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集小说推荐

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集小说推荐

旧月安好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绮绮霍邵庭是古代言情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旧月安好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,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,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。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,父母血型都不匹配,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。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,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,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......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,开始跟姐夫造小孩。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,但他们也应该知道,羔羊也有野望,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.........

主角:绮绮霍邵庭   更新:2024-07-10 20:01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绮绮霍邵庭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集小说推荐》,由网络作家“旧月安好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绮绮霍邵庭是古代言情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旧月安好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,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,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。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,父母血型都不匹配,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。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,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,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......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,开始跟姐夫造小孩。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,但他们也应该知道,羔羊也有野望,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.........

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全集小说推荐》精彩片段


霍邵庭没想到她会回答的这么快,这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,他希望她是真的想清楚。

黎夫人深怕邵庭再说什么,声音插了进来:“邵庭,绮绮还年轻,这点血没事的,扛得住。”

绮绮沉默半晌,她心也在不安的猛跳,不过很快,她还是开口回:“先救姐姐要紧。”

霍邵庭听到她这话,看了她好半晌,只将脸上的情绪压了下去。

医生见他们都达成了共识,便在一旁说:“行,既然你们都商量好了,那就抽血的人先去做个全方面的检查,然后进抢救室。”

绮绮甚至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护士还有医生拉去做检查,不过在她被拉着朝前走的时候,霍邵庭突然唤了句:“绮绮。”

绮绮听到她的声音,停住,回头,看到他站在她身后。

霍邵庭眼神沉沉的朝着她走了过去,到她面前,说了一句:“撑不住要跟医生说。”

绮绮听到他的话,隔了好久,才下意识点头。

霍邵庭见她点头,他的眉目依旧是拧着,半晌,他低声说:“你去吧。”

绮绮还没从他的眼神上收回视线,她人被拉着朝前走。

绮绮听到他的话,隔了好久,才下意识点头。

霍邵庭见她点头,他的眉目依旧是拧着,半晌,他低声说:“那你去吧。”

绮绮还没从他的眼神上收回视线,她人便被拉着朝前走。

黎夫人一直在哭,在抢救室门口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,黎致礼一直都在安慰她,让他不要着急。

霍邵庭虽然希望黎奈没事,可是他也不是这么残忍的一个人,他不希望救黎奈,是建立在损伤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之上,所以他才会再三让绮绮想清楚。

而这件事情除了他在意了,黎奈的父母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包括身为绮绮父亲的黎致礼。

这一刻,莫名的,他觉得事情有点残忍至极,虽然他希望黎奈尽快脱离危险。

他人站在那,沉默的闭上双眸。

绮绮在被护士带着到检查室后,护士问她:“平时贫血?”

绮绮不知道,她从来没有关注过自己的身体,她小声回答:“应该不贫。”

“好,那我们做个检查。”

之后是抽血做血检,绮绮坐在抽血室的椅子上那一刻,看着那针头没入自己的青筋里,她只觉得疼,疼的她额头紧绷。

不过她强忍住,一直都没有说话。

那护士低声跟她说着:“忍一下。”

绮绮没有吭声。

之后做完所有的检查,绮绮被推着进了抢救室里,她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,整个人只能听从医生跟护士的吩咐。

当她站在抢救室的那一刻,她看到了躺在抢救台上的黎奈,脸色苍白,唇无半点血色,绮绮在看到这一幕后,脸色也苍白的很。

她躺在另一张床上,在心里想着,希望姐姐能够没事。

绮绮不知道自己给黎奈输了多少血,渐渐地,她觉得自己头有点晕,她只听到仪器在滴滴作响。

护士问医生:“还要再输吗?”

医生说:“还需要。”

护士已经感觉到绮绮有点难以承受了,她脸上开始没血色,不过现在也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抽。

时间有多久,绮绮没有算过,当她感觉脑袋开始晕眩,人开始越来越难受的时候。

这一切终于戛然而止,医生停止了抽血。

绮绮整个人跟虚脱了一般,之后直接昏睡了过去。

可是只有一个护士在她身边,所有医生全部都在黎奈的床边。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霍邵庭的身子跟她紧贴,手抓着她手腕,在她耳边:“红色的你穿,会更漂亮。”


可以说这样的话吗?在这样的时刻,绮绮不知道这些话是否可以当成无罪。

绮绮分不清楚他是在怜惜她,还是在这样的时候特有的情话,当然不只是她,甚至连霍邵庭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在怜惜她,还是心里在不自觉说出的话。

绮绮被他那样的话激的整个人都不行了,抓着枕头,哼叫。

“绮绮。”霍邵庭在她耳边,失控的喊着她名字。

这一次,他喊的不是姐姐黎奈,罪恶充斥在两人之间,绮绮翘起脖子,大哭:“不可以,求求你不可以。”

黎奈在医院,病房里静悄悄的,今天是她生日,她回到病房却是如此的孤独,她想邵庭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呢?

