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优质小说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精选篇章阅读

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精选篇章阅读

蓝青黎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中的人物墨柔傅樱拥有超高的人气,收获不少粉丝。作为一部古代言情,“蓝青黎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,不做作,以下是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内容概括:留学结束,她第一时间跟着闺蜜回家,想着在闺蜜这里玩几天。可不想碰上了闺蜜的禁欲二哥,国际商业巨鳄,一个人人都想染指的禁欲总裁。一开始,两人还客客气气,可没过多久,她便发现不对劲,为什么这个男人阴魂不散的!不管走到哪他都跟着,还总有独处的机会,更可怕的是,闺蜜,双方父母,竟然都在神助攻?她:“你想如何?”他:“娶你回家!”他可不是什么禁欲系,只是心里早早有了人罢了……...

主角:墨柔傅樱   更新:2024-06-14 21:53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墨柔傅樱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精选篇章阅读》,由网络作家“蓝青黎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中的人物墨柔傅樱拥有超高的人气,收获不少粉丝。作为一部古代言情,“蓝青黎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,不做作,以下是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内容概括:留学结束,她第一时间跟着闺蜜回家,想着在闺蜜这里玩几天。可不想碰上了闺蜜的禁欲二哥,国际商业巨鳄,一个人人都想染指的禁欲总裁。一开始,两人还客客气气,可没过多久,她便发现不对劲,为什么这个男人阴魂不散的!不管走到哪他都跟着,还总有独处的机会,更可怕的是,闺蜜,双方父母,竟然都在神助攻?她:“你想如何?”他:“娶你回家!”他可不是什么禁欲系,只是心里早早有了人罢了……...

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精选篇章阅读》精彩片段


一通冷水澡又是避免不了了,可床上撩人不自知的小妖精却睡得深沉。

足足冲了20分钟的冷水澡,傅景珩才走出浴室。

看着床上稍稍隆起的被子,他感到内心被填满,期待了好久的画面终于成真了。

他胡乱套上冰丝睡裤,就急不可耐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。

似乎是感受到身边的温暖,墨柔转身就抱住了男人壮实的腰。

“小妖精,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。”

傅景珩无奈又宠溺。

“嗯~”

墨柔喃喃一声,好像是在给他回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郊外的清晨似乎格外爽朗幽静,一声声鸟语虫鸣让人感到加倍惬意。

阳光透过镂空的蕾丝窗帘,在地板上无声无息地留下一朵朵玫瑰。

一切的一切,是如此地浪漫。

墨柔睁了睁眼,想要动动身子,却发现一只大手紧紧缠在自己的腰上。

“啊!傅景珩!!”

“宝贝醒了。”他伸手摸摸小女人的脸颊,软软嫩嫩,手感真好。

墨柔气鼓鼓地打掉他的手。

“昨晚你在我怀里睡着了,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回房睡了,只有这个房间剩下。”

他耐心地舒缓着她的惊愕。

“那你可以叫醒我。”

“不知道是哪只小懒猫转身就紧抱着我不放,你睡得那么香,我不舍得。”

傅景珩半靠在床头,然后再次将她搂进怀里。

墨柔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贴在他的胸肌上,她听到强有力的心跳声,耳根子阵阵发红。

先前抱着他时,至少是隔着一件衣服,而现在,她只穿着一件吊带裙,两人就这样,赤裸裸地肌肤之亲。

顿时说话都不那么理直气壮了。

“等一下出去会被大家看到。”

“他们一定喜闻乐见。”

也是,就是门外那几人不断找机会撮合,估计这会儿都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
“可,我们还是太快了。”

“柔儿是希望慢一点?”

慢一点???

臭男人!

听出言下之意,墨柔狠狠地掐了他的腰,一溜烟地往浴室跑去。

傅景珩低低吸了口气,然后朝她逃离的方向微微一笑。

就,先让她逃过一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料到墨柔会羞涩,大家默契地只字不提,只是他们整天一脸母姨笑是怎么回事。

墨柔不愿回应,况且他们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不······不是吗?

