有任何栖宁口音,原以为都忘了的,但熟悉的乡音,熟悉的风景,熟悉的空气,使得她大脑昏昏沉沉。

嘉佳已替肖主任拎了行李,预约好的车辆也已在机场等候,江梦澜快速调整好心态,急忙跟随过去。

嘉佳很兴奋,一路上看到车外的景物,不停地问江梦澜

“栖宁都有哪些好玩的景点呀?”

“栖宁的美食都有哪些呢?”

嘉佳性格活泼,经常表现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。而且她抗压能力很强,前一秒刚被肖主任骂哭,后一秒就能跟在肖主任后面老大老大的叫着,完全不在意被当众骂的难看。

江梦澜自知自己做不到,所以总是小心翼翼深怕出错被骂。她确实很少出错,也确实未被批评过,当然,在这个安全的范围里,她与肖主任也一直保持疏远的距离。而嘉佳,总出错,总被骂,但与肖主任之间便打破了那份疏离,反而变得亲近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“好,现在去卓远科技。”肖主任马不停蹄继续上战场。

原本替卓远科技解决了概念产品被窃的案子,加上在国外与季忱骁合作顺利,原以为对并购案有一定的胜算,甚至季忱骁与她订了同一航班回国,这让她自信满满,结果,季忱骁临时提前回来,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。

等她们到卓远科技时,另外几家律所早就到了,卓远的法务部门正跟所有人在开会,肖主任带着周铭与楚芸宁熟门熟路进了会议室,跟法务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便落座。因为刚帮卓远科技赢得概念产品的案子,其它几家律所的人纷纷朝她们看来,都是同行,还都是同行内的佼佼者,彼此之间都认识,气氛倒也融洽,没有楚芸宁想的那么剑拔弩张。

这次的会议其实没有实际意义,就是法务约几家律所过来熟悉熟悉,也是走个流程。因为真正的决策人是季忱骁,法务部门自己都不知道她们卓总的真实想法。

肖主任露了个脸,中途借故上洗手间便离开了会议室,留周铭还有楚芸宁继续。等会议结束时,肖主任才出现,当着众人的面,招呼周铭与楚芸宁道

“你们俩过来,介绍你们给卓总认识。”

肖主任声音很平淡,但在场的人都听出了一个信息,那就是她与卓总很熟悉,已经熟悉到可以把自己的下属介绍给卓总认识的阶段。

而他们,想见一次卓总,需要跟他秘书提前很久预约。这么一看,高下立判,这个并购案,宏正律所的肖君华,胜面最大。

去往季忱骁办公室的路上,周铭很兴奋,不时整理自己的着装,不忘嘱咐楚芸宁

“一会儿见到卓总别紧张,多听少说话,知道吗?”

“好。”

这是楚芸宁第一次见到季忱骁工作时的样子,很冷漠,也很严肃,不苟言笑,见到她们进来,只是微微抬眼说

“坐。”

与楚芸宁印象中的他相去甚远,为数不多的几次相处,他不管是对她说话,还是看她时,总是温柔的,让人安心,当然,那几次的相处是在特殊情景之下,在最亲密时,如果也像此时不可接近,那倒是不正常了。

这次见面,诚如周铭所说,以肖主任为主导,不需要她们开口说话,只要认真听着就好。

肖主任是有备而来,这些谈话内容,原本是想同航班回来时讲的,她逻辑清晰,先讲了一下自己过往的成功案例,再引到目前卓远科技与胜普瑞智能的相关业务上来,与她十分契合,不管是能力还是经验,都能够胜任这个并购案。

肖主任目标明确,积极争取,全程没有一句废话,更没有一句恭维的话,只有一篇篇的专业数据来说明。

季忱骁倒也耐心,虽表面看不出任何态度,但没有打断肖主任,甚至也认真看肖主任准备的资料。

只在最后的时候,忽然指着其中几页报告问道

“这份报告是肖主任做的?”

