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爱有深浅完整作品阅读

爱有深浅完整作品阅读

山谷君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《爱有深浅》,是以江梦澜薄彦商为主要角色的,原创作者“山谷君”,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:一夜错乱迷情,她以为他不在意,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;后来,他成了她的老公,对她百般温柔,呵护备至。或许,这就是他的性格吧……对谁都很妥帖,挑不出错儿来。他闻言暴怒:傻瓜,你一直是特别的,我的好意只对你啊!...

主角:江梦澜薄彦商   更新:2024-06-15 18:44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梦澜薄彦商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爱有深浅完整作品阅读》,由网络作家“山谷君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《爱有深浅》,是以江梦澜薄彦商为主要角色的,原创作者“山谷君”,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:一夜错乱迷情,她以为他不在意,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;后来,他成了她的老公,对她百般温柔,呵护备至。或许,这就是他的性格吧……对谁都很妥帖,挑不出错儿来。他闻言暴怒:傻瓜,你一直是特别的,我的好意只对你啊!...

《爱有深浅完整作品阅读》精彩片段


“不解释一下?”

江梦澜尴尬归尴尬,但已能镇定自若了,想着他该不会就为了这个提前回国来找她质问的吧?

她是不是第一次,是她自己的事,与任何人无关。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见她没说话,薄彦商叹了口气,声音转而变得温柔

“抱歉,那晚我不知你是第一次,否则...”

江梦澜急急打断他的话

“没必要道歉,我们都是成年人,况且那晚是我主动的与你无关。”那晚她纯粹是因为参加高中同学聚会,又听到温简的名字,想起一些往事,整个人的状态极差,颇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,那晚不是薄彦商也会是别人。

“与我无关?”

“嗯,不是你,也会是别人。所以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她好心宽慰他,不必道歉,更不必愧疚,那晚她的体验也很好。

但薄彦商的脸色不太好,一直看着她,好一会儿才自嘲地笑了笑,莫名其妙说了句

“江梦澜,我也没那么差吧。”

“什么?”江梦澜没听明白他莫名其妙的话,只是感觉他平和的语气里,夹着一点点卑微?不过随后,江梦澜把这个感觉抛诸脑后,他是薄彦商啊,不管财力还是外型,都是领先者,哪里会有卑微。而且为什么要卑微。

薄彦商没再说什么,拎着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便离开了,似乎心情不好的样子。江梦澜也没多想,洗了澡,临睡前跟林之侽闲扯了几句,便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接到周铭的电话,让她直接去机场接肖主任,9点到。她打车过去,周铭比她早到一步,见她来,递给她一杯咖啡还有三明治

“没吃早饭吧?”

“谢谢周老师。”她接过来,小口小口吃着。

而周铭狼吞虎咽三两下就解决完,把空盒扔到一旁的垃圾桶,回头看江梦澜坐在那认真翻着桌面上的资料,手里的三明治才吃了三分之一,不由感慨:

“要不要这么拼命?你现在手里除了卓远科技没有别的项目吧?”

“竞标PPT,我把需要的内容都列好了,不过重点怎么呈现还需要考虑。”

“放轻松点,这次只是让你练手,做好给肖主任参考用,最终使用的版本,肖主任一向是自己做。”

“好的。”江梦澜嘴上应着,心里却没有丝毫放松,做事一定尽善尽美。

“快把早餐吃了,肖主任回来,恐怕有一场硬仗要打。”

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听薄彦商昨晚的语气,对肖主任的工作能力是很认可的,况且肖主任刚替他解决了概念产品的案子。

“还不清楚,肖主任登机前给我来过一个电话,原本卓总是跟她同一航班回国,但是卓总临时改签提前回国,不与她同行,肖主任怕事情有变。而且据我所知,卓远科技这两天会开始招标,他们法务今天约了三家律所见面,我们并没有优势。”

江梦澜一听,也不由紧张起来。坦诚说,她也很想拿下卓远科技这个项目,一是有肖主任亲自带她,二是卓远科技作为业界巨头收购另外一家老牌巨头,可学的东西很多,并且对她将来独立执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。

肖主任准点下了飞机,近十个小时的行程下来,丝毫看不出一点疲态。江梦澜急忙上前拎过肖主任的行李箱,周铭则带着她们去停车场,顺便汇报卓远科技的最新进展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程知敏订的是一家法式餐厅,薄彦商一走进去,看到对方时便知道是精心设计的相亲了,尤其在聊了不到两句,程知敏与对方的母亲就以有事为由离席,只剩他俩时更加确定。


他在心里冷笑,漫不经心地看了对方一眼。

对方落落大方看他一眼:“想必刚才你没听到我的名字,我叫黎语,再次见到你很高兴。”

薄彦商抓住了重点:“黎语?再次见到?”