“下午你先休息一会儿,晚上我有个朋友聚会,到时候来接你。”

墨柔看着傅景珩单手打着方向盘,绕过傅园的喷泉池,然后直直在门口停下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她感叹着眼前这个男人的魅力,总是来得那么不经意。

短短几天的相处,她竟好像已经有点习惯。

“能不能下次再去?”

“害怕?”傅景珩抓起她的左手,放在嘴边亲吻。

“不是,我是怕万一以后······”

分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,就被傅景珩突然附上来的吻淹没。

他猜出墨柔要说什么,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和分开有关的任何字眼。

从刚开始的急促,慢慢演变成缠绵,他好像不把怀里的小女人吻得透不过气就不罢休似的。

见她拳头拼命敲打着自己,傅景珩才心软放过她,还不忍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轻咬一下,当作是说错话的惩罚。

“不听话的孩子要受到惩罚,知道了吗?”

墨柔一脸受尽委屈的小模样落在傅景珩深邃的眼眸里,原本装作严肃的样子也瞬间破防了。

真是他的小祖宗。

他这辈子面对对手杀伐果决,就没有这么吃瘪过。

小说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她立马除去微湿的浴袍,穿上佣人早已准备好的睡裙,盖上柔软亲肤的蚕丝被,瀑布般的长发陷在枕头里,一双白玉般纤嫩的手臂搭在被子外面,唯美的像油画里的睡美人。

墨柔进入房间时就看到这个画面,垂在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握成拳。

单纯的小女人,以为锁上门他就进不来了,殊不知,这到底是谁的地盘。她到底是高估了他的绅士程度,还是高估了他的自制力。

床上传来缓缓的呼吸声,墨柔莫名有些口干舌燥,他解开衬衫纽扣和皮带,露出线条分明的八块腹肌和胸肌,小麦色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有魅力。

“嗯~”

傅樱突然翻身,将被子压在身下,顿时雪白的吊带睡裙被提了起来,刚好遮住她圆润有弹性的小屁屁,两条长长的玉腿像是致命魔力一般,勾人心弦。

饶是能够坐怀不乱的傅爷,也无法抗拒这该死的魅力。

墨柔怕她着凉,不顾自己现在是衣不蔽体的状况,毅然上前将她扯过压在下方的被子。

梅子酒虽然入口无感,但是妙就妙在它慢慢涌上的后劲。本来晚上聚餐时傅樱就喝了不少红酒,现在又喝了整整一瓶梅子酒,她是好睡觉了,倒是把眼前的男人折腾得够呛。

“磨人的小妖精。”

墨柔强忍着冲动,将她翻过身,刚要拉好她往上走的小裙摆,手掌突然就被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。

女人像是撒娇一般在他手心挠了挠。

看着依然紧闭双眼的小女人,墨柔低低叹了口气,撩人不自知,没有责任心的小家伙。

拿你怎么办才好。

他低头吻了吻傅樱的唇,然后扯过一旁的蚕丝被,结果傅樱突然将双手攀上墨柔的脖子,将他整个人往回拉。

墨柔震惊了一下,也就那么一下,然后宠溺地笑了。

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他搂过身下小女人的腰肢,一把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。

墨柔赤裸的身体,仅穿着一条底裤,而傅樱薄薄的吊带裙似乎也没什么作用,他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小女人的姣好的身材。

他真的要疯了。

“抱着我睡好嘛~”

傅樱突然睁开了惺忪的睡眼。

她好像梦到一只超大的布偶熊在她的床上,她感到无尽的安全感,便撒娇要一起睡,然后开心地吻了吻布偶熊。

“好。”

墨柔感受到傅樱不同往常的热情,明知是酒精和梦境使然,却还是私心地不想叫醒她,更不想叫醒自己。

他等这一天,实在是太久了。

“宝贝愿意吗?”