“是我们舒律师做的,还待细化。”肖主任回答。

“舒律师?据我所知,她还只是助理律师。肖主任拿助理律师来应付我?”季忱骁始终没有正眼看楚芸宁,但语气里对她做的报告极不满。

这是楚芸宁加了几天班做出来的,能通过肖主任的审核,说明没有问题,所以季忱骁就是故意找茬的吧?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程知敏定了定神,放缓口气:


“没查过了,你也没有别的感情不是吗?妈妈也是为你好,为了卓家好。你要知道,你的另一半直接关乎到卓家至少四代人,从你爷爷到你将来的孩子,所以一点都错不得。孙家媳妇的事儿就是一个警醒。”

季忱骁原想再与母亲沟通,但忽然觉得无法沟通。母亲出生在大家庭,从小门第观念深厚,加上嫁入卓家,一切以卓家的利益为出发,阶层的观念是融入她骨血的东西。

季忱骁在高中时便意识到这一点,所以高中毕业后,选择出国读大学,选择出国创业,为的就是摆脱家族的束缚。只是没想到,在他有了成绩,有了足够能力之后,母亲与父亲还想妄图规划他的人生。

他冷笑:“妈,停止你们可笑的行为,我的事,你们不要再插手。现在不是请求你,而是要求。这是我的红线,你们不能碰。”

该强势时强势,与父母亦是如此,学业、择业、他从未妥协过,感情更不会。

程知敏:“从小到大,我跟你爸何曾约束过你?你不能活得这样自私,只顾着自己好受。现在只是让你相个亲,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?”

“我该说的都说了。”留下这句话,他便甩门而出。

晚上陪老爷子沿着胡同外的城墙跟散步。老爷子穿着普通,为人低调,但自然而然有一股威严的气质,让人心生敬畏。

季忱骁一路没说话,晚上与母亲的吵架,想必早已经传到老爷子这了。

祖孙二人走了好一会,老爷子才开口

“有喜欢的人?”他一针见血。

“嗯。”

老爷子顿下脚步,看了一眼他,不知喜怒道:

“带回家来见见。”

“等时机成熟了。”

老爷子倒是比父母明事理,回家的路上,语重心长

:“你爸妈啊,在外精明、能干、面面俱到,但唯独拿你没办法,是因为爱你,也是因为一直把你当孩子看,总想着管你。你呢,从小就不服管,主意又大,爷爷是不指望你能按卓家的规划走,对你未来的另一半,能门当户对最好,但也无法强求。爷爷只有一条家世清白,为人正直、善良,不能拖累卓家,让人抓到话柄。只此一个要求,不过分吧?”

“不过分!”

姜还是老的辣,老爷子这招以退为进的手段,让季忱骁无可反驳。许是老爷子也跟父母通了气儿,之后几天,母亲没再逼他去相亲。

他照旧陪着老爷子下棋,爬山,散步,偶尔接待客人,一直持续到正月初八,大部分企业都上班了,他也逐渐进入了工作状态,因为要与Jane一同参加科技展览,后面还有几个行业会要参加,所以回森洲的时间一延再延,卓远科技只留了王岩在坐镇。

三人开视频会议,

王岩一脸心碎:“Jane就是偏心,回国这么久躲在京城陪你,不来森洲看我。”

Jane笑:“以后会经常在森洲工作,有很多时间。”

“所以我们卓远科技的首席产品设计师终于肯揭开神秘的面纱了,采访约起来。”

“滚!”

楚芸宁正月初八准时去律所上班,托季忱骁的福,她一直吃好、睡好,现在精力充沛能随时上战场,一开电脑,便立即进入工作状态,什么假期综合症,在她这完全不存在。

嘉佳随父母出国旅游回来,心还没收回来,一进所里就开始讲这一路的所见所闻,不过更多的是吐槽父母安排的种种不合理行程。一边吐槽,一边把精心准备的礼物挨个送过去,赚了一波好感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“简,我想我们之间都需要坦诚一点,你说呢?”他反问。