她拿着手机一遍一遍拨打他的电话。

星期一这一天早上绮绮是直接累到起不来,于是她日上三竿了,人才缓缓爬起来,可是刚起身发现床边坐着一个人。

绮绮整个人傻掉,人又缓缓软在被子上,小声问:“你还没出去吗?”

坐在床边的人自然是霍邵庭,他穿着衬衫跟西裤,不过衬衫领带还没打,还没穿外套,应该也是刚起床没多久,换好衣服还没走。

对于绮绮的话,他看着她:“我给你在学校请了假,你再睡会。”

绮绮脸埋在被子上不肯抬脸,声音小到几乎让人听不见:“没、没事的,我可以去学校上课。”

“随你,不过怕你还想睡,所以提前给你请了假。”

他任由她在这件事情做选择,并没有对于她的意愿进行左右。

绮绮无力的趴在那低低嗯了一声。

她有点尴尬,昨天居然太累,人直接在他床上睡了过去,等会她出房间门,碰到佣人该怎么解释。

霍邵庭却没管她脑子里此刻在想什么,从床边起身说:“我先去换衣服。”

绮绮再次跟蚂蚁一般,埋在被子里,又嗯了一声。

霍邵庭手放在衬衫领口,人朝着里面的一间衣帽间走去,他走的不紧不慢姿态随意优雅,绮绮用了好长时间才从那张床上抬起脸。

可是想到昨天晚上他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,绮绮整个人似红鸡蛋。

她很清楚在床上说的话是不可信,而那个时候说的话,可以称之为“调情”。

霍邵庭从衣帽间换完衣服出来,他已经穿戴整齐了。

绮绮本来还坐在那发呆,没想到他竟然出来了,连忙从床上冲了下去,低着头想去衣帽间,可谁知道整个人冒冒失失竟然撞到他怀中。

霍邵庭立马抱住她的身子。

绮绮觉得自己窘迫到不行,在他怀中半晌都没抬起脸来,手只抓着他的衣领,霍邵庭看着她在自己怀里如一只埋脸的猫头鹰一般,他也有点好笑,于是脸上不自觉露出一分笑:“慌张什么?”

绮绮觉得丢脸,真的丢脸,她哪里肯回答他的话,只在他怀里喃喃的说:“没什么,就突然间头有点晕而已。”

她这般说着,强行为自己的挽回的尊严。

霍邵庭唇在她耳边,顺着她的话:“那还头晕吗?”

绮绮只感觉到一阵酥麻的触电,那是他的唇贴着她耳垂,如此亲密的举止。

绮绮身子酥软,趴在他怀中始终不肯抬头。

霍邵庭也没有再逗她,低声说了句:“那我出门了。”

他这句话像是在跟一个新婚妻子交代着,绮绮的心竟然在异动,她听到他这句话,紧抓着他衣领的手也缓慢的松开,她在他怀中乖巧的应答了一声:“嗯,好。”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差不多五六分钟,司机打完电话回了车上,回着说:“我打了电话过去了,于明得罪的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,长立集团董事长的次子。”

霍绍庭听到这话,又再度问:“对方开的什么条件?”

司机迟疑了一会儿,回了句:“对方什么条件都不开,就是让于明坐牢。”

绮绮的手掐入掌心,指甲把自己手掌都掐出了血。

霍绍庭看向绮绮。

绮绮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,昨晚的发烧已经让她身体难以承受,如今这样一个打击来,无疑是巨大的,她颤动着睫毛,脸在他面前更加的卑微。

她什么都不能做,她求不了家里,只能求他。

霍绍庭从她脸上收回视线,对着司机说了一句:“你联系秘书让她去跟长立集团的董事长谈这件事情。”

司机应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司机又去打电话了。

霍绍庭这才对她说:“我让人去处理,尽量把这件事情处理干净嗯?”