“是的,小时候我们同在一个机关家属幼儿园,还有小学一年级同班,只是后来我转学了,随我爸转到西北。”

“没印象!”薄彦商也不避讳,确实没印象。只不过在脑海里盘点了一下,老爷子身边姓黎的人,这个姓不多见,很容易就猜出对方身份,某军总司令。

“没关系,从今天开始有印象即可。”黎语并不因为他的冷漠而生气,或者是根本没把他的冷漠看在眼里。她是黎语,这个姓,这个身份就足够让人臣服。

薄彦商一挑眉,并未再说话,拿着刀叉旁若无人地吃起旁边的法式鹅肝,完全把黎语当透明,这是他最后的克制,避免说出伤人的话而毁了两家的交情。不言语也是他对程知敏私自安排相亲最后的尊重。

让他笑脸相迎或者维持礼貌来接待相亲对象,恕他无法做到。

黎语怒目看着他,她足够骄傲,还未曾有人把她当成透明人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她问。

“抱歉,我无意相亲。回去我会与我母亲说明。”

“看不上我?”

“不,我只是无意相亲,与对方是谁并无任何关系。”

“你是第一个敢不给我面子的人。”

“是吗?你若需要,我会与我母亲解释,是你没看上我,保足你的面子。”语气漠然得让人憎恶,杀伤力巨大。

黎语不怒反笑:“不,我还就看上你了。舔狗满大街都是我不稀罕,好不容易来只狼,我喜欢。”

“你随意。”薄彦商倒真是无所谓,对方什么心思与他无关,该说的已说完,正准备起身离席,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

:“安,你怎么在这?”

是Jane,她入住的酒店就在隔壁,此时过来用餐,没想到遇到薄彦商,并且一字不落的听完他们的谈话,所以故意亲昵叫他名字,替他解围。

见到Jane,薄彦商稍有意外,她回国这几天,自己找了个私人导游,满京城跑,忙得不亦乐乎,原想尽地主之谊请她吃饭,压根联系不上人。

Jane自主坐到她们的桌上,也不介意,直接拿薄彦商用过的刀叉用,倒是薄彦商从她手里拿走:“换一副。”而后叫服务员送上来一副新的。

看得黎语一愣,脸色极不好看:“你谁啊?”

薄彦商没有回答,Jane也配合默契不回答,只顾着大口吃饭,跑了一天,真饿了。黎语哪曾受过这种气,拎起包转身气冲冲地走了。

“相亲?”待她走了,Jane才从食物里抬头问他。她的头发微卷披肩,身上穿着薄款低领毛衣,底下是一条米白色灯芯绒阔腿裤,虽打扮休闲,但照旧透着一股职场女精英的范儿,又美又飒。

“嗯。”他也不解释太多。

“没想到啊,你终究逃不过相亲的命运。刚才那女孩很漂亮,家里介绍的,应该家世也相当,没看上吗?。”Jane幸灾乐祸且八卦。

薄彦商没回答她的问题。

“真不知道你想找什么样的。”她幽幽说了句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“行,验伤是吧?走,去派出所验伤去。”