一旁的王岩听得一头雾水,不知他的意思。

但温简听明白了,顾词安所说的坦诚,是他问过的,她与苏曼汐之间的关系。

她与苏曼汐的关系,她当时没有告诉他实话,是因为当时不把苏曼汐放在眼里,也不想让顾词安知道她真实的身世。

但现在更加无法说出口,在顾词安这没有筹z码,顾词安一旦知道她与苏曼汐真实的关系,她想,顾词安会毫不犹豫选择苏曼汐。

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?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?”王岩看眼前的两人表情变幻莫测,在一旁干着急。在他心里,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。

“没事。”顾词安淡定喝酒,顺便给温简也倒了一杯。

这时,酒吧门口走进一人,径直朝他们这过来,顾词安抬手招呼

“这里。”

是许久不见的陆阔,他大步走过来,把车钥匙往吧台一扔,拿起酒杯一饮而尽,骂骂咧咧道

:“选的什么鬼地方,连个泊车小弟都没有,我找车位,找了半个小时。”

骂完,转身一看

“哟,我们温大美人也在啊。”

有他在,气氛就不会低压,他永远能找到话题聊天,这也是顾词安让他来的原因。

温简与他亦是认识多年,关系不错,刚回国时还一起吃了顿饭,见到他,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给他。

王岩认识陆阔,虽无深交,但不妨碍陆阔的自来熟,酒过几杯,开始玩起桌游,气氛一下从刚才的压抑转为热烈,刚才的冲突与不愉快,瞬间烟消云散。

在座的人,顾词安,温简,王岩,那都是智商超群,过目不忘的人,陆阔一个学渣,哪里能玩得过他们,不一会就连连哀嚎哭惨

“你们也太过份了吧,今晚就是叫我来挨宰的对吧?”

“顾词安,你别亲疏不分,我可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发小,这局你必须帮我。”

“行吧,帮你一回。”

后面,顾词安与陆阔联盟,打的王岩与温简接连输了。

陆阔又有牢骚了

:“你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,怎么好意思围剿人家女孩子?”

顾词安把牌一摊,没法玩了。因为有陆阔这个猪队友拖后腿,他被连着罚了很多杯酒。原本就喝得不少,再罚了那些酒,人便真的有些醉了。

时候也不早了,便叫了代驾各回各家各找各妈。

顾词安在车上时,司机问他地址,他想了很久自己常住的酒店名字,但是脱口而出的却是苏曼汐家的地址。

喝了点酒,脑袋其实很清醒,但是行动却不受控制。代驾司机很尽责一路把他送到苏曼汐家门口,一直按门铃,等人开门。

苏曼汐开门的刹那,顾词安忽然清醒 ,定定看着她。

代驾司机把他推给苏曼汐

“好好照顾吧,喝了不少酒。”

任务完成,撒腿就跑。

苏曼汐皱眉看着顾词安,还是第一次看到喝了这么多酒的他,一身酒气,脸色微红,但人却很镇定,直直站在她家门口,郑重其事地道歉

:“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

然后木然转身要离开。

苏曼汐无语,任他这样出去,万一出事了,算谁的责任?她只好把他拽回自己家里,睡沙发总比睡大街强点吧。

顾词安笑了,一下倒在她家的沙发上,

“听澜,我没有醉。”看着明明是喝多了,可说话声音平稳,与平时无异,到真不像喝醉了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乔雨澜并非惜字如金,而是面对洛洵洲真不知该说什么,甚至想着,他若是愿意,两人可以直奔主题,而后累及直接入睡。她睡眠一直不是太好,但跟他的那几晚,她几乎都是一夜无梦到天亮。

她既享受这种感觉,也享受这优质的睡眠质量。

开门到家,她先主动的,仰头亲吻他的唇。洛洵洲眼眸沉了沉,收紧双臂环住她,一室旖旎。

迷迷糊糊里,乔雨澜想两人的契合度这么高,每次都能尽兴,这或许也是洛洵洲喜欢来找她的原因,高效安全。

结束之后,洛洵洲照旧俯身,低头深深浅浅地吻了她好一会才放开她,像个温柔的男朋友

“饿不饿?我去做饭。”

“饿。”

他是不是对做饭有什么执念?