这是绮绮没想到的,他会帮她,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怎样的感谢的话,只很生硬的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:“谢谢。”

霍绍庭不再看她,没有回应她。

差不多一个多小时,一直在车外的司机再度上车,对霍绍庭说了一句:“霍先生,谈妥了,人后天才会放出来。”

绮绮没想到这天大的事情,竟然会被解决的这么快,她手指动了两下。

霍绍庭听了,却淡淡皱了下眉头:“嗯,剩下的事情你去解决吧。”

“好的,霍先生。”

绮绮犹如做梦,他不知道对方提了什么条件,霍绍庭这边又给了什么条件,将这件事情这么快速的熄灭掉。

霍绍庭也半个字都没往这方面提。

绮绮整个身子也松垮了下来,她想,也好,不问,就当做不知,反正她可能还不清了。

“邵庭哥,今后你让我做什么……我都愿意。”

绮绮说的是真心实意的话,她黑压压的睫毛垂在眼睑上,让她的眼睑下方呈现出点点淡青色。

霍绍庭对她这句话,却没有理会,只说了句:“想必你今天也没什么心情上课了,去医院吊瓶水。正好陪陪你姐姐。”

绮绮还是说了句:“谢谢邵庭哥。”

车子从学校门口离开,之后去了医院,等到医院后,绮绮被霍绍庭带去吊水,去的医院正好是黎奈所住的医院,黎奈那边得知绮绮身体不舒服,打电话说要立马过来,霍绍庭在电话里没让她过来,只说绮绮这边吊完水就好。

黎奈倒是没再坚持。

在霍绍庭跟黎奈打完电话后,绮绮正躺在病床上,整个人发烧到四十度,之前她自己还一点察觉都没有,甚至都没察觉到难受,如果不是被带来的医院,她估计都不知道自己的状态。

霍绍庭从沙发上起身,走到她床边:“舒服点了吗?”

绮绮实在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了,有点不好意思说:“邵庭哥,你不用陪着我,我吊完水自己就回去了。”

霍绍庭看着她的精神状态:“你确定?”

绮绮很肯定:“嗯,确定。”

他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,心有戚然的模样,他没有离开,而是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脸离她很近,看着她,在她耳边低低问了一句:“他对你这么重要?为了他什么都可以?”

淡淡的压迫在两人之间留存。

绮绮的牙齿在唇上咬出齿痕和水渍。

霍绍庭盯着她唇上的齿痕。

绮绮声音沉闷:“嗯,很重要,他跟我在一起之前,是个拥有很好前程的人,我不希望他因为我,没了前程。”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黎奈脸上带着几分温婉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黎奈的生日宴结束后,霍绍庭先送着黎奈回了医院,黎奈毕竟身体弱,今天这么热闹的场合支撑了一整天,所以多少是有几分虚弱的。

在霍绍庭带着黎奈走后,绮绮人还在黎家,黎夫人自然是问她这段时间在檀宫怎么样。

对于黎夫人的询问,绮绮面容谨慎的在她面前说:“还可以。”

黎夫人听到她这句还可以,暂时在心里叹气,只说:“你等会等邵庭来接?”

绮绮小声说:“应该是。”

“好,那就在家里吃个晚饭。”

绮绮点头:“好的,阿姨。”

差不多晚上八点的时候,霍绍庭的车才到黎家的门口,绮绮接到霍绍庭的电话后,便下楼上了车,霍绍庭在车里跟黎夫人打了几声招呼。

在招呼结束后,他们的车便从黎家离开。

两人车里各自坐一方,司机只在前边开车,绮绮今天整个人都带着一层淡淡的愁绪,霍绍庭脸色也是清冷淡意的。

车子到檀宫后,绮绮先从车上下来,霍绍庭随后,佣人出来迎接两人。

“霍先生,您和绮绮小姐回来了?”

绮绮立在霍绍庭身边很远的地方,她低着脸:“阿姨,那我先上去休息了。”

她像是在躲避什么。

霍绍庭发现了她的那些行为,只看着她。

绮绮甚至不等佣人回答,便朝着楼上走。

佣人又对霍绍庭问:“霍先生,您用过晚餐了吗?还需要给您和绮绮小姐准备吗?”

霍绍庭不动声色:“不用,早点休息。”

佣人点头。

霍绍庭也上了楼,不过绮绮到楼上后,又立马转身,在她转身那一刻,霍绍庭正好在她身后,绮绮像是被吓到,身子不由的惊了下:“邵庭哥,我想起来许莉找我晚上有点事情,我现在过去找她。”

霍绍庭却眼神淡漠的说了句:“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情你们明天再说吧。”

绮绮没想到他会这般说,她还要开口。

绮绮想,她搬进这里躲避还有什么用呢,显得好像这般两人关系就干净一般。

可是姐姐黎奈的话今天让她心慌。

霍绍庭不管她脸上现在是什么脸色,人从她身边走过,去了房间。

当两人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后,半夜,绮绮又在霍绍庭的房间,霍绍庭的床上。

霍绍庭正不厌其烦的要着绮绮,一遍一遍又一遍,绮绮整个身子在霍绍庭的怀中,他的身下通红不已。

霍绍庭在她耳边喘着粗气说:“你今天也很漂亮,知道吗?”