“宝贝·······”

傅樱双眼迷离,在墨柔的薄唇上生涩啃咬着。

“好~”

得到肯定后的墨柔像个失控的野兽,粗鲁地褪去两人身上仅有的衣物。

他不想错过任何一寸美好,甚至比自己想要的更多。

这一夜,对傅樱来说是如此漫长。

她的酒量也不差,偏偏却在这样的时候醉了,是她没料到的。

更没预料到的是,墨柔会进房间,而他就这样把她不断折腾到接近天亮。

墨柔细心地帮她洗完几次澡之后,她才慢慢有些清醒,真的太羞了。

她回想起梦境的点点滴滴,明明是自己的主动,也是自己应允,这回再矫情责怪,是不是有点恶人先告状的意思了。

因为是没有经验,傅樱真的有些禁受不住,声音低低地哀求着。

小说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这个男人只考虑自己的私心,全然不考虑她的名声,这让墨柔气恼。

作为典型的金牛座,墨柔更生气的是,上百万的礼服,就这么给傅景珩糟蹋坏了。

虽说修补一下便好,可依然改变不了它贬值的事实。

有了裂痕的东西,只能在自己心里自我安慰罢了。

“这样你满意了?”

墨柔还是有点气不过,愤愤地推着傅景珩。

然而,他双手撑在她的身边,姿势却更加暧昧。

墨柔甚至能明显感知到他不断上升的温度。

“小野猫。”

傅景珩又是不经意地笑。他好像发现自己在面对墨柔时,总是很频繁地发出愉悦的笑声。

车子不疾不徐地行驶着,那偶尔轻微的小幅度晃动,落到他们俩身上,却更像是调情的助燃剂,把气氛调到刚刚好。

“这个地方也不错,宝贝,我们试试好不好?”

傅景珩紧紧盯着墨柔那双水雾迷蒙的双眼,像是猎人对猎物的精准瞄击。

“我不要~”

“我不想在这里。

小说《禁欲总裁穷追不舍,她掉进温柔乡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“好了好了,你们管自己吧,玩得开心,我上楼睡会儿。”

“好嘞!”傅夫人回答的声音似乎上扬了八个度。

到底是不得不认命了。

有些事情好像是命中注定,你要做的,就是享受当下带来的美好。

之后的日子里,墨柔时常会想,一段好的婚姻感情是不是同时也需要两个家庭的双向奔赴呢。

晚上6点,膳品居。

荣城最有名的私房菜系,只为上流人士开放。

由于临时的紧急会议,傅景珩便派木耀回傅园接墨柔。

“柔儿小姐,还有十分钟就到了,刚刚得知傅爷已经先一步在目的地等您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木耀,我可以这样叫你吗?”

木耀一幅受惊的样子。

“当然可以,柔儿小姐想怎么叫都行。”

“你们傅爷之前谈过几个女朋友呀?”

木耀被墨柔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全身紧张,生怕回答错了会被傅爷知道。

“柔儿小姐怎么突然问这个。”他朝后视镜里看了看,然而墨柔并未有任何不快的表情。

墨柔轻笑,“没什么,只是好奇,你要是不方便回答就算了,没关系的。”

“柔儿小姐请别误会,其实傅爷的事情我们做下属的不好过多知道,但是我在傅爷身边呆了十来年,我只知道柔儿小姐您是傅爷第一个正式在家人面前承诺的女人,也是唯一一个。”

木耀对天发誓,他说的句句真实,没半个字掺假。

可是,话说出来却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呢。

事实上,这些话听在墨柔耳朵里,也确实如此。

第一个正式承诺。

那么,是不是还有很多个没有正式带回来承诺过的呢?