一行人跟着警z察上了警车,卓禹安沉默着,舒听澜也沉默着,徐涛大约伤口痛也不说话,只有保镖骂骂咧咧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舒听澜上了车之后冷静地问卓禹安。
他刚才真的如从天降,一个本该在国外的人,即便回国也是回森洲的人,怎么会忽然出现这栖宁,在关键的时间点出现在那个茶室。
“嗯。”卓禹安前所未有的寡言,任舒听澜说什么,他都不回答,似乎是还在刚才的情绪里没有出来。
舒听澜摸不透他的心思,他出现在栖宁市就让她十分不解了,加上刚才他浑身的暴戾,以及现在的沉默。
被欺负的是她,他到底在生什么气?
警车很快把他们带到派出所,远远地便看到派出所的门前站了几十人,应该是徐涛的手下叫来助威的。
徐涛龇牙咧嘴阴暗笑着
“在栖宁,还没人敢在我头上动土。听澜,你真让涛叔叔伤心。”
说的同时,又往后伸出手,想捏舒听澜的脸。
“滚。”
卓禹安一把拽住徐涛的手腕,眼神凌厉,只听徐涛又是一声惨叫,手腕快被捏碎的剧痛。
舒听澜急忙去拉卓禹安,深怕再出事,毕竟前面几十号徐涛的人,派出所的警z察显然也是偏向于徐涛的,栖宁离森洲天高皇帝远,纵使他在森洲再有人脉,但在栖宁照样行不通。
今天只能先忍着,能安全离开栖宁最重要。
卓禹安被她拉着手臂,这才松开了徐涛的手腕。
“你他妈谁啊,给我等着。你们可都看见了啊,是他先动的手。”徐涛嚷嚷着对前面的警z察说。
“是,涛总。到派出所了,我们一定还您一个公道。”
警z察也不想把事情闹大,派出所门前聚集那么多人,影响已很不好,所以只能先安抚徐涛。
舒听澜不禁有些紧张,上午跟肖主任沟通时,完全没预料到下午只是见工会负责人会发生这样的事,更没想到会把卓禹安牵扯进来。
卓禹安虽然事业做得很大,但毕竟长年在国外,根本不了解国内的情况,更不了解栖宁的黑暗,他这样傲骨的人,一会儿指不定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
好汉不吃眼前亏,所以从警车上下来时,舒听澜轻声对他说
“一会儿你什么都不要说,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就行。这件事本来也跟你无关。”
她不想牵连他 ,最好能把他摘出去。
卓禹安听到她的话,站在原地不可思议看着她,也不说话。
舒听澜继续道
“你的身份在这,要是惹上官司对卓远科技影响不好,栖宁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。等一会儿,不管警z察问你什么,你都不要回答,至少不能告诉他们你的真实名字。”
她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,不知该怎么解决,只是本能的不想把卓禹安牵扯进来。
“舒听澜,在你眼中我是怕事,怕惹麻烦的人?”
“还有,你是律师,你确定要欺骗警z察,不告诉他们真实名字?”
卓禹安语气冷冷地质问,舒听澜愣了一下,最后说
“那就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,你就说是我指使的。”
卓禹安冷哼一声,不再理会她,率先进了警局,浑身上下的气温又似乎低了好几度。
他完全没有管舒听澜刚才的嘱咐,警z察问个人信息时,他毫无隐藏直接回答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嘉佳的父亲是肖主任的大客户,肖主任即便相信她,又真的能为她发声吗?没有想好之前,她还不敢轻举妄动。只能以后更加防着嘉佳,等有时机了再说。


卓禹安已经洗完出来了,裹着浴巾,头发湿漉漉的,身上肌肉结实线条流畅,总之就是让人看一眼就脸红心跳。

他出来时,正在打电话,打给司机

:“过来把我车开去洗,洗完再开回来。”

他刚才忍了一路了,那件白衬衫直接扔进垃圾桶。啧啧,真败家,他的衬衫一看就价值不菲,说扔了就扔了。

卓禹安打完电话,一边擦头发,一边朝她走来。舒听澜急忙起身跑进自己的卧室,关门,反锁,防着他。

以前可以随便,但现在不可以。已经很晚了,躺了一会儿便直接睡着了。半夜被渴醒,出门喝水,忽然就瞥见躺在沙发上睡着的人。

还是春寒料峭,他只盖了一条放在沙发上的薄薄的毛毯。怎么说呢,舒听澜终究是不忍心,回自己房间拿了一床被子,轻轻盖在她身上。

刚盖好,轻手轻脚准备离开,忽然一个大力把她拽住,人也倒下去,正好压在他的身上。他早醒了。

有点冷,沙发又小,本就睡得不踏实,她一开门,他就醒了。

“关心我?”他嗓子沉沉的,最后一个“我”字的发音稍稍往上提,有点开心的情绪,眼睛在黑暗之中出奇的清亮。

舒听澜被他环着,一动都动不了,极近的距离四目相对,真的秀色可餐。

舒听澜,矜持啊,不要再被迷惑,这个男人有毒,跟你不合适。

她给自己打气,人也挣扎着从他身上爬起来。冷冷道:“你冻死在我家,我担不起责任。”

卓禹安只是笑:“不用你担责,都是我自愿的。”

他也不强求,看她有点落荒而逃地跑回自己的房间。后半夜,盖着被子不冷了,但却更加睡不着,熬到天亮起来,想给她做早餐。

一开冰箱门,傻眼。冰箱空空如也,真的比新买的还干净。冷冻箱里,他之前给她买的速冻食品也全没了。

她天天不用吃饭的吗?只喝水就能活着的仙女?