所有人都在夸赞黎奈,却没有人夸绮绮。

所有人都在注视着黎奈,却所有人都在忽略在角落的绮绮,就算是在黎家这样正式的家庭聚会下,绮绮都没有任何姓名,没有任何的资格。

她像是被黎家人排除在外。

他注意到了,他全都注意到了,他在夸她漂亮。

绮绮那张脸绯红,趴在枕头上没有回答他任何的话。

今天是姐姐的生日,他们不该在这样的日子做这样的事情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她不断痛苦又忍不住愉快的抓着枕头:“不可以。”

可是两人的身体却都在爆发,霍绍庭的唇不断吻着她耳垂,两个人都像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明明在相互抵抗,却又忍不住在互相靠近。

靠近的不止是身体,还有两人不断剧烈跳动的心。

绮绮的身子在他怀中柔软的如同一段锦缎,如此年轻鲜活。

小说《真心游戏:羔羊的野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她问的小心翼翼。

霍邵庭目光朝她扫了一眼,只是一眼,他眉心微拧,否认:“没有。”

她“哦”了一声,不敢再问,不过很快,她又说:“那我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她说完这句话,就要解安全带下车,霍邵庭将她的身子拿过来,就在他拿过来的瞬间,绮绮的身子差点撞进怀里,她的头发扫在他高挺的鼻梁上。

绮绮错愕的看着他。

霍邵庭的表情严厉的很:“这么大的雨,你去哪打车?”

他的手扣在她肩膀上,拉扯着她衣领,绮绮胸口在上下起伏着,隐隐可见他给她买的白色内衣的肩带。

两人贴的很近,她的香气在他鼻尖留存,暧昧在拉扯,呼吸在纠缠,两人的视线在绞着。

绮绮没动,她在等。

等着今晚像前几回那样。

但他最终拉开两人的距离说了两个字:“坐好。”

路上雨停了。

绮绮整个人是恍恍惚惚回到学校的,当她站在操场,许莉从她身后冒了出来,打着她后背:“绮绮,你今天干嘛去了,找你一天了!”

绮绮没想到会在操场碰到许莉,她刚想说话,胃里突然一阵翻涌。

她第一时间拨开人群,蹲在路边,弯着腰干呕。

许莉看到她反应,快速走到绮绮身后,伸手轻拍她的后背:“绮绮你怎么了?不舒服?”

绮绮吐了一阵,才感觉自己缓过来一些,她的脸因为干呕憋的通红,眼里也噙满了眼泪,她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就是突然有点反胃,可能是晕车。”

“你以前晕过车?”

“对。”

绮绮点头到一半,动作停滞。

她猛地抬头,望向许莉。

突然之间她脸色惨白。

第一反应是,这个月的生理期没有来。

第二个反应是,她可能,怀孕了……

“绮绮,你怎么了?”

许莉还在问。

绮绮对于许莉的话,半晌才说了一句:“我、没事。”

她说了这样一句话后,又对许莉说:“我想休息一下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许莉确实还有事,也没办法在寝室久待,便说:“好,那我先走,你有什么事给我电话。”

许莉再三确认她没事后,这才从寝室离开。

绮绮在许莉离开后,整个人陷入一种复杂的情绪当中。

怀了吗?她不断在心里问自己,放在心口的手,抓着衣领也越来越紧。

她第一感觉竟然是害怕。

霍邵庭在把绮绮送到学校门口后,车子并没有立马离开,而是在车上坐着,坐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,他才将车子从校门口开离。

第二天绮绮神思恍惚,她始终都没有勇气去医院进行检查,就连上课的时候,她都不知道老师在讲台上说的是什么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许莉都发现她的不对劲,相当担忧的询问:“绮绮,你真的没事吗?你今天脸色好苍白啊。”

她从昨天到今天不仅脸色苍白,还都没怎么进食。

绮绮对于许莉的话,还是在摇头:“我真的没事。”

她试图让自己多吃点,而许莉还是很担忧的看着她。

中午绮绮在宿舍休息的时候,有好几次拿起手机想要给那端的人,发一条短信,告诉他,她可能怀孕的事情,可是反复拿起手机好几次后,最终她都将手机放下了。

到第三天,绮绮还是跟着许莉去食堂吃饭,可是走到半路,绮绮脑袋又是一阵晕眩,还没等她从这阵晕眩中缓过神来,她竟然失去了意识,人直接倒了下去。

绮绮只听到许莉一句:“绮绮——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