洛洵洲闷声笑了笑,揉了揉她的头发才起身。

坦诚说,在这方面,乔雨澜每次的感受都很好,除了让人耳红心跳的过程,还有最后的温存,很有温度,让她很暖心。

经过刚才的激烈运动,乔雨澜是真的又累又饿,躺着一点都不想动,直到厨房的饭香传来,她才套上家居服到餐厅。

洛洵洲已做好了三菜一汤端上餐桌,色香味俱全。他也不说话,盛了汤与米饭放到她面前,乔雨澜也没客气,小口小口吃着,很好吃。

她有几年没有吃过家常菜,她不会做饭,林之侽更不会做饭,平时主要以快餐外卖为主,吃得几乎味觉失灵,吃饭于她而言就是维系生命的物质而已,在家吃一顿家常菜这样稀松平常的事,对她来说是奢望。

“谢谢。”她真心感谢。

洛洵洲一愣,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“你是专门学过厨艺吗?”乔雨澜只知道有些有钱人会送女孩去学厨艺,但没听送男孩去学的。

“没有。以前在国外留学,吃不惯国外的食物,所以自己动手做,久而久之练出来了。”他回答得轻描淡写。

“哦,你高中毕业就直接出国了吗?我记得你当年在栖宁高中时,成绩好像很好。”许是因为放松,乔雨澜比往常说得多一些。其实,她并不记得当年他的成绩好不好,因为真的没有关注过。

“难为你还记得我也是栖宁高中毕业的。”

乔雨澜听着这话,怎么像是嘲讽她?栖宁高中那么多同学,她不记得他不是很正常吗?

“当然记得,你是栖宁高中的风云人物。”这是程晨告诉她的,这么说,总没有错。

洛洵洲哼了一声,明显不相信她。

乔雨澜今天心情好,不与他计较,继续聊天

“所以你在国外养成了做家务的习惯?现在很喜欢做家务?”她记得,他会把她家打扫干净,会把脏衣服洗了,会倒垃圾,会洗碗,把厨房也打扫得很干净。这么一想,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很优秀,将来他的女朋友会很幸福。

“乔雨澜,没有人会喜欢做家务。”他否认。

“那你辛苦了。”乔雨澜埋头喝汤。

用完餐,他很自然地收拾了餐桌上的碗筷,乔雨澜不好意思继续当甩手掌柜,抢着要帮忙。但洛洵洲拒绝

“你别帮倒忙。”

他这么说,乔雨澜也乐得轻松,心安理得窝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。她的电视常年只播放一个台,法制栏目。她的生活很无趣,平时不玩游戏,除了微信不刷别的社交软件,连刷剧也只刷律政类的电视电影。

洛洵洲过来时,她披着毛毯陷在沙发里,只露出一个脑袋,看了他一眼说道


森洲国际机场,季忱骁熟练地停好车,一手拉着行李箱,一手的胳膊上挂着西装外套,大步朝安检口走去,整个人气质卓越充满精英感,路上的人不由纷纷偷看他。

他早已习惯去哪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,一心在讲电话,是公司技术部的总监王岩打来的。

“我们原定周末发布的概念产品被偷窃,对方今晚捷足先登发布了我们这款概念产品。”

“视新锐觉公司?”

“对,他们今晚发布的概念产品,除了外型不一样,其它所有功能以及核心竞争力都与我们的一样,不知到底是谁泄露给他们。”

“嗯,我现在出国找Jane商量概念产品的事,国内你帮忙盯着,必要时,发律师函。”

“好,今晚你去哪儿了?打了几次电话没人接。”

“高中同学聚会。”季忱骁平平静静地说着。

却让王岩惊呼,比听到自家产品被对手公司偷窃更加震惊与不可思议,

“你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?你?同学聚会?并且投入忘我到不接电话?”