很生气,却是无可奈何。

舒听澜起来,一脸怒意看着他

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她已穿戴整齐,抓起桌上的文件就要走。

“文件先不能给你,我有用。一起去公司吧,路上给你买早餐。你说你这么大个人,到底靠什么活着?”

他絮叨着,完全忘了舒听澜说两人不再来往的事情,前几天的冷漠就跟没发生过一样。遇到舒听澜,他只能认栽,只能选择失忆了。

但舒听澜不,她金口玉言,很多事,不是你不提就不存在的。

她背着包,站在门口看着卓禹安,很冷静

:“你和温简不再见面,不再联系了吗?”

很简单的选择,有她就没有温简,有温简就没有她。

卓禹安很挫败,何曾被人这样逼迫过啊?他一向有自己的原则与处事方式,不喜欢被人安排,但在舒听澜这,就是毫无脾气,只能回复:

“给我时间。”

他与温简之间,虽无男女之情,但友情,还有公司利益,都不是能一下分割开的。人嘛,理智的时候,心里也有一把天秤的,一边是舒听澜,一边是温简与公司利益,他从来不是儿女情长的人,这么多年,连一段正经恋爱都没有谈过,一心扑在工作上,工作就是他的全部。

理智的时候嘛,天枰当然是在公司上了,但遇到舒听澜,他就没理智过,天天把她当公主伺候着,还伺候得心满意足的时候,就没有理智可言。否则你看看,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?就差把她当成智障,恨不得一勺一勺亲手喂到她嘴边了,成天替她担心,担心她吃不饱睡不暖,担心她受委屈,担心她不开心,凡事替她安排好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三人全程没有交流,直到看到从前面款款走来的林之侽,经过他们的身边,朝会议室的乔雨澜走去时,他们才反应过来。


所以卓总闹了这么一大出,就是帮女朋友林之侽的闺蜜找个公道?

这也太假公济私了;

这也太不洛洵洲了;

这也太宠了吧?

“他这次是来真的?”王岩眼神询问旁边的温简。

“我怎么知道?”

温简脸色很难看,认识洛洵洲这么多年,从未见他如此没有理智过。他一向把生活与工作分得很清楚。

后面林之侽挽着乔雨澜的手从会议室里出来,两人低声交谈

“我早跟你说了,嘉佳这种人,你就不该忍,从栖宁回来那一次,你就该直接把她掐死,也不至于等到今天又被陷害一次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乔雨澜吧,虽不至于睚眦必报,但也真不是宽宏大量的人。栖宁食品项目时,她是第一次接项目,自身难保,所以选择隐忍,不给肖主任留下坏印象。这次文件丢失的问题,她不是不管,只是在找时机,想不到洛洵洲先替她解决了。

“你知道个屁,就知道被人欺负,这次要不是洛洵洲帮你,我看你又要背黑锅了。”

两人说着话,从温简,王岩身边经过。林之侽笑嘻嘻跟他们打了声招呼,继续挽着乔雨澜往前走。她也是听到风声,说乔雨澜闯祸了,卓总正在会议室大发雷霆,她急匆匆赶来救场,想不到已经解决。

“你们工作这么闲吗?”温简在她们身后问。她看不惯上班时间闲散着走路,瞎聊天的人 。

林之侽与乔雨澜同时停下脚步,转身看她。

林之侽指了指自己,反问

:“你说我们?”

乔雨澜则是更不给面子,直接回复

:“我们不是卓远科技的员工呢。”

言外之意,就是你管不着。

温简在职场何曾被人这样怼过?一向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想不到林之侽与乔雨澜会当众给她难堪。

见她被她们怼,旁边的王岩看不下去了,先开口道:

“林经理,舒律师,两位既然在卓远科技办公,就该遵守卓远科技的规章制度。你们作为合作方,连我们公司最基本的规章制度都无法遵守的话,很难让我相信你们工作的能力。这是职场,不是你们的交友场。”王岩很少这样声色俱厉说话,可见是真的生气了。在卓远科技,还没人敢这么跟温简说话。

“算了,走吧。”温简之后看也不看林之侽与乔雨澜一眼,率先离开,只留下一个爽利的背影。

王岩与她并肩离开。

“你呀,有时候太能忍。在卓远科技,没有人能爬到你头上去。”王岩依然是义愤填膺。他说的很清楚,即使对方是洛洵洲的女朋友也不行。

他们三个人这么多年的交情,他就不相信洛洵洲真的能这样色令智昏。温简是谁?林之侽又算得了什么?