有那么一瞬间,墨柔心里感到失落。

也是,他都三十几岁的人了,又是这样的身份地位,没有过其他的女人才不正常吧,而且,他又那么会,那么多套路。

紧接着,她又安慰自己。

“嗯。”

接下来,墨柔并不再说话,徒留开车的木耀在驾驶座上忐忑不安。

车子在膳品居门口缓缓停下。

一个闹中取静的位置,周边被高楼大厦环绕,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地方竟然藏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。

远远看见那个高大俊朗的男人站在门口等她,墨柔突然感到一丝安心,好像他在就是全世界,但是她并没察觉自己的细微变化。

傅景珩绅士地上前为她开门。

紧紧几个小时没见,傅景珩发现自己就想她想得紧。

所以在她刚下车时,就忍不住抱着她,吻着她的。

墨柔还没站定,就被唇上的冰凉触感吓到,低低惊呼了一声。

好在,傅景珩没停留多久就放开了。

浅尝辄止对他来说怎么会满足呢。

考虑到小女人的脸皮薄,加之地方不对,他只有再忍忍。

“你疯了是不是?”

墨柔没好气,这个男人是野兽吗?总是这么简单粗暴。

“没见到你就想到发疯了。”

他的甜言蜜语总是让人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墨柔晚上穿了件法式长袖抹胸小黑裙,高级定制的丝绒面料,将她整个完美的臀线展现得一览无余,一片到底的设计,不仅不会显得保守,反而把她露在外的纤细脚踝衬托得更加性感。

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肩颈,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丰满,加上她波浪长发和姣好面容,哪怕没有多余的首饰装点,都让人觉得美得不可方物。

傅景珩深知她的美,甚至有些后悔让她来这里吃饭的决定。


墨柔抬眼看向身边的傅景珩,抿着嘴唇,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毕竟傅家长辈都把姿态放得如此低,把话说到如此份上,再过扭捏,就显得自己得寸进尺,不懂礼貌。

她最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,一个是让傅家派人去郦城接父母,一个是傅景珩送她回郦城见父母,于她而言,哪一个选择都是给人造成不便。

“不要有负担,你想做的,不会有人干涉,傅园来去自由,决定权永远在你。”

“但前提是,我要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傅景珩看穿了她的小心思,为了宽慰她,把决定权交到她手上。

可是,这到底是哪门子的自由呀,看似大度地给了两个选择,但选哪个不都是一样吗?

墨柔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真是让人猜不透。

明明几句再正常不过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就像是婚礼致辞一样认真、郑重。

她真的要抓狂了,和这一家人相处的压力也太大了。

唯一确定的是,她害怕和傅景珩独处,所以,可以的话,她要尽量减少两人的接触。

“嗯~谢谢二哥,谢谢叔叔阿姨,我听你们的,留在傅园等我爸妈,就是,得麻烦你们为我的事情花时间精力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低头看着小女人樱桃般的小嘴里缓缓吐出这几句话,傅景珩嘴角微微扬起。

“我们是一家人,在我这里,你无需过意不去。知道吗?”傅景珩紧接着她的话,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一家人?在他这里?

如果说之前她多想,那现在呢?

墨柔不敢往下想,不自然地笑了笑。

傅樱见墨柔终于同意留下,便以要早点休息为由,带着墨柔上楼去了。

她了解墨柔,凡事不能逼得太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为了让墨柔感受到家的温暖自在,傅夫人一早就吩咐下去,不要去打扰,让她睡到自然醒。

可谁知墨柔这一睡,就到了第二天下午。

天呐!

她此刻怀疑自己是不是属猪来的?

难道说,这大床有着不一般的魔力吗?

“樱樱?”

墨柔坐起身子试图找傅樱,可床边、房间,全无她的身影。

她画了一个简洁柔和的妆容,挑了件黑色缎面连衣裙,非常有设计感的开衩袖子慵懒地落在纤细白嫩的手腕处,一切都是简简单单的样子,却又那样的精致耐看。

临近初秋,天气也不冷不热,这是墨柔最喜欢的季节。

她随意挽起波浪马尾,落下耳边几处发丝,整个人利落又妩媚。

当墨柔缓缓走近后院时,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特别是站在树荫下接听电话的傅景珩。

小女人柔美的颈线,圆圆的饱满的耳垂,走动时飘动的裙摆,缎面连衣裙在午后阳光的映衬下,更彰显质感和优雅。

看她充足睡眠之后的神清气爽,简直要把傅景珩仅有的自制力抹杀殆尽。

他赶紧收线快步走到墨柔面前。

“二哥,下午好。”

“醒了,嗯?”