一连串的提问,只得到季忱骁一个字的回复

“嗯。”

楚芸宁一夜没睡,早早便挤地铁上班,照旧是黑色的职业装,红色高跟鞋,黑色,红色,已成为她的标志,按林之侽的话说是很少有人能把中规中矩的职业装穿得这么勾人,活脱脱的制服.诱惑。楚芸宁早已习惯她的侽言侽语,并不放在心上。

今天是周一,例行会议,她的顶头上司,也是律所并购项目组的合伙人肖主任,正在跟底下的律师过项目进展。

楚芸宁作为助理律师,是项目组的万金油,哪里需要去哪里,既没有带教律师,也没有负责的项目,所以每周的例行会议,她负责记录会议要点。

“好,接下来,我们讨论一下最新的项目。根据业内消息,卓远科技计划收购胜普瑞智能科技公司...”

肖主任说着,打开了她的PPT。

楚芸宁一眼便看到PPT上季忱骁的个人资料,她以为是幻觉,大脑像被轰炸过一样乱哄哄的。她以为昨晚之后,两人会毫无交集,毕竟森洲市的人口上千万,想要第二次遇到,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,很难。

整个会议室的律师们都凝神听着,一提到卓远科技,便知一定是个大标,数额惊人。楚芸宁也迅速从震惊之中调整好状态,认真听讲。

楚芸宁所在的宏正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有名的红圈所,招聘要求一向严格,不是国内五院四系毕业的就是海外知名法学院毕业的,而且绝大部分是硕士起步,楚芸宁属于另类,她毕业于森洲大学,虽属于双一流大学,但法学院不是森洲大学的强项,加上本科毕业时,因为经济原因急于工作没有考研,所以在宏正律师事务所里,她即没有学历的优势,也没有任何人脉的优势,来了半年,还属于小透明的状态。

在这之前,楚芸宁虽没有律所的经验,但在企业做了三年法务,企业被收购时,所有的法律程序是她一项一项跟进配合。她当时所在的企业只有300多人,说是法务部,实际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,还有一位兼职律师顾问,一个月来一次,有等于无。所以她想她的经历,已足够独挡一面。


“去人力资源部备档,她们会跟财务申请款项。”秦沐风倒是说话算数。


温简与王岩一脸无语,没有这么办事的,见一面,就要支付费用,你宠女朋友不是这么宠的啊。

“谢谢卓总。”林之侽说完转身就去安排傅慎逸的见面事宜。

温简忍不住道:“禹安,这不符合公司规定,财务以什么名目开这笔款。”

秦沐风:“从我个人账户上转。”

这是他当初答应过的,不会食言。另外,他也自信,只要见了傅慎逸,傅慎逸必然会选择卓远科技就职,所以这笔猎头费,早晚都需要支付。

然而在温简看来,他简直走火入魔。

“林之侽真的值得你放弃自己的原则?你一向公私分明。”

“我与林之侽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秦沐风强调了一遍,外界怎么传,他不在意,所以懒得解释,但是对王岩与温简,他从开始就表明过。

你看,这两人现在站在他的面前,就是一脸:谁信你的鬼话?

他对林之侽稍有的和颜悦色,也不过都是因为那个人,如今好像也没必要了。

他当即吩咐助理:

“写一份公开声明,澄清我的绯闻。另外,我的办公室未经过同意,不得随便入内。”

很清楚表明立场了。

温简与王岩看傻眼,看来果然是吵架了?并且闹分手了?所以最近几天,才如此低迷。

但看林之侽,果真是没心没肺,情绪似乎不受任何影响。

林之侽当然不受影响了,安排好了傅慎逸的见面之后,兴高采烈去人资部报到,并且申请这笔猎头费。

结果人资部的人看到她,眼神躲闪,急忙关了内网通告。

林之侽是外部人员,看不到卓远科技的内网,并且也不在意,只是表明了目的。

人资部总监出来道

:“抱歉,林经理,这笔猎头费不符合申请条件,我们需要在候选人入职之后,才会支付60%的费用,等过了试用期,再支付余款。目前这个岗位,还在洽谈阶段,没有发offer,更没有入职,不符合我们的规定。”

“是的,但这个职位特殊,是卓总特批的。”

“林经理,有特批文件吗?还是口头承诺?”人力资源部总监言语温和,但态度坚决。

“口头承诺。”她如实回答。以秦沐风的身份,她从未怀疑过口头承诺的真实性。

“抱歉,我们只看白纸黑字的文件。”

“好,我让卓总跟你说。”

林之侽当即发微信语音通话,结果....