“他就是回国拓展市场,压力比较大,加上林之侽性格开朗放得开,一时的放松而已。孰轻孰重,他知道。”王岩当然是知道温简对洛洵洲的感情,这么多年的相处,都看在眼里。

“他最近变化很大。”温简说着。她原以为洛洵洲也只是为了放松找个女伴而已,不会走心。但她不傻,洛洵洲最近对她颇多回避,见面只谈公事,私事缄口不提。把彼此的界线画得清清楚楚。

如此一来,她便想好好会一会这个林之侽了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“我倒是希望被唠叨,被催婚也没关系,如果妈妈想的话,我就找个人嫁。”找个简简单单的人家。


林之侽开着车上了主路,说道:

“季忱骁吧不适合你,适合你的人呢,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”

“你?”楚芸宁开玩笑。

“滚,姐姐只喜欢男人。我说的是周律师,你的周老师,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,对你很照顾。”

“周老师啊?”经她提醒,楚芸宁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。不可否认,周铭很优秀,表面虽然风流倜傥,花花公子哥一个,但以楚芸宁对他的了解,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,不见他乱来。

并且,他知道她妈妈住院的事情,前阵子,她要找医院,每天抽空外出,都是经由他的批准,很是关切,并无嫌弃之意。

“对啊,他跟你都是律师,有共同语言,也更能理解彼此。长得呢,虽不如季忱骁,但也是你们宏正律所的所草吧?勉强也配得上你。”林之侽一边开车,一边很认真帮楚芸宁分析。

楚芸宁笑

:“算了,我不搞办公室恋情,万一没成,连工作都丢了,得不偿失。”楚芸宁也很现实。

“借口,你啊,是被季忱骁祸害了,睡过季忱骁这样的,很难将就别的男人。”侽言侽语又出现了。

“你能闭嘴吗?”楚芸宁骂。

“我就是让你清醒一点,季忱骁不适合你,别想了。”林之侽怎么会不知道楚芸宁心里的真实感受?楚芸宁在感情上一向缺根筋儿,能对季忱骁敞开心,必然是真的动心了。她这样的人,一旦动心,就很难收回。

表面什么都不肯说,在夜深人静时,不知多难过呢。可,季忱骁真的不适合楚芸宁,抛开温简不说,他的家境就不允许他娶楚芸宁。

要忘记一段感情,除了靠时间,还有一个更好的方式,那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,而周铭便是最佳人选。

“我知道。”楚芸宁不否认林之侽说得,季忱骁确实不适合她。

“可怜的小舒舒。”林之侽已打定主意,要帮楚芸宁与周铭。她就是热心于这样的事情,谁对楚芸宁好,她就帮谁,毫无立场可言。

楚芸宁对林之侽也是服气,执行力超强,每天帮楚芸宁找各种机会接近周铭。周铭家与楚芸宁家在同一个方向,之前周铭就提过接送她上下班,反正顺路。楚芸宁一直拒绝,但林之侽倒好,直接替她做了决定,早晚都让周铭接送。

楚芸宁生气:“我真的不想谈感情的事,你要是觉得周老师好,你自己跟他谈。”

“总要给对方机会吧,也是给自己机会,实在不行,到时候做回同事呗。”

本就与周铭在做同一个项目,现在又每天上下班,每天一起吃饭,形影不离,加上林之侽的推波助澜,这下好了,整个卓远科技的人都知道,她跟周铭在谈恋爱了。

她跟周铭道歉:“周老师,不好意思,林之侽就爱乱点鸳鸯谱。”

周铭:“听澜,其实你知道的,我很喜欢你。如果可以,我们可以正式交往试试。我这人可能没有优点,甚至缺点一箩筐,但是经济尚可,至少能保证你衣食无忧,我也会努力对你好,对你母亲好。”

周铭想,他这次真的陷进去了。最早时,他会权衡利弊,权衡势均力敌的另一半,观察了很久才决定追楚芸宁。

可随着两人的相处,所有的设定好的条件都不重要了,甚至他愿意为了她照顾她的母亲。

小说《爱有深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奈何苏清澜今天心无杂念,加上睡前运动过量,难得睡得昏沉,始终没有出来开门。林之侽也累了,在房门口睡意渐渐袭来,迷迷糊糊里,感觉房门开了,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到了沙发上,动作虽不粗暴,但也算不上温和。