墨柔不好意思地点点头。

“想吃什么,我让人准备。”

“我不饿,先喝点水就好。”

看着小女人娇羞的模样,傅景珩心情大好。

瞥见她红透的耳垂,也不忍再逗她。

连耳垂都这么可爱,想必只有她了吧。

“乖,不饿也要垫垫肚子。”

“木耀,叫厨房准备点好消化的来。”

木耀接到自家Boss的命令,尤其是这个让傅爷变得不同寻常的女子,不敢有半点怠慢,立马飞奔至厨房。

乖?

傅景珩也太撩人了吧!

怎么办呀!

这么多人。

墨柔整个脑子要爆炸了。

谁能救救她。


说来这郑晴雅是郑书的堂妹,郑氏家族在这荣城虽比不上傅家的声势地位,但在上流社会却也是有头有脸的。

郑晴雅和几人是发小,几家人的关系也一直不错,而她和墨柔,更是彼此的初恋。

只是在19岁那年,郑晴雅毅然决定到国外读书,一年之后便主动提出分手,原因是她在国外结交了新的男朋友。

她是一个敢爱敢恨敢于承担的女人,所以当她发现自己爱上了别人,便果断选择和墨柔分手。

他们分开后,墨柔颓废了一阵子,他的伤心难过几人全都看在眼里,人也变得更加沉默清冷。

从此之后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及郑晴雅的名字。

想不到命运弄人,竟然在这个节骨眼,在傅樱出现的这个时期,她却回来了。

“无关紧要的人,我不希望有下次。”

“特别是,在柔儿面前。”

冷冽的声音响起,墨柔用手帕擦了擦嘴角,起身离去。

“完了,我们完了,老大肯定生气了。”

顾震南用拳头捶了捶郑书。

郑书一脸懊悔:“其实也是晴雅让我探探口风,谁知道今天老大就介绍小嫂子。”

“以后别多嘴,我们还想多活几年。”白靖宇撇撇嘴。

剩下的就是整个包厢的沉默和叹息。

大家都明白,无论老大对郑晴雅还有没有感情,但至少这个新嫂子的地位可不一般。

毕竟放眼整个上流社会,有谁见过堂堂傅爷会有讨好别人的一面,从来都是别人对他毕恭毕敬,而傅樱,却轻易就能带动他的情绪。

从包厢出来的墨柔找了一圈并未看到小女人的身影,突然那么一刻,他慌乱了,好像心中突然空了一块。

拨打好几次傅樱的电话,却一直在通话中。

她到底和谁通话,这么久的时间。

其实也才短短一分钟,而墨柔却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不禁心里有些吃味。

“喂~”

傅樱刚回电话,几乎就一秒的时间,墨柔马上接起。

“宝贝你在哪儿?”

“在门口的石阶上呢,怎么了?”

傅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听到他语气里的急切。

“不要动,等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她一脸漠然,刚转身就落入一个紧实有力的怀抱里。

感受到男人不断收紧的手臂,傅樱有些呼不过气。

“以后去哪里都要让我知道,要不然我会担心害怕。”

一种失而复得的感受蔓延墨柔全身,他再也不要这样让她随意离开了,他必须要时刻掌握她的动向。

傅樱以为墨柔是酒精作祟才会如此,所以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由于公司临时有事,木耀被墨柔派去处理。虽说木耀总是以司机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,但事实上他是墨柔商业帝国壮大不可或缺的最佳副手。

出于私心,墨柔并没有再安排车子来接。

“我们怎么回去?”对于墨柔牵着她一直往中心广场方向走去,傅樱表示不解,她并不打算购物呀。

“柔儿就不想陪我逛逛吗?”

“嗯?”