他被秦沐风拉黑了.....

什么时候拉黑的?

人力资源部的总监,一脸淡漠,静静看着她表演。

自此,林之侽忽然反应过来,从头到尾都是秦沐风开的空头支票,并未打算兑现?并且为了这笔费用,把她拉黑了。

她这暴脾气,当即就出门朝秦沐风的办公室去,怎么想,也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。

他的助理远远看到她来,就急忙出来阻止,不让她进了。

“卓总规定的,林经理,您就别为难我了好吗?况且进去了,吵起来,多难堪。”

助理真心实意地劝。

操!

林之侽生平第一次这么窝火憋屈,吃了哑巴亏。也是第一次识人不清,怎么也没想到秦沐风会是这样的骗子。

第二天与颜云笙一起上班的路上,不免把秦沐风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,

“你说有他这样出尔反尔的人吗?去华桉市之前答应得好好的,结果回头就反悔。”

“他要是不想支付这笔款,大可以不答应,或者明确告诉我,而不是让我去人资部财务部像个傻子一样被她们看笑话,我真的要气死了。”



刚才和她们一路爬上来的那几位女孩再次发出羡慕的声音:


“哇,也太贴心了吧。”

转身问同行的男伴:“我的水呢?我也要喝水。”

男孩一脸无辜:“我刚才喝了。”

“你...我让你多拿几瓶水..偏不拿”女孩生气了,追着男孩打。

男孩连连求饶:“我现在给你重新买一瓶,这山上到处是买水的,傻子才背那么多。”

苏曼汐看了眼旁边的“傻子”,背包里除了保温杯,还有四瓶水。

“傻子”看她一眼,一本正经地解释:“冬天,女生别喝凉水。”

刚才的女孩听到,又叫了一声

“听到没有?听到没有?你跟人家学学,这才叫温柔体贴!关键还长得这么帅,呜呜。”

转头又对苏曼汐道:“姐姐,你上辈子一定做了不少好事吧?才能遇到这么完美的男人。”

男孩子不服,挑衅一般坐到顾词安的对面,双眼盯着他看。

顾词安完全无视他,顾自把瓶装水又倒进保温杯里,不一会儿,保温杯的水又热了。原来他的包里另有乾坤,有充电插口,跟保温杯底部的USB口一连接便能加热。

包的外型与普通包没有任何区别。连苏曼汐都好奇,翻了翻包,除了充电插口,并没有看到电池,那电从哪里来的?

年轻男孩也好奇地围过来看。

顾词安指了指包的底部道:

“太阳能发电板。”

“你骗谁呢。”男孩不信,包底部的材质就是普通的稍硬一点的布料,怎么可能是太阳能发电板。

苏曼汐倒是完全不怀疑,毕竟顾词安本职就是搞各种智能产品的,这对他来说,太简单。

男孩女孩又看了一眼顾词安,女孩忽然说到

“难怪觉得眼熟,你是顾词安吧?我看过你前几天的演讲视频,我们整个寝室,不,整层楼的妹子都是你的粉丝,不信你看我微信的群。”

女孩大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页面递给他看。

《卓总的后花园 》

群人数显示168人

“这个群只是我们计算机系的女生,别的系应该也有。你的那个演讲视频以及发布的新品,我们老师最近几天反复播给我们看,并且以此产品为题,写期末论文。”

苏曼汐在旁边听得直乐,是缘分呐。

顾词安冷着脸道

:“我不是,你认错人了。”

女孩一愣,又打开手机看群文件里的视频,看了眼视频里西装革履的精英,又看了眼眼前休闲运动装的男人,一脸疑惑。

“你真的不是卓总?”

“不是。”

男孩子大笑

:“我刚才就说不是他了,只是长得像。顾词安哪有这闲工夫来爬山,还去寺庙,求什么,求姻缘吗?哈哈哈哈”

顾词安的脸更冷了,朝苏曼汐喊:“走了,”起身先走出凉亭。

因为休息够了,加上后半段的路不那么陡,苏曼汐比之前好多了。

“你刚才怎么否认了呢?没看小女孩多兴奋,好歹合张影嘛。”

“我有那么闲?”