她只以为是做梦呢,直到第二天,被渴醒,才发现自己确实睡在沙发上。

她这人,喝醉归喝醉,但记忆不会断片儿,昨晚在客厅,她似乎看到地上有凌乱的衣服?而且她家小舒舒还反常地锁了卧室的门,昨晚喝醉没细想,这会儿清醒过来,她似乎闻到“奸z情”的味道,顿时笑得暧昧,直勾勾盯着卧室的门看,倒是要看看是何方妖孽有本事收了她家小舒舒。

她很兴奋,是一种正室来捉小三,捉.奸在床,证据确凿的兴奋。

她披着苏清澜放在沙发上的毛毯,披头散发,盘着腿,正对着主卧的门,犹如禅定。

卧室里有脚步声朝门口走来。

“哼,你们今天谁也别想逃出我的掌心。”她得意地想着。

直到,卧室的门开了,一道明亮的光线照出来,墨寒川一身休闲服逆着光走出来,高大,慵懒,帅得惨绝人寰...

原本抱着戏谑心态想好好敲打敲打男人的林之侽看到墨寒川的刹那,震惊了,两眼瞪着,嘴巴毫不夸张地张成了O型,犹如中风十级患者,嗯嗯呀呀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。

僵硬,身体僵硬,眼神也僵硬地看着墨寒川逆光走出卧室的门,淡然看一眼沙发上的她,然后直接无视她,走向了厨房。

相较于墨寒川的冷漠无视,紧随其后出来的苏清澜看到林之侽,完全不同了。

她的震惊程度不比林之侽少。

林之侽终于回神,惊叫一声。

卧槽,卧槽...一叠声的脏话。

苏清澜则是脸红到了耳后根,被林之侽抓了一个现行,犹如早恋被家长撞见。

“你不解释解释?”林之侽上下打量她,愤怒了。倒不是因为苏清澜跟别人睡了,而是因为对方是墨寒川,她们三人相处过几次,她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,这对她情感博主的专业能力是个致命打击。

“就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苏清澜也放弃解释了。

“所以,你所说的睡友就是他?”

“是的。”她如实回答。

林之侽听完她的回答更生气了

“苏清澜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”林之侽恨铁不成钢。

“我当初以为就一次,所以没跟你说。我也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,你要觉得他不行,那我以后不让他来就是了。”苏清澜在这方面,绝对相信林之侽看人的能力,林之侽要是觉得墨寒川不行,那就是真的不行。

林之侽气吐血

“我是说你脑子进水了,这样优质的男人,你不发展成男朋友,反而发展成了睡友?你的小脑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。”

苏清澜刚想开口辩解几句,

“你闭嘴!”林之侽懒得再听。终于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,眼角余光开始寻找墨寒川的身影,结果...见到墨寒川正在厨房的背影,她再度震惊,结结巴巴地问苏清澜

“他...他在干嘛?”

“做早餐啊,他厨艺不错。”

林之侽再次想爆粗口,忍住了。因为墨寒川已从厨房出来,喊她们

“吃早餐。”

林之侽立即换了一副面孔,笑容和煦走向厨房,身后跟着耷拉着脑袋像做错事的苏清澜。林之侽是人精,眼下苏清澜与墨寒川的关系已然如此,她便也不再追问,


忍住,忍住,这是一个律师的专业素养。

“小舒律师怎么不上去?你们肖主任跟我说你过来送资料。”

舒听澜急忙把资料递给张律师,从始至终不再看卓禹安一眼,自动把他当成透明人。当然,在别人眼里,她是紧张胆怯,不敢看卓禹安。

就在这时,出口处忽然又传来一声喊,声音与人影同时飘到舒听澜的面前,舒听澜被抱了一个满怀,是风风火火的林之侽。

“早上没吃饭,饿死啦。”

林之侽撒娇一样说完这句话,才惊觉旁边站着的是卓禹安与法务部的张律师,顿时松开熊抱着舒听澜的双手,恭恭敬敬打了声招呼。

“卓总好,张律师好。”

张律师不动声色地在卓总与林之侽身上打量了一圈,开口说道

“既然饿了,要不要去我们员工餐厅看看?我们餐厅的大厨都是从五星酒店聘请来的。”

小道消息,这个林之侽是卓总亲自推荐到人资部的,据她们这些老员工所知,卓总一向公私分明,这是唯一仅有的一次推荐合作方到部门。

加上刚才的观察,林之侽出来熊抱舒听澜时,卓总的眼神落在林之侽的手上,虽然只是一闪而过,但意味深长,信息量很大。张律师判断,卓总与林之侽是传言之中男女朋友的关系,那自然要投其所好。