傅樱没有回答,只见墨柔突然放大的脸出现在她眼前。

看着她那张微微泛红的小脸,墨柔忍不住按住亲了亲,眼神略带迷离。

“你是不是喝多了。”

“酒后做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被原谅?”墨柔突然一把搂住她,大手放在她的臀上。

“墨柔!这里是大马路!”


“柔儿宝贝今天太漂亮啦。”

傅夫人心领神会,放下手中的茶杯,把傅樱牵离自家儿子身旁。

“阿姨下午好。”

傅樱笑着朝向傅夫人。

“樱樱,你看看我们柔儿的小腰,看看她这黄金腰臀线,哎呦,真是太完美啦!”

“倒是樱樱你,可要多注意自己,过几年年纪一上去,就难保持哟。”

傅夫人一边在嘴上夸着傅樱的好身材,一边嫌弃着自家女儿。

这老二以后绝对有福气啦,这么完美的媳妇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哇!

“那可不嘛,这可是我的女神,能让我羡慕嫉妒的女人,那能一般嘛!”

对于傅夫人的嫌弃,傅樱不但不生气,反而一脸自豪。

在她心中,最完美的男人是墨柔,最完美的女人是傅樱。

在此之前,她不止一次幻想过,两个如此俊美优秀的人如果能在一起,那将是老天爷都会举双手祝福的良缘吧。

可她一直知道傅樱对感情事情并不是很有信心,而二哥又是个从不提感情的大忙人,因此,傅莹从不敢牵这根有风险的红线,为了过过瘾,只能偷偷嗑景柔CP脑补一系列剧情。

结果万万想不到哇,这次回国,两人竟然会有梦幻联动!!!

还是全家出动的那种。

她后悔自己之前没有早点行动。

虽然女主人公目前的态度不明,不过她还是从二哥那里看到了希望,毕竟身为傅家当家人,掌握整个荣城经济命脉的顶尖人物,只要是他盯住的“猎物”,绝不会让其跑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喝着下午茶。

除了身旁那道火热的视线,一切都让人感到轻松愉悦。

好久没这么惬意了。

在国外这些年为学业奔波忙碌,着实是消耗不少精力。尤其是上半年傅樱面临的那段阴暗遭遇。

傅夫人见大家聊得兴起,就顺着话题继续深入。

“听樱樱说,我们柔儿到现在还没谈过男朋友,是吗?”

傅夫人一脸八卦意味。

“额,樱樱,你怎么出卖我!”

傅樱朝着傅樱瞪了一眼。

墨柔不自觉轻笑出声,引得大家注视。

众人:知道自己老婆还没有恋爱过,也不要这么激动吧?

木耀:老天爷,我是提前老花眼了吗?傅爷居然这么不要面子地笑了。

“女孩子难免脸皮薄,你说这些干什么。”

傅老爷帮着傅樱解围。

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那我这不是把柔儿当成自己女儿一样关心嘛。”

“你看傅樱都这个年纪了,还没对象,我能指望她什么,柔儿可不能耽误了。”

傅夫人恨铁不成钢。

“阿姨,傅樱和我同年呢,而且我们现在不着急,是吧,傅樱?”

傅樱求助地看向傅樱。

傅樱此刻却像个呆滞的工具人,一言不发。

不,是不敢发。

因为她明显感受到自家二哥那冷峻的气场,带着一丝不快。

她明白二哥一定是听柔儿说不着急找男朋友而生气,要知道全场就她不急,每个傅家人都急啊。

“别······别看我,我发誓从没说过这个话。”

“你!”

·······叛徒。

傅樱尴尬地塞了一嘴的提子。

“那好,你先做个表率,明天就去相亲,正好妈妈手上有好几个适龄适婚的优秀男士,可以给你约起来。”

“不是吧,老爸救我。”

傅樱跑到傅老爷身后求庇护。

“你······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,的确要早点考虑人生大事,我们老了,不能护一辈子。”

为了抓紧未来儿媳妇,傅老爷没办法得打破自己的一贯作风。

对不起了,我的女儿。

为了你二哥和你老爸的幸福,只能牺牲你了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