苏曼汐在身后吐舌,你可不就那么闲吗今天。顾词安正回头喊她,把她的小表情抓了个正着,又好笑又好气

“你对今天的行程很不满吗?”

“不敢,不敢。”苏曼汐快步走到他身边,与他并行往山上走。

很快就到了慧苑寺,是一座庞大的建筑群,错落有致的别苑分别供奉着不同的神像,每一苑里都有不少人,好在现在已是下午,人相对少一些。

苏曼汐并不信这些东西,但既然来了,便也虔诚地跪拜了一座观音像,学着旁人三拜九叩,双手合十,闭目许愿。



原来聚餐时,他给的微信号是他的工作号,平时大约是助理在管理。也对,以他的身份,自然没有时间应对无用的交际。

鲁雨薇犹豫了一下回答:“我是鲁雨薇,可否转告卓...总一声,我找他有事。”

“好的,我会帮您传达。”对方像是敷衍,挂了通话。

鲁雨薇对此并未再报任何希望,她的行为在吴靖宇的眼里或许就像纠缠,谁想被约睡的对象纠缠呢?尤其像他这样的男人。

未料,晚十点,在她快要入睡时,吴靖宇的视频请求过来了,她心一慌,急忙接了。

“你找我?”他的背影是在办公室,窗外竟然是白天,原来出国了。

“嗯。”她忽然语结,一时不知是该起床去换一套正式的衣服再来视频,还是就这样穿着睡衣,披散着头发谈比较好。

“什么事?”他看似很忙,对着电脑霹雳吧啦在打字,只用余光看了一眼视频里的她。

“是这样,听说卓远科技要收购胜普瑞智能,但合作的律师还没有确定。我所在的宏正律所的肖君华肖主任有很丰富的经验,能否安排...”

“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事?”吴靖宇打断了她的话,没让她说完,轻轻地把桌前的电脑合上,正色看她。

不知为何,鲁雨薇觉得他生气了,她急忙解释了一下

“你放心,肖主任之前有做过类似的项目...”

“鲁雨薇!”他连名带姓的叫她,再次打断她的话,然后继续说道

“我没记错的话,你现在还是助理律师?”

“是的。”她点头,不知他为何问这个问题。

“所以,你所谓的肖主任让一个助理律师来找我谈?这就是她想合作的诚意?”他的声音不疾不徐,面无表情看着视频里的鲁雨薇。

鲁雨薇瞬间有一种无处遁形的羞愧感,她以为,她以为....

她以为什么?

以为吴靖宇至少会给她一点点面子?

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!

尤其此刻,吴靖宇穿着西装,打扮得一丝不苟,商业精英范儿,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,而她穿着睡衣,睡眼惺忪。深深的羞愧感,挫败感围绕着她,她到底在干什么?

“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她道歉,是她破坏了游戏规则,两人本就毫不相干,她怎么会因为昨晚的一时温柔而寄予不切实际的幻想?

天真,太天真。

吴靖宇听到她的道歉,皱了皱眉,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,也不挂视频,反而鲁雨薇扛不住心里的失落,先关了视频,手心已全是汗,很是无地自容。

吴靖宇果然如外界所传是个极难相处的人,是她误解他了,只因昨晚的他太过于温柔,全程很顾及她的感受,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如水,就像是认识许久,昨晚只为爱她。甚至在匆忙出门时,还替她把褶皱的床单铺平,凌乱扔了一地的衣服折叠放好,垃圾拎走,把她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,她当时甚至感动,这个男人也太绅士了吧?

此时,想起来,他做这些应该是出于谨慎,不想在她家留下蛛丝马迹,毕竟他的身份摆在这里,倘若让约了一次的女方曝光或者相要挟,对名誉有损,总归是不好。

所以,她的狗头军师林之侽的话是对的:男人在床上的言行不要当真,听听就好。还有,她真的是一只菜鸟,玩不过别人,以后还是老老实实远离男人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