舒听澜想拒绝,并不想跟卓禹安一起吃饭,但林之侽兴冲冲答应

“要的,要的。久闻卓远的员工餐厅是美食天堂,早想参观了,可惜我们外部工作人员没有员工卡。”

林之侽挽着舒听澜的手,走在张律师的身侧。

“这还不简单,我回头让行政部给你办一张。”张律师鬼精,不动声色站到林之侽与舒听澜的另一侧,这么一来, 舒听澜便站到了卓禹安的身边。

“给我们舒律师也办一张呗?”林之侽脸皮厚,反正一只羊也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。

张律师稍愣了一下,办张饭卡不算事,只是卓远科技的行政总监出了名的精打细算,他的面子办一张外部员工的卡没问题,要办两张,估计要费一点唇舌,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,他心里抗拒,但嘴上却是高高兴兴地答应

“没问题的。”

员工餐厅有卓禹安专属的就餐空间,他的饭菜是师傅单独给他做的,但他这人接地气,工作忙的时候,有什么吃什么,很少单独点餐。

不过今天破天荒了,大中午的,竟然跟师傅点了几道菜,荤素搭配得很好。

“卓总怎么知道我们的口味?点的都是我跟听澜爱吃的呢。”林之侽惊呼。她这人自来熟,最初见到卓禹安还有点犯怵,但两次见面下来,心里虽觉得卓禹安不好相处,但已能自然交流。

卓禹安没回答,只在一旁用开水把碗筷都烫了一遍,然后自然地放到舒听澜的面前,舒听澜随手把这副碗筷传给旁边的林之侽。

张律师在一旁笑,意味深长,打开话题闲聊,

“之侽跟舒律师都是森洲大学毕业的吗?那算起来,也算我的半个学妹,我曾在森洲大学做过一年的交换生。都说森洲大学美女如云,你们俩应当是女神级别的吧?”

舒听澜只是礼貌微笑,林之侽则打开了话匣子说道:

“这倒是真的,尤其是我家舒听澜,当年在森洲大学不知迷倒多少学长学弟,可惜他们终究错付了感情,因为我家舒听澜只是一个没感情的读书机器,天生迟钝。”


众所周知,她是单身,所以身上这些痕迹不言而喻。

谢锦澜也不解释,大约是潜移默化被林之侽影响了,觉得成年女性,坦坦荡荡就好。

“要不要帮忙?”她又问了一句,只想早点改完文件,早点睡觉。

“要,当然要。”嘉佳也不客气,直接把电脑推到她面前,起身瘫到一旁的床上,太累了,肖主任要求严格,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准错,她并不擅长这个。

谢锦澜接过电脑,专心帮忙改。

“听澜,没看出来你身材这么好。”嘉佳羡慕地说。其实嘉佳身材也好,高高瘦瘦的。但是一跟谢锦澜比就逊色了。谢锦澜虽于穿着衣服显瘦,但脱了衣服,就看出凹凸有致了,腰是腰,胸是胸,每一寸都长在该长的地方。

谢锦澜听到她的话,起身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件外套披上,像个中规中矩的老太太。她办事效率高,很快就把嘉佳文件里错误的地方改好了,其实需要改的地方不多,项目里的每个条文都逻辑清楚有序,唯一的问题就是排版太乱,字体不一,还有口语化的东西很多,显得很不专业,所以肖主任一次次打回重新改。

嘉佳见她改完了,重新起来坐到电脑前,把文件发给肖主任,而后漫不经心地说道:

“纯元食品这种小标,我们跟着肖主任也学不了什么,都是一些常规的操作。”

谢锦澜不置可否。嘉佳的态度真假参半,两人明面上是战友,但实则存在着竞争关系。组里就她俩个新人,肖主任最后会优先培养谁,还不好说。

但无论如何,这是她们第一次进项目,不管标的大小,谢锦澜都十分珍惜,尽自己所能做好。

两人躺在各自的床上,准备入睡,谢锦澜想到刚才帮她改文件看到的报告,想了想,开口说道;

“嘉佳,食匠的销售数据,你明天要不要再跟进确认一下?”

“跟进了。”嘉佳含糊地回答,已快入睡。

第二天的行程是去参观食匠的食品生产线,一早起来,肖主任直接打车带她俩去食匠的工厂,并未坐工厂派来的专车。

在出租车上时,肖主任说道

“你们记住,与目标公司的人,该多接触的要多接触,不该接触的一律屏蔽。工厂派来的专车,带你们去参观的是想让你看到的,不一定是真实的。”

到了工厂,嘉佳率先下车,跟门口的保安打招呼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原本绑着脸的保安瞬间微笑起来,朝肖主任还有谢锦澜看了看,便按了按钮,打开了电动门。

“谢谢哥哥。都怪我们提前到,我同事早上又吃坏肚子,先借用一下卫生间哈。”

“没事没事,快去吧。”

嘉佳三言两语就搞定了保安,她的交际能力以及临场应变能力,是谢锦澜学不会的。

院子里,总共就三个厂区,肖主任带着她们直接往最远处最偏僻的C区走,要想看到真实情况,必然是出其不意的。

C区是食品的原料处理区,厂房外皮看着很旧有些年头了,谢锦澜记得小时候,食匠的一款饼干很好吃,家里过年过节会买一大箱放着,算是栖宁市家喻户晓的一个品牌。

出乎意料的,厂房里边很明亮干净,工人着装整齐,按部就班根据流程操作。嘉佳发挥特长,跟车间主任聊着天,谢锦澜则有意识看食品原料的生产日期等等。

其实都是看一下旁枝末节的东西,但如肖主任所说,窥一斑而知全貌,越是旁枝末节的东西,离真相越近。


双方又继续谈了一些细节,都是做律师的,当场就拟好合同签了字,卓远科技这个项目算是尘埃落定了。

这一天虽没有惊心动魄,但却是林玖微第一次经历,学了很多,晚上回家时大脑还处在亢奋的状态。

心情好,见谁都顺眼,在家见到沈知洲时,也觉得他比之前更加帅气逼人。

沈知洲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道

“心情这么好?”

林玖微抬头看他:“你是不是早就确定要选肖主任合作?”

“没有,这是今天几个部门共同商讨的决定。”他否认。

“那让我进驻卓远科技办公,是不是你的主意?”

“不是,这是张律师的选择。”他又否认。

随着两人的谈话,不知何时,他已双手环着她的腰,两人面对面紧贴着一问一答,他低头说话时,表情温柔似水。

“我以为张律师会选择嘉佳,嘉佳比我擅长沟通。”

“你也很好。”

“沈知洲,你这个人真是我见过最铁面无私,最无情的人。这个项目,你从头到尾都不肯给我帮助,哪怕是一点点。”

“公是公,私是私,这是原则问题。倘若你们律所没有这个能力接这个项目,而因为我给你开了后门,之后的合作对双方都是一个损耗不是吗?”

他说的有点道理,但是林玖微觉得在不违背他的原则之下,偶尔给点提示,给点帮助也可以吧?哪有人像他这样滴水不漏的?

不由感慨道:

“沈知洲,你这样有原则,将来是追不到女孩子的,注定孤独终老。”

沈知洲低头看她,好半晌才开口问

“如果没有原则,就可以追到吗?”

他问得很认真,林玖微也很认真想了这个问题,答案是

“不一定,分人吧。”

“你呢?”

他搂着她腰的手紧了紧,漆黑的眼眸深深看着她。

林玖微一时有些迷惑,她吗?她喜欢有原则还是没有原则?她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。刚才也只是打趣的话。

她很少去想恋爱的话题,对未来的另一半完全没有设想过,如林之侽所说,她在这方面神经大条。

可是,人生啊,努力工作,努力赚钱,尽可能对自己好,不是最重要的吗?

沈知洲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搂着她腰的另一只手游移上来,托着她的脑袋,深深浅浅地吻她,热烈,霸道。

林玖微也回应着,已完全适应两人相处的节奏。

直到半夜,林玖微昏昏沉沉,也不知是做梦还是真实,感觉林之侽来她家了,听到林之侽在敲卧室的门。

她告诉自己起来给林之侽开门,起来开门,感觉意识清醒,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。

“睡吧。”

有人在她耳边温柔地说着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。应该是做梦吧?她便又昏昏沉沉睡过去。

林之侽晚上跟狐朋狗友喝了一点酒,回家后才想起要跟林玖微道喜,便直接来她家了,在大门外按了两次门铃没人应答后便直接用钥匙开门,她们当初给彼此家门的钥匙就是为了以防万一,可以救急用。

她喝得有点晕,到了客厅忽然记不起来找林玖微是为了什么事。

“舒舒..舒舒...”她叫了几声,还敲了卧室的门,卧室的门竟然反锁了?酒意上来,她趴在房门前鬼哭狼嚎

“舒舒,你不要我了吗?”

“快开门,我要跟你睡。”

“你是不是在里面藏了男人?”

拍了一阵没人应答,瘫在房门口上抽泣,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说什么,这个酒品也是没谁了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